返回首页
金融支持绿色发展CURRENT AFFAIRS
金融支持绿色发展 / 正文
增设2000亿元专项再贷款 绿色发展再添“金”动力

  11月17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设立2000亿元支持煤炭清洁高效利用专项再贷款,促进绿色低碳发展。

  这是继11月8日央行宣布设立碳减排金融支持工具后,绿色金融政策的再加码。多项政策的叠加,有望形成规模效应,撬动更多银行为绿色低碳发展提供资金。

  “这一政策结合了中国的实际情况,同时也表明了我们坚定推进‘碳达峰碳中和’目标(以下简称“‘双碳’目标”)的决心。”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华福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专访时强调。

  推动煤炭能源清洁利用意义重大

  我国是“富煤、贫油、少气”的国家,其能源资源禀赋特点决定了必须走煤炭清洁高效利用道路。据中国工程院院士谢克昌介绍,在全国已探明的化石能源资源储量中,煤炭占94%左右。而且,尽管煤炭在一次能源消费中的比重逐步降低,2019年已降至57.7%,但其在相当长时间内的主体能源地位不会变化。

  从这个角度来看,此次加码支持煤炭能源清洁利用,也是必要之举。实际上,关于如何看待煤炭能源清洁利用在推动绿色低碳转型方面的作用,业内一直多有探讨。

  在2019年七部门联合印发的《绿色产业指导目录(2019年版)》(以下简称《目录》)中,煤炭的清洁生产和利用被纳入其中。国家发展改革委环资司有关负责人强调,这是立足于中国现实国情的考量。尽管当时煤炭的清洁生产和利用在国际上被普遍认为不属于绿色产业的范畴,但鉴于煤炭仍占我国一次能源生产的60%以上,煤炭清洁化生产和利用对我国绿色发展至关重要,故也将其纳入《目录》之中。

  而在2021年4月21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展改革委、证监会印发的《绿色债券支持项目目录(2021年版)》(以下简称《绿债目录》)中,采纳了国际通行的“无重大损害”原则,不再将此类项目纳入支持范围,使我国绿色债券标准更加规范、严格,并使减碳约束更加严格。

  不过,对煤炭等化石能源的清洁生产和高效利用关注并未改变。人民银行有关部门负责人也强调,这对现阶段促进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意义,并表示“正积极研究转型金融相关标准,在充分考虑现有投资项目的设计使用年限和折旧的前提下,设计平稳转型路径,引导金融机构支持能源体系和用能行业做好有序、渐进绿色转型”。

  在鲁政委看来,本次强调煤炭清洁高效利用,也是近期英国格拉斯哥召开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6次缔约方大会(COP26)后的一次合理调整。在COP26上,煤炭和化石燃料问题被列入缔约方会议的最后决定,要求各国“加紧努力”,逐步减少“煤电”。据报道,本次会议将“逐步淘汰有增无减的煤炭发电和化石燃料低效补贴”的表态最终修改为“逐步减少”煤炭使用。

  “实际上,从全球范围来看,煤炭的清洁高效利用都需要加大攻坚力度。如果能在该领域取得重大突破,不仅对中国这样的富煤国家意味着能源安全会更加稳固,更为重要的是,对全球很多新兴经济体而言也是巨大的贡献。”鲁政委强调。

  调结构、补短板 专项再贷款推动有序、渐进绿色转型

  推动煤炭的清洁高效利用,离不开金融的有效支持。具体来看,本次国常会提出的专项再贷款,按照聚焦重点、更可操作的要求和市场化原则,专项支持煤炭安全高效绿色智能开采、煤炭清洁高效加工、煤电清洁高效利用和推进煤层气开发利用等。其中,全国性银行自主发放优惠贷款,人民银行按贷款本金等额提供再贷款支持。

  “这一政策精准指向调结构、补短板的领域。”鲁政委强调。他分析,目前在各类发电当中,最稳定的发电方式是气电和煤电。作为富煤少气的国家,中国正立足国情来推动绿色低碳转型。例如,本次会议即强调要推进煤层气开发利用。“这是因为煤层气的碳排放强度较煤炭、石油更低,所以也被认为是通向碳中和的桥梁。”他解释。

  此外,由于煤电相对安全稳定、技术成熟,因此针对其碳排放较高的缺点,也应该鼓励探索煤炭清洁高效加工和高效利用。鲁政委表示,比如说对火电厂进行上二氧化碳捕集利用与封存(CCUS)改造等,都是本次政策鼓励的范围。

  实际上,利用专项再贷款支持低碳转型不乏国际探索。日本央行已于今年6月议息会议中提出气候贷款便利,该政策也是以优惠利率向银行提供定向信贷支持用于投向国家重点支持的经济领域。

  业内人士也谈到了运用该工具的好处。例如,再贷款的使用较为灵活,作为定向性货币政策支持工具,能够实现给予绿色金融领域精准支持;同时,再贷款利率更为优惠,较低成本的资金对于绿色金融体系支持亦具有激励性。

  可以看到,与碳减排支持工具相似,专项再贷款可以起到精准高效的定向支持作用,且同样仅适用于全国性银行、均为先贷后借模式。但两个工具支持的项目有一定差异,碳减排支持工具的范围更广且更聚焦于新能源领域,专项再贷款的范围更细且更聚焦于传统能源的升级。此外,央行提供的资金比例以及规模不同,前者按碳减排贷款规模的60%提供资金且不设上限,后者按贷款本金的100%提供专项再贷款且规模为2000亿元。

  “碳减排支持工具和专项再贷款都能对全国性银行起到更大的引导作用。通过这种定向为煤炭部门提供低成本资金的方式,可加快推动煤炭上下游产业链技术改造与技术创新应用、提升产业链效率,促进煤炭资源清洁利用。”一位银行业内人士对《金融时报》记者强调。

  除了前述碳减排支持工具和专项再贷款等金融支持外,本次会议还强调,要统筹研究合理降低项目资本金比例、适当税收优惠、政府专项债资金支持、加快折旧等措施,加大煤炭清洁高效利用项目支持力度。

责任编辑:原健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