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政府工作报告CURRENT AFFAIRS
政府工作报告 / 正文
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为先

  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李克强总理在作《政府工作报告》时强调,要把长江经济带打造成我国的高质量发展经济带。与此同时,有关长江经济带的议案、提案也再次被代表委员们带上两会。这表明,在中国高质量发展进程中,长江经济带的浪潮从未退场,并且会愈发“汹涌”。

  让区域协调发展走向更高层次

  与别的发展区域相比,由于覆盖省份较多,长江经济带区域具有更大的复杂性,可谓是大区域套小区域,大圈套小圈。这也导致了长江经济带存在严重的上中下游区域发展不平衡问题。要形成上中下游优势互补、协同发展的格局,理顺机制体制、加强统筹协调尤为重要。

  目前,长江经济带沿线积累了大量具有传统落后产能、转型动能疲软等弊端的企业,严重阻碍了区域平衡的进一步发展,而财政在促进长江经济带区域平衡发展、产业结构优化调整等方面对其具有强有力的推动作用。为此,全国政协委员、长江大学副校长、长江经济带发展研究院院长郑军认为,应该深入推进长江经济带领域财政预算管理制度改革。他表示,建议根据国家战略,由中央统筹,对支出项目做出规划。加强财政绩效评价结果应用,建立健全财政绩效问责机制。扎实推进预算公开,解决长江经济带各地区、各部门预算公开口径不统一、内容不一致等问题。

  此外,长江经济带的发展还需要铲除行政区划的壁垒,做到基础设施一体化、营商环境一体化、重要平台和项目一体化。全国人大代表,宁波大学校长沈满洪说:“比如我们现在规划当中的沪杭甬高铁、宁波到上海的跨海高铁等基础设施的一体化;再如科研平台,上海、江苏科技资源特别丰富,能不能溢出,让科技人员的积极性得到充分发挥,让科技资源向外释放。”除了要从国家层面和省市层面构建协调机制,另一方面还要动员社会的力量积极参与区域协调发展的统筹与规划。对此,全国人大代表、民建上海市委副主委、上海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张兆安认为,要让一些环保组织、学术界等更多的民间力量参与到长江经济带的建设中来。

    打响营商环境保卫战

  推进长江经济带建设,营商环境是核心。

  良好的产业发展环境是长江经济带产业保持稳定增长态势的重要因素,也是产业转型升级实现跨越的必然需求。长江经济带作为我国沿海和沿江“T”字型发展轴的主体,不仅是我国东、中、西部互动合作的协调发展带,也是我国重要的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基地,更是构筑未来我国区域统筹、均衡、协调发展战略新格局的重要组成。

  要想推动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就要兼顾两类市场主体的培育,在多方面设立“绿色通道”,争取要把营商环境做到最优。湖北省企业家代表、长江产业投资集团董事长何大春认为,既要大力支持国有企业转型发展,承担长江生态保护和绿色发展投融资主体责任,又要按照竞争中性原则,为民营企业进入长江经济带发展领域创造有利条件。

  来自长江经济带的中心城市,全国人大代表、咸宁市市长王远鹤提出,政府部门要把优化营商环境和提升政府效能、深化’放管服’改革等有机结合起来,下大气力推动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下硬功夫打造好发展软环境,坚决把不该管的事项交给市场,让企业家安心搞经营、放心办企业。除了咸宁市外,来自长江沿岸地区的代表委员们也纷纷从放管服、加大政策支持等方面为长江经济带的营商环境发展建言献策。

  为长江经济带镶上“绿宝石”

  长江经济带面积约占全国的21%,目前已经形成了以水为纽带,连接上下游、左右岸、干支流的独特经济社会大系统,其生态关系着我国经济社会供给。长期以来,受制于行政分割,长江全流域11个省市之间开发与保护不协调、上下游利益诉求不一致等问题突出,流域的整体性保护不足,破碎化、生态系统退化趋势在加剧,直接影响长江承载能力和发展潜力。当前,长江经济带发展的“四梁八柱”已搭建完成,探索长江经济带以生态优先、绿色发展导向的高质量发展新路子成为了目前的主要工作。

  目前,推进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做好生态修复、环境保护、绿色发展“三篇文章”暂无经验可借鉴,还处于 “摸着石头过河”阶段。何大春表示,设立国家试验区,在资源整合、制度建设、产业培育、项目运作等各个方面,先行先试、大胆实践,有利于探索出一条可复制可推广的成熟路径。而湖北区位特殊、功能特殊、基础较好,可率先打造以江汉平原为主体的长江生态保护和绿色发展国家试验区。

  此外,备受关注的《长江保护法》在今年的两会上也有了眉目,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委员程立峰3月9日透露,《长江保护法》已被列为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规划的一类项目,并且纳入到2019年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工作计划。这为长江经济带发展打通了瓶颈,为长江经济带立下绿色发展的规矩。

责任编辑:韩胜杰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