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中介机构CURRENT AFFAIRS
中介机构 / 正文

共同推动债券市场高质量发展

访联合资信评估股份有限公司总裁万华伟

  作为金融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我国债券市场过去几年在规模增长、产品创新、制度建设等方面均取得长足进步,有力地支持了实体经济的发展。当前,我国已进入新发展阶段,推动高质量发展,既需要资本市场发挥重要支持作用,也意味着市场会迎来更多的发展机遇。在推动高质量发展中,债券市场又将发挥怎样的作用?市场建设将有哪些突破?作为债券市场重要的基础性制度安排的信用评级,将面临怎样的机遇和挑战?带着这些问题,《金融时报》记者采访了联合资信评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合资信”)总裁万华伟。

  《金融时报》记者: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作为直接融资的重要渠道,债券市场将迎来怎样的历史性发展机遇?在支持高质量发展中债券市场将如何更好地发挥作用?

  万华伟:债券市场作为金融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提升直接融资比重、提高市场资源配置效率、服务实体经济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在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背景下,债券市场也将迎来发展新机遇。

  在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下,科技创新、绿色发展、城镇化建设等领域债券有望进一步扩容;在加快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下,债券市场体制机制将进一步完善,债券市场互联互通、对外开放步伐将显著加快;在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下,债券市场风险管控将进一步加强,违约处置机制将进一步完善,坚决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总体来看,我国债券市场支持实体经济的能力有望进一步加强,其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程度将持续提升。

  《金融时报》记者: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加强债券市场建设”,对这一部署您怎么看?我国债券市场制度建设、法制建设以及产品创新将有哪些进展?

  万华伟: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强调“加强债券市场建设”,这在近三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出现,可以预期,2021年债券市场建设力度将进一步加大。

  在债券市场制度与法制建设方面,未来监管层有望从多角度继续完善债券市场体制机制建设,促使债市服务实体经济的功能得到更好发挥。一是继续加大改革力度,完善债券市场制度建设,营造功能监管、统一执法的市场环境;二是继续推动债券市场制度与规则和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便利债券跨市场发行与交易,提升对实体经济的服务效率和服务水平;三是继续完善债券市场信息披露制度,提升债券市场信息披露质量和透明度,保障投资者合法权益;四是继续推动债券市场对外开放,提高基础设施服务水平,便利国际投资者参与我国债券市场,提升债券市场的广度和深度;五是继续推动债券市场统一执法框架的建立,压实债券市场各方参与者的责任,加大对债券市场逃废债、欺诈发行等违法违规行为的查处力度,推动债券市场健康发展;六是继续健全市场化、法治化的债务违约处置机制,完善违约转让方式、丰富违约处置工具、提升违约处置效率。

  在产品创新方面,2020年以来,有关方面相继推出“疫情防控债”,支持疫情地区和疫情防控企业发债融资;推出短期公司债,填补交易所债券市场公募短融产品的空白;推出县城新型城镇化建设专项企业债券,支持县级城投平台发行债券融资;推出资产支持商业票据,为直接发债融资困难的中小微企业降低融资门槛;推出“碳中和债”,加强债券市场对企业绿色发展和低碳转型的支持等。可以预期,未来,有望进一步推动债券市场产品创新,丰富债券期限结构,满足发行人以及投资机构对多种债券产品期限结构的需求;推出募集资金用于科技创新、绿色发展和城镇化建设等领域的债券创新品种,推动相关领域债券扩容;推进信用风险缓释工具创新,支持民营、中小微企业发行债券融资。此外,还有望进一步丰富资产支持证券的底层资产类型、创新交易结构,有力支持实体经济。

  《金融时报》记者:信用评级是债券市场的重要基础性制度安排,在推动我国债券市场健康发展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当前,我国信用评级行业发展状况如何?如何促进信用评级更好地发挥?

  万华伟:经过30多年的培育与发展,我国评级市场取得了长足进步,评级市场规模不断扩大,市场化水平不断提升,评级技术不断进步,国际化步伐不断加快,社会认可度逐步提高,对促进国内外债券市场健康发展发挥了积极作用。然而,由于监管依赖和市场竞争等因素影响,我国信用评级行业仍然存在评级结果偏高、评级区分度不足、风险揭示不及时等问题。

  首先,债券市场应逐步放宽债券发行、流通、投资的门槛。信用等级不应成为阻碍进入债券市场的门槛,应逐步减少信用等级对债券发行、流通和投资的过度限制,扩大债券发行人的范围,降低投资门槛,放宽债券流通限制,以满足不同投资者的风险偏好,使债券市场更趋市场化。同时,对外部评级依赖的降低应该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减少对外部评级依赖的步骤要谨慎,避免对市场造成过大冲击。其次,建议采取更多元化的监管标准。有关部门在制定规则时应保留一定的空间,一方面,应充分发挥外部评级作为评价信用风险的参考工具的作用;另一方面,可以考虑引入财务量化指标等多个维度进行风险评价和监控,还应避免信用等级与其他限定指标的机械搭配和不恰当搭配。最后,应引导投资者正确认识外部评级的局限性,提高自我风险识别意识。加强内部评级水平和自我分析判断能力,将外部评级作为一种有价值的参考工具进行使用。

  《金融时报》记者:近一段时间,相关部门陆续取消债券发行强制评级的相关要求。前不久,证监会发布管理办法提出“取消公开发行公司债券信用评级的强制性规定”。近日,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发布通知称,在前期债务融资工具注册申报环节取消信用评级报告要件要求的基础上,进一步在发行环节取消债项评级强制披露要求,仅保留企业主体评级披露要求,将企业评级选择权交给市场。对此,您怎么看?

  万华伟:相关管理办法和通知取消了公开发行债券评级的强制性规定,发行债券是否评级由发行人自主决定,标志着我国债券市场降低评级依赖的监管导向进入实质性阶段,逐步放松或取消强制评级,促进行业充分、有序竞争将成为监管主基调。

  一方面,降低评级依赖将引导评级机构不断提升评级质量和服务水平,有利于形成基于违约率的声誉约束机制,促进评级行业良性健康发展。在强制评级背景下,发行人和委托方更关注作为评级结果的级别符号,评级产品同质化严重、市场竞争激烈,部分评级机构存在级别竞争、价格竞争等非理性竞争行为,扰乱了市场秩序,加剧了评级结果虚高问题。取消强制评级后,信用评级由发行端向投资端转变,有助于评级机构更好地发挥信息中介职能,准确揭示受评对象信用风险,信用评级的桥梁、纽带作用进一步凸显。由评级质量表现好、市场公信力高的评级机构出具的评级结果更受投资者认可,债券发行效率更高。提高评级质量、获得投资者认可将成为评级机构开展业务的关键,市场化的激励约束机制有望形成,评级行业整体公信力将得以改善。

  另一方面,降低外部评级依赖,引导投资者回归价值投资,提高风险研判能力,有利于提升资本市场整体风险管理水平。我国债券市场长期的刚性兑付环境和外部评级依赖,部分弱化了投资者主动进行风险管理的能力和意愿,导致市场对外部评级结果机械使用,各类信仰成为主流投资价值,基于企业基本面的信用风险分析被忽视,投资者风险自主意识不强、面对违约冲击的应对措施普遍不足。强制评级的取消对投资者内部评级体系的建立提出更高要求,对投资者的信息获取也带来了一定挑战,投资者需要加强内部评级和对市场信息的研判,将外部评级结果和内部风险评估有效结合,合理使用信用评级结果,辅助投资决策。

  整体来看,取消强制评级、降低评级依赖作为我国债券市场、评级行业的长期发展趋势,将有效引导评级机构不断完善评级技术建设、丰富评级产品体系,提高评级质量、提升服务水平,促进评级行业持续健康发展。市场各方将在法律制度框架下逐步形成“发债企业诚实守信,中介机构勤勉尽责,投资者风险自担”的良性市场秩序,共同推动债券市场高质量发展。

  《金融时报》记者:随着我国债券市场开放程度提升,多家外资评级机构在我国境内设立独资公司并获准开展业务,这对于国内信用评级行业发展以及债市开放会有哪些影响?

  万华伟:对国内评级行业而言,一方面,外资信用评级机构进入我国境内开展业务会加剧行业竞争,推动建立市场驱动而非监管强制的评级制度,促进以评级质量为导向的市场化评价机制的形成,评级行业的洗牌与整合将进一步加速;另一方面,国内外评级机构可以相互学习和借鉴评级技术、理念和方法,促进评级技术体系的完善,形成良好的信用评级环境,从而使债券市场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

  对债券市场而言,一是随着债券市场对外开放步伐加快,境外发行人和投资人越来越多地参与我国债券市场,外资评级机构进入我国债券市场可以更好地满足国际投资者的需求。二是评级行业的对外开放,客观上将促进我国金融监管、评级行业以及金融市场其他参与者进一步与国际市场接轨,有利于我国债券市场的国际化发展。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