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股票CURRENT AFFAIRS
股票 / 正文
主动撤回IPO企业数量大增 注册制下严把入口导向进一步清晰

  提高上市公司质量、营造良好的资本市场生态、严把入口防止企业“带病闯关”成为监管部门的重点工作。2021年以来,多家科创板和创业板企业主动撤回IPO申请材料,终止上市进程。其中,有不少企业是在现场检查和现场督导的压力下撤回了IPO申请。

  资本市场全面施行注册制越来越近,政策面上,“严把入口”的导向也越发清晰。在1月28日召开的2021年证监会系统工作会议上,证监会主席易会满进行了题为《把握新发展阶段 贯彻新发展理念 加快推动资本市场服务构建新发展格局》的工作报告。其中,“合理确定资本市场重点支持的方向和领域,科学合理保持IPO、再融资常态化,完善科创属性评价标准,加强对拟上市企业股东信息披露监管,坚决防止资本无序扩张”成为2021年资本市场改革发展的一项重点工作。

  川财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研究所所长陈雳表示,随着注册制基础制度的不断完善,IPO审核越发规范。全面注册制下,审核机构虽然对注册文件不进行判断和评价,但对文件的审查、对信息披露的真实性必须要严格监管,才能够保障投资者的合法权益。

  主动撤回IPO数量增多

  上交所网站显示,自受理以来,科创板共有76家企业终止上市,其中2021年有12家撤回IPO申请;创业板方面,共有50家企业终止上市,今年有27家撤回申请,其中仅2月就有20家。

  如此大规模的IPO申请撤回还要从今年1月31日中国证券业协会通过抽签确定对20家企业实施现场检查说起。1月31日,中国证券业协会在官网公布了抽查企业名单,20家企业全部为2021年1月30日前受理的科创板和创业板企业。截至目前,被抽查的20家企业中,已有柔宇科技、湘园新材、恒兴科技、建科集团、格林生物和凤凰画材共6家公司终止IPO申请,其中,创业板有5家撤回,科创板有1家撤回。

  根据证监会今年1月29日实施的《首发企业现场检查规定》,被通知现场检查后,十个工作日内撤回申请的企业不实施现场检查。但若发现撤回企业存在涉嫌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等明确线索情形的,仍将实施现场检查。在撤回申请后十二个月内再次申请境内IPO的,应当列为检查对象。

  对于撤回IPO申请的原因,柔宇科技2月10日在其官网发布公告解释称,基于公司股东结构存在直接层面的“三类股东”等适格性情况尚待进一步论证,考虑到公司发展战略,经研究后决定,暂缓本次科创板上市申请。湘园新材的问题则出在信息披露质量上。湘园新材于2020年10月19日披露招股书,2021年1月14日,湘园新材的第一次反馈意见回复中显示,监管部门在反馈意见中指出了湘园新材首次披露材料中存在的诸多信披问题。

  “在监管部门对信披质量监督力度不断加大的环境下,自身存在问题的企业选择主动终止上市申请或成一种常态。”业内人士表示,这是注册制下严防企业“带病上市”的重要方式。

  现场督导压实中介机构责任

  交易所对中介机构实施现场督导也成为企业主动撤回IPO申请的原因之一。今年科创板主动撤回IPO申请的12家企业中,有将近一半因为现场督导而撤回材料。上交所公布的数据显示,自科创板开板以来,上交所共对45家科创板发行上市审核项目的保荐机构启动了现场督导,其中37家主动撤回材料,6家注册生效;4家在撤回后补充完善申报材料,又进行了二次申报,其中2家已经注册生效。

  上交所相关负责人表示,一方面,现场督导传递了压严压实保荐机构把关责任的明确导向,督促保荐机构履行好核查把关职责,引导其把尽职调查主体责任和牵头核查把关责任扛起来;另一方面,与审核问询形成联动,丰富了审核把关的手段,形成了有效的监管威慑,一定程度上抑制了发行人和中介机构的“闯关”冲动。

  上海国家会计学院金融系主任、副教授叶小杰表示,一方面,某些保荐机构对自身的执业质量缺乏信心,而且他们也知道保荐项目存在问题;另一方面,在现场督导未介入时,某些保荐机构仍然选择了“闯关”。这体现了监管方与被监管方的一种博弈,后者通过“带病闯关”去试探前者的底线。如果任由这种情况发展下去,那么“压实中介责任”就无从谈起,注册制赖以生存的信息披露质量也无从谈起。

  为此,上交所在今年2月3日发布了《科创板发行上市审核规则适用指引第1号——保荐业务现场督导》,明确现场督导对象以保荐机构为主,但可以根据需要对会计师事务所等证券服务机构一并实施现场督导。

  切实把好入口质量关

  除主动终止IPO外,今年还有数家企业IPO被否。1月20日,速达股份IPO被否,成为今年被否的首家IPO公司。随后九恒条码、灿星文化IPO也未能获得通过。期间还有汇川物联、百合医疗上会前夕被宣布暂缓审议。

  广发证券统计科创板终止IPO的75家企业情况发现,终止项目大部分拟募资规模小:75家终止项目平均拟募资额9.25亿元,明显低于未终止项目12.25亿元的均值水平;终止项目的行业科创属性不强:节能环保、相关服务业等科技成色相对不足的行业均有分布;盈利性欠佳,12家终止上市企业为负盈利,占比16%。此外,未能准确披露业务模式或核心技术及其先进性、募集资金用途不明确、自身定位业务实质不明确、存在关联交易等都会成为IPO项目终止原因。

  2月1日,上交所发布实施《科创板发行上市审核业务指南第2号——常见问题的信息披露和核查要求自查表》,这是严把入口关、优化审核作风的又一具体举措。上交所相关负责人表示,从审核情况看,无论是发行人信息披露主体责任的意识和能力,还是中介机构的核查把关意识和执业质量,距离以信息披露为核心的注册制的内在要求还有不小的提升空间。

  业内人士表示,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改革,真正做到以信息披露为核心,把好上市企业入口质量关,首先需要确保“两个责任”能够落地,一是要督促发行人切实担负起对信息披露的第一主体责任,二是要督促中介机构肩负起“看门人”把关责任。这是注册制改革取得成效的基本逻辑和前提之一。

  一系列政策给IPO排队企业敲响了警钟。此外,业内人士也提醒,随着年报陆续披露,会有部分企业因为财务情况变化,不得不终止IPO而撤回材料。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