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PE/VCCURRENT AFFAIRS
PE/VC / 正文

私募股权市场回暖缺乏持续动力

创业板注册制落地将拓宽风险投资退出渠道

  4月以来,随着疫情的逐步稳定,经济生产生活重新恢复,私募股权投资也逐步回温,募资、投资市场双双触底反弹。但私募股权市场缺乏持续动力。投中网研究院日前发布的数据显示,进入5月,新成立的基金数量连续3个月持平,投资活跃度短暂反弹后回落。

  募、投市场增长乏力,退出渠道也因为疫情的影响而受阻。今年6月,咨询公司麦肯锡最新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公共卫生事件的影响已经使得全球经济陷入停滞,而经济放缓则对私募股权的退出产生重大影响,2020年5月,全球已宣布退出的私募股权比2019年5月下跌了近70%。

  不过,令人欣喜的是,创业板改革并试点注册制将给创投机构带来新的退出渠道。6月22日、23日,创业板改革并试点注册制两批申报企业名单出炉,其背后的私募股权投资机构也将从企业上市中获益。

  外资LP看好中国私募股权投资市场

  与疫情最为严重的2月相比,5月募资情况虽然有较强势的回升,但增长势头缺乏持续动力。数据显示,2020年5月,新成立的基金数量连续3个月保持基本持平无明显涨势;公开披露的基金完成募资的消息不多,且LP多来源于历史投资者。但是,海外投资者更看好中国市场,频频加入中国资本市场。

  数据显示,2020年5月,风险投资和私募股权投资(VC/PE)募资市场维持稳定,新成立基金数量243只,连续3个月保持平稳,且呈小幅上涨态势,但同比仍然减少21.36%。

  整体来看,VC/PE市场进入生存之战,中小机构面临多重压力,普遍低位运行,逆境求生。从新成立基金数量来看,5月仅170家机构完成新基金的设立,同比2019年5月减少25.76%,多数机构依旧尚无募资进展。

  与中小机构生存艰难不同,头部机构依旧保持相对较高的活跃性。2020年5月,有37家机构成立了多只基金,其中包括红杉等头部机构。

  值得关注的是,5月,海外投资者对中国市场的看好持续增强,多只基金获外资LP加注。其中凯辉基金、鼎晖投资分别完成13亿欧元、58亿元的大额募资,国雄资本受外资LP青睐线性资本完成第四期美元基金募集。

  海外投资者多为历史投资者。5月14日,凯辉基金宣布,已顺利完成凯辉并购基金二期8亿欧元的募集和最后关账,凯辉创新基金二期也已超额完成目标金额5亿欧元的募集,共13亿欧元资金到位。其中,90%的历史投资机构追投。

  生物医药行业依旧被资本青睐

  投资方面,随着国内疫情的好转,VC/PE投资经历大幅反弹,但增长趋势未能持续。由于募资动力不足,优质项目稀缺,VC/PE投资未能一直保持回升态势。数据显示,2020年5月,投资案例287起,环比回落26%,同比减少58%;投资规模9562亿美元,环比基本持平,同比减少30%。

  实际上,3月、4月投资活动的大幅反弹,主要源于随着疫情的缓解,之前积压的投资交易进程得以继续开展。然而,市场仍然处于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大环境下,生存问题依旧是市场参与者目前最严峻的考验。

  投资领域方面,2020年5月,医疗健康领域交易数量虽然同比减少41%,但依旧是VC/PE投资热点,交易活跃度蝉联首位,同时,交易总规模同比增长55%,医疗健康单笔投资均值明显增长,大额交易频发。

  医疗健康领域原本就是VC/PE市场的投资热点,今年的疫情更是直接激发了VC/PE机构的投资热情。2020年以来,医疗健康领域单笔投资均值不小于2000万美元,5月更是攀升到4540万美元,环比增长107%,同比骤增162%。

  在具体行业上,5月,国产基因测序仪成为私募股权投资机构追捧的对象,一个月内,华大智造、齐碳科技、塞纳生物先后宣布完成融资。其中,5月28日,华大智造宣布完成超过10亿美元B轮融资,领投方为IDG资本、CPE,华兴新经济基金、基石资本、国泰君安创投等跟投。这是继2019年5月首轮募资后,华大智造完成的第二轮大规模融资,同时,也是今年5月私募股权投资领域最大的一笔投资。

  此外,消费升级领域的交易活跃度同比降幅最小,从中央到地方接连出台多项促消费政策,有力提振了国内消费市场加速复苏,VC/PE机构也增加了对消费领域的资金投入。

  创业板改革提速拓宽VC/PE退出渠道

  创业板改革并试点注册制又给私募股权投资机构带来退出的机会。与科创板定位不同,创业板对上市公司的“硬科技”能力要求不高,反而对制造业、软件、服装、文娱、消费、互联网等相对较“软”的行业敞开了大门,也带来更多的上市融资机会。

  6月22日,创业板第一批32家首发申报企业在深交所官网上亮相;6月23日,第二批13家受理企业亮相,其中11家企业为IPO申请,两家为再融资申请。数据显示,在首批32家申报企业中,有19家企业曾获得过私募股权基金的投资,占比接近六成。

  这19家企业背后,有超过30家VC/PE机构,其中既有众多中小型机构,也有高瓴资本、深创投、毅达资本等管理规模较大的头部机构。

  实际上,创业板在创立之初,目标就是为新兴企业提供更便捷的融资渠道,为风险资本营造正常退出机制。10年来,创业板在为创新型企业、中小企业和高新科技企业提供融资支持的同时,也成为了资本市场的重要补充,占据资本市场重要地位。

  此外,新三板精选层的设立也为行业提供了新的退出渠道。业内人士对此表示,早期投资布局新三板企业的机构可通过精选层实现投资退出。同时,精选层在发行制度、交易机制等方面均进行了优化,这将活跃市场交易,改善市场流动性,促进企业估值修复,提高股权投资退出效率。此外,转板机制降低了中小企业在交易所上市的难度,缩短了企业上市周期,有利于创投基金加快实现投资退出,恢复创投行业自我“造血”功能。

  在科创板、创业板和新三板纷纷敞开大门的今天,创业企业也迎来一波制度红利。业内人士预计,今明两年两交易所IPO数量会创下历史纪录。但是,达晨财智总裁肖冰在投中网主办的“第14届中国投资年会·年度峰会”上表示,随着资本市场逐渐成熟,注册制红利总有一天会消失。他预计,未来的一两年IPO会很热闹,但是等到破发和发行失败的现象常态化,说明资本市场开始成熟,IPO数量会自然下降。

责任编辑:王佳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