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中国金融家CURRENT AFFAIRS
中国金融家 / 正文
【新闻直播】推进国家治理现代化的金融探索
——第六届新金融论坛在京举行

  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是关系党和国家事业兴旺发达、国家长治久安、人民幸福安康的重大问题,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重大战略举措和重要保障。金融治理现代化是国家治理现代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和重要支撑,金融业与各个行业开放、共享,金融治理将迎来拓维、扩面、升级、蝶变的新契机。

  在此背景下,2022年1月9日,由瞭望智库主办的第六届新金融论坛在北京举行。来自国家部委、金融机构、国家智库的嘉宾齐聚一堂,围绕“推进国家治理现代化的金融探索”主题进行探讨,凝聚智慧,发表真知灼见。

2022年1月9日,第六届新金融论坛在北京举行。

  推动国家治理现代化

  疫情,是对国家治理能力的一次大考。与会嘉宾一致认为,金融业应以建立疫情的常态化应对机制为契机,深入探索新时期金融治理面临的挑战,哺育实体经济、助力形成经济新增长极,同时消除套利空间、清除监管空白,健全金融体系的“适应性、竞争力、普惠性”。

  财政部原副部长、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原副主任朱光耀指出,要用中国经济发展的稳定性来对抗外部环境的不确定性。需要重视的是,工业化国家特别是美国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的退出,会对新兴国家造成一定影响,同时数字经济规则的制定也关系到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的稳定,中国须发挥积极影响及建设性作用,与世界同心协力在全球命运共同体的大框架下合作共赢。

  “当前及未来一段时间,两大因素将对世界经济增长带来普遍、突出的影响:一是疫情在世界各地的传染与控制,二是自2021年下半年以来明显上升的通货膨胀。”中国银保监会原副部长级干部于学军表示,这两大因素中,疫情的传播蔓延是起因,通货膨胀是结果,两者相互关联、相辅相成。他表示,以美联储为代表的机构对通货膨胀的政策取向,正由起初的“不以为然”发生显著的调整改变。从其近期的政策表述来看,下一步政策调整变化可能性很大,这必将对全球金融市场、资金流动、资产重新定价、汇率等带来巨大影响,我国在考虑和制定国内的宏观经济政策时应当充分估计并做好提前预判,适时预调、微调。

  国务院参事、中国银保监会原副主席王兆星则探讨了如何通过进一步深化改革,实现金融高质量发展。他认为,要以深化改革开放为动力推动金融业高质量发展。一是通过深化改革进一步健全金融机构的组织体系、金融产品服务体系、金融市场体系及金融监管体系。二是不断提升金融机构的公司治理能力。三是通过改革创新不断加快推进金融业数字化转型,这是适应数字经济发展、提升金融服务效率的必然选择。四是通过改革创新,不断打造高效安全的金融基础设施体系。五是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推动高水平的金融业对外开放。六是通过改革开放创新增强金融体系的韧性与抗风险能力。

  “‘碳中和’为中国提供了换道超车、建立领先世界的零碳金融体系的机遇。”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原副总裁朱民认为,金融在中国实现“碳中和”进程中意义重大,一是帮助中国从现在的绿色金融跨越到零碳金融。二是为规模巨大、借款期长、不确定性高的“碳中和”融资。三是支持零碳科技创新。其中,需要构建中国模式的货币政策,因为“碳中和”的增长目标和经济增长、就业息息相关,需要具有结构性的货币政策。朱民建议,货币政策应从传统的物价稳定、经济增长的“二支柱”走向“碳中和”目标的“三支柱”,整个金融机构的风险管理系统也要随之变化。

  “金融天然就是一个与社会各行各业紧密联系、深刻互动的行业。随着社会国情的快速变化和新技术的兴起,金融服务的边界不断延伸,金融主体更加广泛地参与到社会治理的各个环节,金融的触角快速延伸至国家治理的各类痛点问题,‘金融向善、人民为本’的金融理念逐步形成,一切痛点皆是机遇,金融业的发展愈发重视从社会痛点需求出发,将更多金融资源配置到普惠大众、绿色节能、科技创新、智慧政务、乡村振兴、社会保障等方面,成为改善国家治理、服务人民群众的有力工具,这既是时代赋予金融的全新使命,也是金融开辟新的商业模式和经营空间的内在逻辑。”中国建设银行党委委员、副行长纪志宏表示,“金融治理是国家治理的重要组成部分,金融与各个行业开放、共享。金融治理将迎来拓维、扩面、升级、蝶变的新契机。”

  平安集团党委副书记、副总经理黄宝新则认为,作为现代金融体系的构成要素和运作载体,金融机构应当从国家战略高度来理解金融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大意义。深入分析当前我国金融领域存在的突出矛盾和重大问题,把推进金融治理现代化作为自身的核心使命落到实处,特别是要充分运用金融科技、数字化手段,提升推动实效。同时,数字化将在战略、组织、管理、运营、人才、服务等方面,带来思维模式上的巨大颠覆与产业实践上的系统变革,是推动金融治理现代化的重要方式和核心手段,并在计算能力、认知方法、数据基础三个方面形成了“颠覆性”特征。

  金融助力共同富裕大有可为

  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是中国现代化的重要特征,是构建新发展格局下的“必答题目”,更是人民群众的共同期盼。金融作为现代经济的核心,对于全面实现共同富裕不可或缺。从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到提振消费助力双循环格局、支持实体经济发展、推进普惠金融,再到提供更便捷的民生金融服务,金融行业助推共同富裕大有可为。

  在本届论坛上,中国人民银行金融消费权益保护局副局长尹优平表示,“金融消费是亿万老百姓的金融,是富有生机活力的金融,对于推动高质量发展、促进共同富裕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而要想充分发挥好这一作用,首先就必须保护好广大金融消费者的长远和根本利益。”他认为,做好金融消费权益保护,能够有效确保广大人民群众通过金融服务分享经济增长的成果,无疑是在效率基础上促进公平分配的又一生动体现。而从实践经验来看,金融消费权益保护已至少在三个层面助力促进共同富裕。一是帮助消费者掌握金融消费知识和能力,理性参与金融消费,以金融教育推动消费者“懂金融”。二是严惩侵害金融消费者权益的行为,畅通投诉咨询渠道,以“负责任金融”理念引导消费者“信金融”。三是大力发展普惠金融,不断优化金融产品与服务供给,以良好的金融产品和服务促进消费者“用金融”。让老百姓既“富脑袋”又“富口袋”,真正实现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都富裕。

  “资本市场连通工商百业、千家万户,事关广大人民群众的钱袋子,近两亿的投资参与到了资本市场,分享资本市场发展的红利,这对促进共同富裕具有重要意义。”中国证监会投资者保护局一级巡视员黄明强调,证监会正在以全市场注册制改革为牵引,全面深化资本市场改革开放,继续强化资本市场在促进资本形成、科技创新和产业循环方面的重要功能,同时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共享改革发展红利。

  北京金融控股集团首席合规官翟彦杰表示,首先,把共同富裕作为国家治理现代化进程中的顶层战略目标,是时代和历史的必然选择。其次,处理好两者关系的重要途径,就是提高发展的平衡性、协调性、包容性。再者,坚守共同富裕与高质量发展互为前提和保障的关系认同。他强调,随着数字经济时代的到来,充分运用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区块链等技术手段,秉承包容审慎的理念,构建覆盖小微企业、家庭和个人各类主体,囊括“投、贷、保、扶”等各类服务的普惠金融综合服务体系,是支持高质量发展,实现共同富裕的重要手段,也是金融机构的使命所在。

  值得关注的是,在本届论坛上,瞭望智库与中国光大银行共同发布了《2021消费金融行业发展白皮书》,对共同富裕目标下“金融消费者体验和保护的道与术”进行了深度分析,寻找金融促进共同富裕尤其民众精神富裕的着力点。课题组基于金融消费者对物质富裕和精神富裕的双重需求,从安全意识(Security)、科学消费(Healthy)、价值获得(Entitlement)三个维度提炼出“SHE模型”,直指行业痛点、难点,为政企学研各方提供参考。《白皮书》还细分了区域、年龄和身份的金融消费者特征,发现了不少有趣的现象。比如,三线城市消费者最看重信用产品的授信额度,是“最缺钱一族”;“85前”最看重消费积分兑换,其兑换频次和准时程度最高;特立独行的“95前”年轻人,竟然不那么重视新奇炫酷和自我表达,最看重的是资金安全和隐私安全。

  与会嘉宾一致认为,当前,金融业除了在全社会财富分配上扮演好“调配师”角色,还要深刻理解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十次会议提出的“共同富裕是全体人民的富裕,是人民群众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都富裕”,消费金融作为金融业最能触达民众生活的业态,在为人民的物质生活提供便利的同时,同步提升国民财商和金融素养,创新性推动人民精神生活共同富裕。

  同时,瞭望智库还与中国工商银行牡丹卡中心联合发布了《2021“百城、千街、万店”消费指数报告(三季度)》。课题组对GDP百强城市(2020年)的前40大城市每个城市抽取3万个样本,其余60个城市每个城市抽取1万个样本,并对90多万个商圈街道、320万个小微及个体工商户进行抽样,形成了一手数据量最大、涉及人群最多、覆盖地域最广、标签描述最丰富、动态监测最实时的系列消费指数。

  数据治理的“小我”与“大我”

  数据只有通过共享、流通才能发挥出更大的社会和经济价值。数据的“大我”正是由无数个“小我”连通结网而成。如何在坚持国家利益最大化的原则和前提下,让“小我”在“大我”框架下高质量发展是一个值得研究的课题。

  对此,科学技术部高新技术司副司长梅建平指出,数据作为驱动经济社会科技创新发展的关键生产要素,经济价值与战略价值愈发凸显,与之对应的安全威胁和挑战也日益严峻,数据治理面临性能、确权、共享、安全等四大难题。朴道征信董事长赵以邗强调,2021年我国相继出台了多部适应数字经济发展的法律法规,构筑数据安全和个人隐私保护的基础性“法律堡垒”,但政府、企业的数据治理能力仍需进一步提升。国家层面,须围绕数据标准、数据质量、数据安全和数据应用等方面不断完善我国数据治理标准化体系建设;企业层面,需要以强有力的组织架构支撑数据治理工作的顺利开展。通过建立数据管理机制、完善业务流程、确保数据治理工作有效实施,推动数据治理常态化,进一步激活数据服务创新。

  “银行业是典型的数据驱动行业。数字经济时代,全面加强数据能力建设势在必行,数据治理作为基础工作重要性更为凸显。”中国银行业协会党委副书记、秘书长刘峰认为,银行机构应强化数据资产理念,深化数据资源应用,建立起组织架构健全、职责边界清晰的数据治理体系。同时,在保障安全和隐私前提下推动数据有序共享与综合应用,积极探索数据确权和对数据要素收益的分配。另外,还应按照法律法规和监管部门的要求,切实遵循依规用数、科学用数的职业操守,依法合规采集、管理、使用、流转数据。此外,加强数据安全管理,建立数据安全长效机制,完善数据安全技术,有效保护客户隐私和数据安全。

责任编辑:董方冉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