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中国金融家CURRENT AFFAIRS
中国金融家 / 正文
【特别策划】提升百姓金融素养 守护好人民 “钱袋子”

  民生无小事,枝叶总关情。金融消费权益保护工作事关老百姓切身利益。“金融为民”的理念要求金融系统扎根基层、贴近群众,通过开展金融教育,有效提高消费者的知识水平,帮助他们树立理性投资意识,并及时、精准发现并妥善处理受到侵害的问题,牢牢守护好人民群众的“钱袋子”,这也将有助于维护金融市场秩序,增强金融消费者信心,维护金融市场稳定。

  存款保险制度实施成效显现

  每一个拥有存款的人,都应该了解一点“存款保险制度”的知识。

  存款保险制度是市场经济条件下保护存款人利益的重要措施,是金融安全网的重要组成部分。

  自2015年5月我国《存款保险条例》实施以来,存款保险制度已平稳运行六年之久,其在保障存款人权益、增强公众信心、强化风险约束、促进银行业健康发展等方面的作用逐步显现。

  顾名思义,存款保险是一种存款保障,它是国家通过立法的形式,设立专门的存款保险基金,明确当个别金融机构经营出现问题时,依照规定对存款人进行及时偿付,保障存款人权益。

  那么,哪些银行参加了存款保险呢?存款保险具有强制性,在国内注册设立的所有银行(包括外商独资银行、中外合资银行、农村合作银行、村镇银行等)和农村信用社都必须参加存款保险,其吸收的存款享受同等保护。为便于公众识别,中国人民银行授权参加存款保险的银行统一使用存款保险标识,并在各参保银行营业网点门口展示。同时,公众可随时在中国人民银行网站查询参保银行名单。

8月30日,在全国“金融知识普及月 金融知识进万家 争做理性投资者 争做金融好网民”活动中,与会嘉宾观看人民银行营管部展出的存款保险宣传内容。

  当然,存款保险保障个人、企业及其他单位的存款,人民币存款和外币存款皆保,本金和利息皆保。最高偿付限额是人民币50万元,即同一存款人在同一家银行的存款本金和利息合计在50万元以内。

  实行限额偿付,并不意味50万元以上的存款就没有安全保障,即使个别银行出现问题,通常是通过市场化手段,由存款保险基金支持其他健康的银行“接盘”问题银行,将存款人存款转移到其他健康的银行,继续给予保障,使存款人权益得到充分保护。

  另外,存款人不需要交纳保费,保费由银行交纳,收取保费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加强对银行的市场约束,促进公平竞争,形成正向激励,促使银行审慎经营和健康发展。

  但值得注意的是,银行理财产品不是存款,不属于存款保险保障范围。银行高级管理人员在本机构的存款、金融机构同业存款也不在存款保险保障范围之内。

  六年来,存款保险制度实施成效显现。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末,全国4024家投保机构按规定办理了投保手续,被保险存款合计190.3万亿元,受保存款80.3万亿元。存款保险50万元偿付限额能够为99.4%的存款人提供全额保障,保障水平基本保持稳定,可以给予存款人充分保护,增强公众对我国银行体系的信心。

  另外,存款保险在金融机构评级体系的基础上,还能依法探索开展早期纠正,及时将识别的风险通报地方政府、监管部门,分类压实责任,促进风险早发现、早报告、早处置。一是压实高风险机构自身的风险化解责任,加强对机构和股东的约束。二是及时向省政府通报农村信用社风险,落实管理和风险处置的主体责任。三是推动落实主发起行对村镇银行的风险处置责任。四是加强与监管部门的信息共享和沟通协调。在人民银行、监管部门和存款保险等各方推动下,截至2020年末,已对635家投保机构采取了早期纠正措施,353家机构风险得到初步化解。同时,在中小银行风险处置中,存款保险的风险处置平台作用逐步得到发挥。

  消费者金融素养逐步提升

  守护好百姓“钱袋子”,是金融消费权益保护的重要工作。通过金融教育提升国民金融素养水平,有助于促进普惠金融深入发展,有利于维护金融消费者的长远和根本利益,有益于金融市场健康稳定发展。

  “总体上,我国消费者的金融素养水平逐步提升,2021年全国消费者金融素养指数为66.81,与2019年相比,提高2.04。”近期人民银行发布的《消费者金融素养调查分析报告(2021)》(以下简称“报告”)表示,我国消费者在金融态度上的表现较好,在金融行为和技能的不同方面体现出较大差异性,还需要进一步提升基础金融知识水平。

  从金融知识方面看,整体上我国金融消费者对信用知识掌握较好,普遍能够认识到维护良好信用记录的重要性;对风险收益关系有较为正确的认识;对退保认识比较到位;对人民币知识掌握较好;对贷款期限与月还款金额及利息的关系有基本理解。与2019年相比,金融消费者在信用知识、保险知识、贷款知识、存款保险知识、年化收益率计算等方面有较为明显的提升。同时,金融消费者的复利意识和贷款知识还存在不足;对存款保险的理解仍有提升空间;对商业保险基础知识的掌握还有待进一步加强;投资理财知识较为欠缺。与2019年相比,在分散化投资、风险收益关系方面的掌握有下降。

  从金融行为方面看,尽管通过手机支付已是我国金融消费者在日常生活中的首选,但大多数人有使用现金进行支付的经历,其中主要为小额支付;在信用卡还款方面普遍具有良好表现;在贷款使用方面,主要用于购置房产和日常消费;在投资理财方面,主要购买或持有存款类、银行理财、基金、股票等产品;在金融产品或服务信息获取方面,金融机构网点和互联网渠道最受欢迎,选择非网点现场宣传、电话、短信等渠道的受访者较少;大部分会阅读金融产品的合同条款。与2019年相比,金融消费者信用卡还款行为显著改善,全额还款的比例提高了8.20个百分点,最低还款额或还款能力不足的比例下降了2.81个百分点;阅读合同习惯有改善,仔细阅读合同条款的比例增加了12.31个百分点。

  从金融态度方面看,我国金融消费者普遍认可现金在日常生活中的必要性,对商家拒收现金持有明确反对态度;对负债消费普遍持有谨慎的态度;对互联网金融产品和服务持肯定态度,也有不少人认为便利与风险并存;认可金融教育的重要性,认为针对青少年金融教育最有效的方式是通过学校课程教育。金融消费者对金融投资的收益预期普遍偏高。与2019年相比,金融消费者对金融教育的重视程度有所提升,认为金融教育非常重要的比例提高了14.04个百分点,认为金融教育不重要的比例则下降近10个百分点。

  从金融技能方面看,我国金融消费者在日常收支管理方面表现良好,大多数处于收支盈余或平衡状态;应急储蓄相对充足,普遍能够应对相当于三个月收入的意外支出;能够意识到要通过资质来辨别金融营销宣传;能够正确理解金融产品合同的关键性条款;知道如何正确处理假币;具有密码保护意识;基本能够选择正确的投诉渠道。与此同时,部分金融消费者要提高债务管理能力,减轻个人债务负担;在面对互联网上的高利诱惑时,近半数没有第一时间查看资质或直接拒绝;金融消费者在做出决策时更多依赖自身经验和知识,而非寻求第三方专业力量的帮助,容易因过度自信等因素而产生不良后果。与 2019年相比,金融消费者在理解合同条款、应急储蓄、选择金融消费纠纷处理渠道方面有较为明显的改善;在ATM密码保护、假币处理等传统技能掌握方面有所下降。

  面向未来,报告表示,从重点群体看,我国消费者金融素养在年龄上的分布呈现倒“U”型,老年人和青少年的金融素养水平相对较低,“一老一少”是金融教育持续关注的重点对象。其中,老年人在适应金融数字化方面还存在明显不足,依赖传统渠道和方式满足自身金融需求,要关注老年人的数字金融转型风险,保持足够耐心,避免老年人在转向数字渠道时遭到非法金融活动的侵害,加大对老年人的金融消费权益保护。

责任编辑:董方冉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