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中国金融家CURRENT AFFAIRS
中国金融家 / 正文
【特别策划】寻找金融支持乡村振兴 “新支点”

  当前金融支持乡村振兴有三方面需持续推进:一是“三农”发展和当前及今后乡村振兴战略所需要的金融服务是否可以全覆盖;二是多层次农村金融需求是否能得到满足;三是对金融供给方而言,是否在满足客户需求的同时有效防范风险,实现自身可持续发展。

  今年以来,金融支持乡村振兴力措频出。

  从4月人民银行等7部门启动金融科技赋能乡村振兴示范工程(以下简称“工程”),到6月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公布的《金融机构服务乡村振兴考核评估办法》,以及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证监会、财政部、农业农村部、乡村振兴局联合发布的《关于金融支持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 全面推进乡村振兴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切实做好“十四五”时期农村金融服务工作,支持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持续提升金融服务乡村振兴能力和水平已然成为当前的重点工作。

  客观来看,乡村地区存在资金要素流通不畅、金融资源供需不匹配等问题。在上一阶段的金融支持脱贫攻坚战中,基础金融服务的覆盖面有所提高、农村信用体系逐步搭建、政策体系的逐步完善以及金融与乡村特色产业的对接已初步实现,但要推动乡村振兴,实现2035年农业农村现代化的远景目标,金融业仍有“硬骨头”要啃。

  

  邮储银行肇源县支行工作人员(右)在宏光区域现代农业综合服务中心了解授信企业经营情况。

  在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所研究员、中国小额信贷联盟理事长杜晓山看来,当前金融支持乡村振兴至少要做到三点:一是“三农”发展和当前及今后乡村振兴战略所需要的金融服务是否可以全覆盖;二是多层次农村金融需求是否能得到满足;三是对金融供给方而言,是否在满足客户需求的同时有效防范风险,实现自身可持续发展。他认为,“当前金融支持乡村振兴在这三方面还有待持续推进。”

  而如何推动上述目标实现呢?在采访中,多位专家告诉本刊记者,顶层设计引导、因地制宜开发特色金融产品、构建金融服务乡村振兴的系统工程等,当是本轮金融支持乡村振兴的重要支点。

  完善顶层设计 有效发挥政策工具引导作用

  在此前的脱贫攻坚战中,扶贫再贷款累计发放6688亿元,金融精准扶贫贷款发放9.2万亿元,真金白银的投入为打赢脱贫攻坚战提供了强大资金保障。而撬动这数额庞大资金的是一套完善的政策机制。

  从对建档立卡贫困户的支持,到易地扶贫搬迁、产业扶贫、基础设施建设,都有配套的金融政策。为有效发挥货币政策工具的引导撬动作用,人民银行创设并完善扶贫再贷款,让低成本资金精准流向扶贫开发领域,降低贫困地区社会融资成本,取得了明显成效。

  而接下来金融支持乡村振兴,既需要延续此前的政策经验,又有一定的差异性。杜晓山分析,随着脱贫攻坚目标的实现,我国将进入一个统筹城乡治理的新阶段。“乡村振兴不止于扶贫,它应以有利于低收入群体增收的产业政策、包容性增长和多维标准改善促进长期减贫,更多的是将扶贫工作与区域发展、社会保障、教育、医疗、公共服务均等化等相结合起来追求城乡之间的统筹、平衡发展。”他强调。

  借助金融科技完善农村基础设施建设,正是当前顶层设计强调的重点,也是上述三方面工作的基础。在4月,7部门启动金融科技赋能乡村振兴示范工程中,要求金融机构探索运用新一代信息技术因地制宜打造惠农利民金融产品与服务,全面提升农业产业现代化水平、农村金融承载能力和农民金融服务可得性。该工程列举了一系列重要任务,包括打造智慧金融APP、加快金融与民生系统互通、建立健全农村金融标准规则体系和风险联防联控机制,全面提升“三农”资金与信息安全水平,有序推动金融科技在农村居民生活场景的数字化应用等。“这是监管给金融机构提出的发展目标,也是未来金融机构核心竞争力所在。”一位金融机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

  在此基础上,金融业要面对的代表性难题是如何扭转农户、农村新型经营主体融资难、融资贵困境。一位农企负责人坦言,农业自身存在的风险不容回避——极端天气带来的威胁会让一年的辛苦“打水漂”、农副产品“大小年”导致的市场风险、疾病带来的畜牧业风险等“先天风险”叠加市场经营本身的波动都客观存在。

  “相较于现代化管理模式完善的企业,农户往往抗风险能力弱,信用意识薄弱,金融知识匮乏,融资可抵押物稀少,缺乏信用记录。”北京工商大学教授杨德勇也强调,农村地区基础金融环境薄弱进一步放大了农村金融的困难。

  对此,激活沉睡的土地资源等被视为农村地区发展的重要动力。“要解决好土地产权制度与融资属性的矛盾。”杨德勇表示,我国土地承包制导致土地产权存在限制,农户缺乏有效的抵押担保品,因此无法获得足够的融资。“三权分置”改革一定程度缓解了融资约束,但从实际调研结果来看作用有限,农户依然面临融资难题。

  杜晓山也对记者强调,要积极开展相关探索。例如,稳妥推进林权抵押贷款、推广农村承包土地的经营权抵押贷款业务、稳妥开展农民住房财产权抵押贷款业务,推动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使用权、集体资产股份等依法合规予以抵押,促进农村土地资产和金融资源的有机衔接。

  因地制宜 扎实推进金融产品创新

  顶层设计指明了方向,但脱贫攻坚地区大多属于贫困地区,其发展阶段、脱贫标准比较接近,然而在乡村振兴目标下,全国不同区域发展情况差异巨大,这意味着政策需要更具灵活性,满足更多元的目标。

  “在制定政策时必须统领全局,宏观政策制定主要考虑更为普遍性的问题,而我国区域发展差异巨大,单一政策难以满足不同地区实际发展情况。”杨德勇表示。

  实际上,《意见》也强调,金融支持乡村振兴统筹谋划和因地制宜相结合,即“按照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全面推进乡村振兴的统一部署,统筹谋划布局、增强政策合力,逐步实现由集中资源支持脱贫攻坚向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平稳过渡。同时,鼓励各地结合发展实际,因地制宜探索形成特色化金融支持方案,加强典型经验的总结宣传推广”。

  当然,结合区域特点开发有针对性的金融产品并不容易。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贾康提出,要推动金融更好支持乡村振兴,农业投融资必须以市场化、专业化、对象化为基本取向,并且势必需要纳入中国的配套改革。换言之,这是一个系统性工程。

  “金融产品创新并不容易。如果不是为了单纯追求首单效应,做一些面子工程,创新需要细致研发,前期工作要做扎实。”一位商业银行相关业务的负责人表示。

  记者也深有同感。近期在江西省抚州市采访时,记者发现当地依托其特有的明清古建筑群开发了特色金融产品“古村贷”,即将古建筑经营权作为资产向银行抵押。此举力求通过古村落的活化利用,实现商业可持续与保护文化遗产的平衡。

  这一产品并非“拍脑门”的产物。记者了解到,诸如古村贷、林权抵押贷等特色金融产品的开发都离不开四个关键步骤:确权、评估、风控、流转。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与房地产等标准明晰、流转变现渠道通畅的抵押物相比,一些非标抵押物往往面临产权模糊或确权手续复杂、成本高昂,价格评估标准不明,风险控制手段不足以及流通变现渠道不畅等问题。换言之,一个金融产品、金融服务的创新,背后是长期、复杂的系统性工程,也需要多主体形成合力。

  “公共政策对‘三农’的扶持,要对市场失灵做出相应的弥补和矫正。”贾康表示。对于农村新型经营主体的金融支持,也需要财政为后盾的贴息、政策性信用担保,以及乡村振兴中产业引导基金和PPP(“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他强调,政策要照顾到全产业链,包括种业发展、污染防范和治理、生态农场、林下经济、设施农业、农业科技开发和成果产业化应用等一条龙服务体系都要健全。

  打出组合拳 拓宽新型农业主体融资渠道

  在杜晓山看来,乡村振兴的金融需求是多样化、多层次的,农村金融的供给也必然要多样化、差异化的。除了商业银行要提供多元化、有针对性的金融产品外,他表示,开发性、政策性金融机构应该在业务范围内为乡村振兴提供中长期信贷支持。“特别是在完善农村地区基础设施方面,国开行要加大支持保障和资源倾斜力度,加强政策创新与支持引导。而农业发展银行也应当重点支持农村基础设施和涉农小微企业的发展”。

  对于拓宽金融支持农业企业的渠道,市场主体也呼声已久。“在银行贷款方面,我们农业企业能享受到一定的政策红利。但这一类支持性贷款的额度非常有限,随着企业发展壮大,抵押品难寻等传统问题仍然困扰着企业”。全国政协委员、甘肃凯凯农业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李恺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表示。

  对于金融机构的“畏难”情绪,李恺表示理解,“农业企业回报周期长、收益低,相较国企而言,民营小微企业也存在一定的经营风险。”但她也强调,农业企业有其生产周期。在关键时期一旦出现资金链断裂,可能造成难以挽回的影响。她建议,监管可提高农业民营、小微企业和农民专业合作社授信业务考核权重,优化信贷资源配置,完善绩效考核方案,严格尽职免责和容错纠错机制,加大对地方银行机构发放农业民营、小微企业和农民专业合作社贷款的激励力度。

  此外,李恺还提出,不少优质的农业民营企业希望能够借助资本市场直接融资。“这方面,民营企业需要加强相关的学习,也希望得到政策更大力度的支持和指导”。李恺期待今后能够探索实施民营企业股权融资支持工具,鼓励设立市场化运作的专项基金开展民营企业兼并收购或财务投资,支持区域性股权市场创新发展,为中小企业提供改制辅导、融资转让、财务顾问、信息咨询、管理培训、路演宣传、培育孵化等一揽子服务。

责任编辑:董方冉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