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中国金融家CURRENT AFFAIRS
中国金融家 / 正文
【两会专访】全国人大代表文爱华:发展乡村金融 支持乡村振兴

  “乡村振兴离不开金融,更离不开乡村金融。”在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建设银行湖南分行行长文爱华看来,乡村振兴战略是国家重要战略,当前必须大力配套发展乡村金融,引导资金和综合金融服务向农村地区流动,大力支持乡村振兴。

  “作为一名来自湖南的代表、来自金融系统的代表,要立足新时代,承担新使命,贡献新作为。”近日,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文爱华这样说。

  “作为国有大行,助力乡村振兴就是中国建设银行的新使命、新担当。湖南是农业大省,建行湖南省分行生于斯长于斯,理应在乡村振兴的时代大潮中发挥更大作用,先行先试,为社会赋能、为村民解困、为乡村振兴提供金融活水。”文爱华说,“乡村金融是我们近年来及今后一段时期的重点和关键性工作,以此来全力支持和推动乡村振兴。”

  最新数据显示,截至今年3月末,建行湖南省分行涉农贷款余额965.47亿元,较年初新增68.32亿元,新增额已经相当于去年的8成。

  “如何引导资金流进农村?乡村振兴的钱又从哪里来?”今年出席全国人大会议,文爱华带来的两份建议,一份关于发展乡村金融,一份关于加大财政投入,就是他针对上述问题提出的解决之道。

  

  优化乡村金融顶层设计

  在任何一个领域,顶层设计的指导意义都不言而喻。

  作为一名农村金融的参与者、亲历者,文爱华介绍说,经过40年的发展,农村金融生态环境、服务体系更加完善健全,目前农村地区总体上实现了人人有银行结算账户、乡乡有ATM、村村有POS;近十年涉农贷款平均年增速达16.5%,涉农贷款余额占各项贷款的比重提高到24%;农业保险业务规模位居全球第二。

  但他指出,相比城市而言,农村金融服务仍然存在较多问题:一是金融服务主体单一,县以下的银行主要是农商行、邮储银行等,保险公司、证券公司、投资公司对乡村的支持也比较少。二是农村地区的存贷比过低,金融领域长期存在“农村补贴城市、农业补贴工业”的现象。三是金融服务和产品简单,缺乏产品体系,更没有综合服务,对农业产业的信贷支持不够,农业保险的范围主要集中在相对风险较低的水稻、玉米、小麦种植。四是农村普遍存在金融知识缺乏、金融意识不强的问题。

  文爱华认为,当前农民收入依然不高,依靠自身的储蓄难以实现经济较快增长,财政投入也有限,不可能大包大揽。因此,发展乡村金融对乡村振兴具有重要作用。

  “首先,应在国家统一的金融框架下,出台专业性的乡村金融法律。”他指出,目前我国还没有对乡村金融制定专门的法律,应积极开展乡村金融的立法研究和立法准备工作,在条件成熟的情况下,尽快制定相关法律,优化乡村金融顶层设计,为乡村金融的发展提供法律支撑。

  文爱华还建议,要优化金融监管,加大政策扶持,为乡村金融发展营造更加有利的环境。一是监管部门积极推进由主体监管向功能监管转变,在监管部门内部单独设立乡村金融部门。在人民银行下设乡村金融促进局,在银保监会下设乡村金融监管局,全面梳理现行的乡村金融监管政策,根据当前形势进行合理优化。在金融机构考核评价方面,除了涉农贷款以外,单独增设乡村金融等方面的指标。二是继续用好差异化准备金、农业贷款贴息、涉农机构补贴等工具,对在乡村金融方面积极作为的金融机构进行补贴和激励;同时相关激励不只是局限于特定的金融机构,而应该综合考核业务量、成本和贡献,对所有符合条件的金融机构进行补贴和激励;适当整合财政惠民惠农补贴,并与乡村金融进行连接,比如农业产业补助资金,允许进行质押,相关政府部门协助金融机构进行账户管理。三是将助农取款平台打造成综合化的支付平台。首先,在乡村区域开放金融远程操作的限制。允许商业银行依托公安、社保等系统,进行实名认证互通,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进一步放开远程开户、批量开户、远程改密、远程操作等限制;其次,提升交易限额,助农取款交易限额提升到1万元,现金汇款、转账汇款提升到5万元。再次,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允许金融机构在农村地区通过合作与代理的模式来发展部分业务。

  “在乡村振兴的背景下,只有少数银行参与乡村金融是远远不够的,难以满足乡村振兴多样化金融需求。”因此,文爱华建议,要鼓励国有大型银行积极探索乡村金融新模式。

  “国有大型银行响应国家下沉服务的号召,参与乡村金融,致力于满足乡村振兴的多样化金融需求,跟农村商业银行之间不是简单的业务叠加或重复,不存在直接竞争关系,而是互补与合作关系。大银行、小银行,全国性的银行、区域性银行,线上服务、线下服务,共同构建乡村金融新的生态。”文爱华说,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应成立“三农”事业部或者乡村振兴金融部,依托金融科技和互联网技术,下沉服务重心,借助第三方的力量,在经营发展、经营服务、运维管理、风险管理等方面进行创新,打造全新的乡村金融发展模式。金融服务依托相关平台,实现从线下服务为主向线上为主、线上线下融合转变,降低金融机构成本,提升服务半径。在信贷方面从满足传统单一的农户信贷需求,向新兴农业生产体系、产业体系、经营体系下综合多元的金融需求演进。

  加大乡村振兴财政投入

  “实施乡村振兴战略,需要投入大量真金白银,首先必须解决钱从哪里来的问题。”文爱华表示,财政投入仍然承担着从资金上保障乡村振兴战略实施的重任。

  近年来,国家财政对乡村振兴的投入持续增长,占比不断提升,但由于乡村基础薄弱,财政投入离实现乡村振兴总体要求仍有距离,主要体现在增量不足、存量整合不足、以及投入效益不足三个方面。

  针对这些问题,文爱华建议,第一,加快顶层设计,构建完善财政支持的政策体系和体制机制。一是建立财政投入保障机制、完善支持政策体系和财政涉农资金使用管理机制等;二是明确各级财政对农业投资、农业补贴、精准扶贫、农村产业扶持的责任,推动城乡区域融合发展;三是推动财政支农支出的管理模式转型,明确牵头部门,充分运用科技力量,从源头上解决涉农投资条块分割、管理层级过多、透明度不够的问题。

  第二,整合财政投入,更好发挥财政投入的乘数和引导效应。发挥财政投入的乘数效应,增加乡村收入、扩大乡村内需,并发挥对社会资金投入的引导效应。与此同时,对财政投入情况及政策进行全面梳理,处理好常量、增量、变量政策的关系。

  第三,加大财政投入,更加积极有为,补齐“三农”领域短板。一是加大社会保障投入,建议农村基础养老保险发放金额与国家贫困线保持一致。二是加大基础设施建设投入,加强农村道路建设和养护、加强人居环境治理、加强医疗卫生建设。

  第四,加大产业支持,推动产业融合,奠定乡村振兴的基石。一是对第一产业进行价格损失保障补贴、风险保障补贴。二是对农村第二、三产业就近接收农民就业的企业,以市场价或者高于市场价采购农产品,进行补贴,促进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三是加大对农业龙头企业的扶持,特别是社会责任感强、与农户联系密切的龙头企业。

  “建议财政每年大约增加投入4600亿元,按2019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23.5万亿元计算,约占支出的1.95%。”文爱华表示,这也是在财政承受范围内的投入。

责任编辑:董方冉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