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一线CURRENT AFFAIRS
一线 / 正文
六叔的葡萄

  “六叔,县里又来扶贫了,待会有人给送大米白面来。”清晨的条子峪村,村长一边推开一户院门一边扯着嗓子喊,嗓音里透着农家人的雄厚底气。

  “大米白面够吃了,真要扶贫,就把咱们村到镇上的道路给修建好,你看看我那一大片葡萄,都快烂在地里了。”一个苍老又带点沙哑的声音从屋里传来。屋里住的是一位孤寡老人,但论起辈分来,村长见了他要叫一声六叔。

  “六叔,路我也想修,可是没有钱啊。镇长那办公室,门槛我都踏破了,可是真没钱。”村长看着六叔从屋里走出来,刚想上去扶一把,就被六叔一甩手推开了。

  “咱们村那破路,年年垫土也没用,一下雨就给冲得坑坑洼洼的,运出去的葡萄都颠烂了。要是路修好了,到时候还用别人来扶贫咱?咱扶贫别人去。”六叔一边说又一边看看葡萄架,葡萄紫甸甸的,已经快要熟透了。早些年六叔在外打工,建过桥,修过路,盖过楼,深切地体会过想致富先修路的道理。

  条子峪村坐落于河北秦皇岛市昌黎县的碣石山脚下,唯一通向镇里的土路,既凹凸不平又狭窄,赶上葡萄收获期又遇多雨季节,道路泥泞不堪,用手推车推一整车葡萄出去,能颠坏半车多。到了镇里人家一看半车坏的,根本不愿意买,等过了晌午拉回村里,另外好的半车也颠坏了。久而久之,村里产的葡萄还是自家吃的多,卖出去的少。

  “大爷,开开门啊,我给您送东西来了。”院外传来了声音。一个穿着白衬衫的小姑娘吃力地拎着一袋米、一袋面,挪进了院子。

  六叔赶忙迎上前对小姑娘说:“小姑娘,谢谢你啊,老惦记着我们。”一边说一边拿出一个小板凳让小姑娘坐下。六叔缓了一口气又说道:“对了,小姑娘,我问问你,你从县里来,县里卖葡萄多少钱一斤了?都是哪个村卖的?”

  “三块多一斤了,哪个村的我还真不知道。”

  “三块钱一斤,哎呀,我们村这葡萄要是能都运出去,一家不得多卖好几千块钱啊。”

  “六叔,你算那干啥,这不是没路吗,咋卖三块多一斤去,一块多有人买就不错了,人还得把坏的都挑出去。”村长站在院子里说道。

  “想致富先修路,老大爷,你放心,路会有的,葡萄也会运出去的。”小姑娘在一旁说道。

  “你个小姑娘就会说好听的哄人,那修路也得有钱啊,不知道得等到啥年头,政府才能给修条路。”

  “修路的钱,我有啊。不光修路,盖房子,污水处理,纯净水源的钱我都有。”小姑娘在旁笑眯眯地说道,“我是中国农业发展银行昌黎县支行的员工,这次来村里,不光是扶贫,也是和考察组一起来实地考察的。今年是国家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收官之年,也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收官之年,我们不但要让咱们村儿解决温饱和房子问题,还要在这里修路,还有修建污水处理站、纯净水源站;还有美丽乡村改造、电源接入、路灯、景观道,都要建起来,让咱们这儿的老百姓真真正正地富起来。到时候葡萄架搭满一条路,等葡萄熟了,一整条路都是葡萄,那该多好看呀。”

  一边说着,小姑娘又想起了什么,拉着村长往外就走:“对了,村长,还要等您带我们去村周围看看呢,哪里适合葡萄大规模种植,等以后路修通了,村里的葡萄能运出去了,葡萄越种越多,大伙才能真脱贫,我们才能做到真扶贫。”

  “你说的都是真的?那可太好了!你们农发行可真好啊,给我们村又盖房又修路的,以后我们村不得比镇里还好嘞?”村长笑得合不拢嘴。

  “村长,我们是国家政策性银行,响应国家政策,专门针对美丽乡村改造发放贷款。不光咱条子峪村,还有昌黎镇、两山乡、十里铺乡一共18个村庄,都要进行美丽乡村改造。到时候,咱们这些村庄可就大变样啦。”

  转眼间,半年过去。六叔没想到,他心心念念那么多年的路真的修到了家门口。

  随着农发行7092万元贷款陆续投放,昌黎葡萄沟风景区全面完工,葡萄沟小镇吸引了数不清的游客。六叔家也改造成了农家小院儿,没事儿的时候六叔就跟来自助摘葡萄和吃饭的游客们聊天儿,逢人就讲自家的葡萄有多好吃,路修好了以后拉到镇上有多好卖。

  如今,通过卖葡萄、农家乐、自助采摘等项目创收,条子峪村家家户户都实现了真脱贫,而农发行也做到了真扶贫。

责任编辑:杨致远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