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一线CURRENT AFFAIRS
一线 / 正文
“诗和远方 就在我的故乡”

  身在大山里的孩子,也拥有彩色的梦想。

  “我的梦想在大山里,充满了泥和土,也填满了诗和画。梦想像这大山的天空,蔚蓝而高远;梦想像这炽热的太阳,火烈又奔放。”降初,出生在四川省甘孜州丹巴县中路乡嘎仁依村的一个普通的嘉绒藏族家庭,由于天生对色彩的敏锐和对绘画的喜爱,16岁的降初考取了四川美术学院,成为了当地十里八村人眼中让人羡慕的孩子。

  波涛汹涌的大渡河,秀美幽深的高山峡谷,错落有致的藏寨古碉和数不清的丹巴美人都是降初取之不尽的创作源泉。学成回乡的降初用手中的画笔,蘸取天然的矿物质颜料尽情描绘着家乡的秀美风光。但在求学和与外界交流中,降初也发现,丹巴以外的人对嘉绒藏族了解不多,对嘉绒藏族的传统文化包括绘画更是知之甚少。如何让祖祖辈辈传下来的手艺不失传,让美丽的嘉绒传统绘画被更多的人所熟悉、所接纳,成了降初的一块心病。

  建设一座嘉绒藏族文化博物馆的念头应运而生。说干就干,从市场买回木料,到山上挖取片石,用传统藏寨的修建方式,从一砖一石开始,降初带领一群小伙伴修建起自己的博物馆,一点一滴修建自己的梦想。

  几经波折,小小的博物馆终于建成了,但由于地处高山,人流量极少,博物馆收入微乎其微,连基本的运转都成问题。

  “那时候别说盈利了,当时吃饭都成问题,我身上最少的时候只有几块钱。”解决吃饭问题,已成当务之急。把空余的房间拿出来开民宿,虽然是当初现实败给理想的折衷的办法,随着人流量的增加,却成了降初弘扬嘉绒藏族文化的“法宝”。

  从最开始的一两个房间,到后来的十来间,随着丹巴旅游产业的发展,降初的民宿也得到了更多人的关注。

  “丹巴的旅游业淡季旺季大相径庭。淡季生意惨淡,旺季持续时间也不长,为了维持博物馆的运营,我只能靠卖画来养博物馆,但这始终不是长久之计。”降初无奈地说。

  “打造一座网红民宿,以点带面,对当地旅游产业起到了带动作用。”2018年,丹巴县开始接受兴业银行成都分行的对口帮扶。

  兴业银行成都分行一方面捐资30万元,用于酒店升级改造;另一方面组织了多名具有影响力的互联网旅游博主、新媒体大V等前往民宿深度体验,在微博、微信、小红书、抖音、马蜂窝等社交平台发声引流超过660万人次,与近6万名网友进行了互动,为丹巴旅游插上了互联网的“翅膀”,吸引了来自四面八方的游客前来入住“打卡”。

  “通过这次活动,我们民宿的预定量较去年同期大幅增长,随着疫情缓和,周末还出现了多次满房,远远超出我们预期。在与客人交流的过程中,我们发现不少客户都是从网上了解到我们民宿的,互联网推广引流让我们获得了实实在在的经济效益。”降初向《金融时报》记者介绍道。

  随着兴业银行成都分行对罕额庄园餐厅改造完成并投入使用,餐厅接待能力从原来的30人扩大到100人,更为重要的是兼具现代功能和传统审美修建的餐厅,对其他民宿起到了引领示范和带头作用。

  罕额庄园名气越来越响,规模越来越大,生意越来越好,丹巴县通过保护生态和发展旅游,让丹巴美景引来世界目光。“当有人问我,这些从无到有的过程辛苦吗?我会说,很累。”降初说,所有的成功者都是大梦想家:在冬夜的火堆旁,在阴天的雨雾中,梦想着未来。有些人让梦想悄然绝灭,有些人则细心培育、维护,直到它安然度过困境,迎来光明和希望,而光明和希望总是降临在那些真心相信梦想一定会成真的人身上。扶贫,与其说是艰苦艰巨,不如说是一种实现梦想的浪漫情怀,丹巴乡亲们也因此过上了好日子,收入大幅增加,走出了一条富有丹巴特色的脱贫新路。“这里就是我的梦想和希望,诗和远方,就在我的故乡丹巴。”

责任编辑:杨致远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