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深度CURRENT AFFAIRS
深度 / 正文
二级资本债发行提速:银行业持续夯实资本提升服务实体经济能力

  进入6月后,多家银行将二级资本债的发行提上日程。

  近期,中国农业银行发布公告称,该行已收到《中国银保监会关于农业银行发行二级资本债券的批复》,获准在全国银行间债券市场公开发行不超过2000亿元人民币二级资本债。6月17日,农业银行再次发布公告表示,600亿元二级资本债已完成簿记发行。此前,建设银行也公告表明完成了600亿元二级资本债的发行定价工作。另外,多家城商行和农商行也都获准发行一定额度的二级资本债。

  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的专家表示,近年来,在人民银行的指导下,商业银行资本补充渠道不断拓宽,资本约束持续得到缓解。其中,二级资本债因其具备发行门槛相对较低且发行较为便利等优势,日益成为商业银行特别是中小商业银行青睐的融资渠道。而银行夯实资本,也是在夯实其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

  银行补充资本需求明显

  今年以来,商业银行对二级资本债的发行需求较为明显。国有大型商业银行方面,截至目前,六大行已全部完成一定额度的二级资本债发行,各家行的发行总额在300亿元到900亿元不等。

  “银行发行二级资本债补充资本,主要原因是要夯实自身资本实力。并且,资本更为充足,才可以更好地满足监管要求。”上海金融与发展实验室主任曾刚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2021年10月,我国系统重要性银行名单、《系统重要性银行附加监管规定(试行)》和《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总损失吸收能力管理办法》先后出炉,对入选名单的商业银行的资本充足率监管要求进行了细致规定。我国系统重要性银行资本管理能力要求的提升,带动了相关银行对补充资本的较强需求。

  并且,受访专家表示,今年以来,受超预期因素冲击,我国经济发展环境的复杂性、严峻性、不确定性上升。在稳住经济的一揽子政策措施密集出台后,银行业金融机构根据政策引导,持续提升信贷投放力度,助力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银行业金融机构对实体经济资金支持力度的加大,也加速了银行的资本消耗。

  银保监会公布的2022年一季度银行业主要监管指标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末,商业银行(不含外国银行分行)资本充足率为15.02%,较上季度末下降0.11个百分点。因此,相较以往,银行业金融机构有更为频繁的资本补充需求。

  事实上,资本充足是银行发展的“底气”,对风险防控和业务开展具有重要意义。也正因如此,中小银行在补充资本方面同样有较大需求。

  “当前,各类型银行资本水平整体处于合理区间,但部分中小银行还是存在补充资本的压力。”中国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宏观研究员周茂华表示。

  金融管理部门一直对中小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持鼓励态度,这让中小银行在二级资本债发行方面的探索颇为积极。

  服务实体经济能力进一步提升

  “目前,需要银行业金融机构加大对实体经济的信贷投放支持,以发行二级资本债等方式进行资本补充,能够帮助银行进一步增强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曾刚表示。

  专家认为,在稳住经济大盘的政策背景下,提升银行业金融机构对实体经济特别是小微企业的信贷服务能力是重要出发点。

  5月26日,人民银行印发《关于推动建立金融服务小微企业敢贷愿贷能贷会贷长效机制的通知》,提出要拓宽多元化信贷资金来源渠道,继续支持中小银行发行永续债、二级资本债。

  “通过发行二级资本债,夯实银行资本实力,有助于强化资本约束,增强银行经营稳健性,并且提升银行服务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等实体经济薄弱环节的力度。”周茂华向《金融时报》记者表示。

  以农业银行为例,该行本次二级资本债发行采取双品种模式,通过10+5年期品种锁定长期限资金来源,进而促进农业银行更好地服务基础设施等重大项目建设,助力稳定宏观经济大盘。

  值得肯定的是,在政策的引导和支持下,最近几个月,银行业金融机构持续不断地强化对实体经济的服务能力和力度。

  《金融时报》记者从交通银行了解到,年初以来,交通银行聚焦服务国家战略和实体经济重点领域,密切跟进国家最新稳经济政策部署,引导全行加强对制造业、绿色金融、基础设施建设、产业链供应链薄弱环节、乡村振兴、民生保障等重点领域的服务对接,加大信贷投放力度。截至5月末,交通银行人民币对公实质性贷款较年初增长9.23%。

  同时,交通银行还出台了一系列支持实体经济重点领域信贷投放的配套政策,对制造业、绿色信贷、专精特新、战略新兴、传统基建及新基建等对稳定经济大盘、促进实体发展至关重要的行业、领域的信贷投放给予利率优惠、流动性成本减免等资源倾斜。

  资本补充渠道需要持续拓宽

  目前,二级资本债是商业银行在资本补充方面较为常选的工具之一。

  “二级资本债的发行审批流程相对简便,对银行是否上市没有硬性规定;同时,二级资本债的发行利率相较于普通金融债券的收益率高,也一定程度上更受投资者青睐。”周茂华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然而,受访的业内专家也表示,二级资本债由于发行主体自身实力和市场地位不同,因此在债券发行的市场占比和规模上存在明显差异。“这一点上,大型银行具有明显优势,中小银行因为资质、市场接受度及投资活跃度等方面的原因,在运用二级资本债补充银行资本方面还不够充分。”曾刚表示,“未来需要进一步拓展中小银行通过发行二级资本债等进行资本补充的空间,为中小银行更好地发展创造条件。”

  由于目前二级资本债的发行门槛并不高,参与发行二级资本债的银行数量也较为丰富,因此,业内专家表示,下一步,需要重点考虑如何进一步增强二级资本债的流动性。并且,持续拓宽资本补充渠道,让更多的银行能够参与其中。

  “就当前情况来看,近期,国内银行面临的内外部环境较为复杂,在宽信用及防范潜在不良风险需要的推动下,预计后续银行补充资本的行为仍将较为活跃,且工具会更加多元化。”周茂华表示。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