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深度CURRENT AFFAIRS
深度 / 正文
扩大开放背景下:银行综合化经营机遇与挑战并存

  尽管未得到证实,但近期“计划向商业银行发放券商牌照”的消息还是引发了市场高度关注。业内人士普遍认为,银行综合化经营将进一步深化。事实上,综合化经营已经被我国银行业尤其是大中型银行积极实践,通过逐步拓展牌照布局,银行控股公司模式初步成型。不过,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非银行业务板块对银行集团的收入和利润贡献尚不明显,完全开放综合化经营的条件仍不成熟。

  综合化经营不仅是发达国家银行业的主流发展趋势,也是我国银行业提升竞争力、参与国际竞争的重要砝码。在我国积极应对疫情冲击、不断扩大对外开放的背景下,银行综合化经营应该如何把握机遇?又需要应对哪些挑战?

  综合化经营布局不断完善

  近年来,我国银行业的综合化经营表现出迅猛增长势头。“银行系金融平台纷纷抢抓机遇、转型发展,积极争取金融牌照,在综合化经营上的布局基本完成,基本覆盖了证券、保险、基金、租赁、金融投资、理财子公司资产管理等行业。” 中信建投杨荣团队表示。

  以综合化经营较为突出的工行和建行为例,工行在各个领域都已具备一定的规模,资产、利润均居行业前列,显示出银行在综合化经营上的独特优势,其综合化经营的重心在租赁和基金上。建行的综合化经营,无论是深度还是宽度都发展得较好,基本实现了全牌照经营,其综合化经营的重点放在转型发展上,依托金融科技深化协同发展,打造金融生态圈。

  随着银行拥有的牌照越来越多,各牌照之间的关系也出现了新的变化,大体上具有竞争关系与协同关系。“竞争关系主要指的是理财子公司与基金子公司产品的同质化竞争、通道业务以及银行渠道上的竞争。协同关系包括生态协同、业务协同与债转股子公司协同,助力综合化经营平台更快更好发展。” 杨荣团队认为。

  在对综合化经营的探索中,我国逐渐形成银行控股和金融控股两类国际上主流的经营模式。“前者金融创新和风险防范能力较强,但混业深度和综合化收益相对偏低。考虑到现阶段大中型商业银行在我国金融体系中的决定性地位,银行控股公司模式目前占据主流。” 光大证券首席银行业分析师王一峰表示。

  “银行系子公司的发展主要与银行母体内部管理机制相关。在开放混业后,随着时间的推移,银行业有望通过兼并收购、深化协同整合以及充分调动母行在渠道网点和资本实力方面的绝对优势,来重塑非银行业的市场格局。” 王一峰表示。

  为参与国际化竞争做准备

  “金融全球化时代,我国银行业与国外大型金融机构之间不再局限于单一业务的竞争,而是突出表现为以综合服务能力为基础的集团竞争。我国银行业混业经营的紧迫性部分来自于金融开放带来的国际竞争压力。” 王一峰表示,应该在金融双向开放正式实施之前,培育优秀金融机构补齐综合化经营牌照,探索符合我国国情的综合经营模式,不断提高我国银行业的综合实力和国际竞争力。

  今年以来,我国积极应对疫情挑战,持续扩大金融高水平双向开放。“4月1日起,我国取消证券公司和基金管理公司外资股比限制,目前已经有7家外资控股券商成立,未来还会有外商独资券商申请成立。在最新公布的2020年版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中,金融业对外资的所有股比限制全部取消。”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唐建伟表示。

  “在金融业全面对外开放的过程中,一方面,外资金融机构大多是综合经营的,放开机构准入后应该实行国民待遇,对内外资机构一视同仁,此时允许商业银行获取券商牌照也是顺应这种形势。另一方面,国内券商整体实力与外资券商相比差距较大,2018年中国境内全部130多家券商整体营业收入及受托管理资产规模仅与美国高盛集团一家公司相当,而中国大型商业银行按一级资本排名已经连续3年包揽全球银行前四名。因此,放开大型商业银行进入券商行业打造‘航母级’券商,也是在开放背景下提升中国金融机构市场竞争力的必要之举。”唐建伟进一步分析认为。

  不过,从海外经验来看,综合化经营并不是简单的模式选择,必须取得效率和安全的平衡,当前我国完全开放综合化经营条件仍不成熟。“首先,当前资本市场仍存在基础性建设薄弱、市场参与主体的约束机制和相互间的制衡机制不健全、市场运行缺乏有效的自我稳定和自我调节机制等问题。其次,当前我国金融行业仍然实行分业监管,目前的监管格局难以形成高效、一体化的金融市场混业监管体系,恐难以适应金融体系混业经营的全面放开。”中泰证券金融组负责人戴志锋认为。

  持续提升综合化经营能力

  在银行的综合化经营中,不同板块之间的协同和综合服务能力是关键。“银行各部门、子公司之间的目标客户多有重叠,因而控股集团往往可以通过增强前中后台协同,整合旗下客户、信贷、投行、同业及投资等多方面资源,打通项目、产品和销售三端,一站式满足对公客户的投融资需求,为零售客户提供多层次优质资产。不仅可以共享客户资源,节省重复获客所需花费的各项成本,还可以以客户需求为导向,交叉销售,提供一体化综合金融服务。” 王一峰表示。

  金融科技快速发展,在为银行综合化经营提供助力的同时,也要求银行不断构建和完善金融生态圈。王一峰认为,随着互联网金融生态的演进,客户的支付、理财等金融活动越来越脱离传统银行体系,减弱了银行与客户的物理接触,客户不再关注平台背后具体的服务提供方。这需要银行更好地融入更广泛的网络金融生态圈,自身积极拓展或与第三方公司合作打造一套完整的金融生态系统,通过全方位服务引导客户资金在金融集团内部循环。

  值得注意的是,综合化经营放大了金融脆弱性和风险传染性。“综合化经营使得金融机构之间的风险传染性增强,并加剧了监管难度。” 戴志锋表示,因此,需要搭建全面有效的监管框架,形成完善的风险控制体系来防患于未然。

  此外,还需要更多法律法规来帮助规范银行机构的综合化经营。“为了维持商业银行的稳健经营,需要建立和完善关于商业银行经营证券业务的监管规则体系,保障存款客户的利益。我们认为,混业经营时代,有必要出台中国版沃尔克法则,限制商业银行从事某些高风险业务。” 天风证券廖志明团队认为。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