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深度CURRENT AFFAIRS
深度 / 正文
“三极”开放步履坚定 银行业精准发力下好“先手棋”

  在饱受疫情影响、“逆全球化”迹象暗流涌动的特殊时期,我国以开放促改革促发展的决心始终未曾动摇、实践始终不曾停歇。今年以来,上海自贸区临港新片区、粤港澳大湾区、海南自贸港三个重要的对外开放前沿阵地陆续获得重磅政策支持,对外开放的大门进一步打开。

  作为扩大对外开放的金融生力军,银行业在上述重点区域先行先试,积极响应相关政策,助力重点区域金融开放创新跑出加速度。而随着后续政策的不断落地,银行业应当进一步研究、利用好政策,并根据不同区域的不同定位和建设思路,有的放矢地打造最佳的金融支持方案,继续推动我国高水平对外开放的探索。

  重点区域开放各有侧重

  作为扩大我国对外开放的“桥头堡”,今年尤其是5月以来,对外开放重点区域的政策支持持续升级。2月,《关于进一步加快推进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和金融支持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意见》发布,30条具体措施出台;5月,《全面推进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临港新片区金融开放与创新发展的若干措施》出台,推动落实下一阶段临港新片区金融业发展的50条措施。同在5月,《关于金融支持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意见》落地,为大湾区资本项目开放和金融业开放指明方向。而在本月,《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以下简称《方案》)公布,海南自贸区升级为自贸港,并将其确立为“我国开放型经济新高地”。

  “面临复杂的外部环境和变幻的金融市场,我国巩固并完善了上述三个开放高地的建设,形成开放的‘三极’之势。”兴业研究分析师郭嘉沂、张梦认为,作为开放的“三极”,其定位和侧重点各有不同。

  其中,临港新片区的发展重心是“金融要素平台建设”。“上海汇集了股票、债券、货币、外汇、票据、期货、保险、贵金属等全国性的金融要素市场,推动要素市场国际板块交易品种更加丰富、成交量更加活跃,提升在国际市场上的定价权是临港自贸区未来开放的重点。此外,‘成为亚太地区跨境资金流动和调配中心’也是临港发展的目标之一。” 郭嘉沂、张梦表示。

  大湾区的发展重心是“跨境投融资创新,稳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香港是资本项目双向开放的窗口,大湾区将充分利用两岸互联互通的经验和现有通道,成为国内资本账户可兑换的先行试验区。” 郭嘉沂、张梦表示,相比其他区域,该区在跨境投融资便利化方面展开了更大胆的创新。

  而海南自贸港的发展重心是“国际旅游消费中心”,虽然在外汇便利化管理、跨境证券投资等方面,其创新力度均不及上述两个区域,但该区在跨境融资方面的改革力度较大。

  《方案》提出,2035年前最终实现海南自贸港非金融企业外债项下完全可兑换。“这是首次明确资本项目开放内容的具体时间表。海南将率先落实金融业扩大开放政策,吸引金融机构进驻,丰富金融业态,打造国际结算中心,并建立国际能源、航运、产权、股权等交易场所。” 中国银行海南金融研究院资深研究员王方宏分析。

  银行业探索快速跟进

  6月15日,在国家外汇管理局广东省分局指导下,广发银行直联跨境金融区块链系统正式上线,标志着粤港澳大湾区内银行首次实现了跨境金融区块链服务平台直联。数据显示,跨境金融区块链服务平台在广东试点以来,截至6月10日,广东省(不含深圳)已有52家银行参与试点,服务企业524家,完成应收账款融资2779笔,放款金额合计77.82亿美元。

  这是银行业利用金融科技,进一步提升大湾区贸易投资便利化水平的真实写照。与此同时,各银行结合自身优势及区域特点,在对外开放的其他“两极”也动作频频。

  作为六大国有银行中唯一拥有离岸业务牌照的银行,6月16日,交行离岸金融业务中心正式入驻临港新片区。该中心总裁刘钢华表示,设立离岸公司有利于企业在海外上市、返程投资、开展国际贸易等。中心入驻后,将聚焦支持重点产业集群、新片区资金中心建设、跨境金融综合服务与客群培育壮大,有利于进一步强化离岸业务服务体系与临港新片区建设的融合。

  “我们将配套中长期项目融资、跨境供应链,重点支持区内高新技术产业、航运、电商等国际贸易企业;配套离在岸联动贸易融资与结算,重点支持境内高端装备、通讯、汽车等优质企业和新片区共同搭设对外贸易平台;配套全口径跨境融资,重点支持区内融资租赁、科创、跨国公司等;配套跨境发债、投资并购、银团、账户监管、财务顾问等,综合服务区内重点企业;同时,还将聚焦重点资金领域,推动新片区成为亚太地区跨境资金流动和调配中心。” 刘钢华透露。

  再把目光转向海南自贸港。近日,中行海南省分行成功落地海南首笔跨国集团公司 FT(自由贸易账户)全功能跨境双向人民币资金池业务,为跨国公司打通境内外子公司资金运用壁垒,实现跨境资金集中运营管理。

  “FT账户为搭建资金池提供了重要的基础条件。根据规定,不仅海南自贸港内成立的企业可以开立FT账户,在境外注册成立的法人都可以到海南自贸港开立结算账户。自FT账户体系上线以来,我们已为7000多家企业提供自由贸易账户开户服务,截至5月FT账户交易额超200亿元。”该分行有关负责人表示,伴随自贸港建设政策的实施,将不断改革创新先行先试,有序推进贸易投资自由便利化,为自贸港建设提供金融支持。

  支持方向力图精准

  在进一步为新片区、大湾区和自贸港提供支持时,银行业应该更加注重相关服务对区域的适配度,这就要求银行业要高度关注不同区域的政策走向,以便下好“先手棋”。

  对于三个区域未来可能颁布、落实或细化的政策,郭嘉沂、张梦预测,在新片区,可能出现的是扩容后的优质企业名录、取消FDI人民币资本金专用账户的政策实施细则、跨境贸易融资资产跨境转让实施细则、本外币一体化账户体系实施细则、本外币合一跨境资金池细则、建设国际金融资产交易平台的落实文件、FT账户的境外投资收益递延纳税等税制安排细则等;在大湾区,更高水平的贸易投资便利化试点实施细则、本外币一体化银行账户体系细则、跨境理财通实施细则、债券通南向通的实施细则、跨境资产转让业务细则、粤港澳大湾区国际商业银行的落实文件、广州期货交易所落实文件等或将落地;而在自贸港,有可能出台的则是央行和外汇局金融支持海南自贸港建设的政策文件、实施市场需求新形态的跨境投资管理实施细则、新的外债管理体制细则、简化税制的具体细则、金融账户体系细则等。

  与此同时,重点区域之间的联动也值得关注。在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何飞看来,大湾区和自贸港的相关金融政策在四方面存在相似性,为双方加强合作提供了抓手。“它们都将促进跨境资金流动自由便利作为金融支持政策的出发点,都将建立符合自身发展实际的账户体系,都将扩大金融业双向开放作为吸引金融机构落户的重要抓手,同时,也都将金融科技作为助力服务实体经济发展的尖端利器。”

  对于两个区域的金融联动创新,何飞建议,首先,二者都具备发展绿色金融、科创金融、金融租赁、跨境保险、供应链金融、跨境支付等特色金融业态的有利条件,未来可在特色金融生态圈培育、产业链和场景建设、标准和规则制定等方面加强联动。其次,可联合打造“区港金融创新试验田”,区港联动是自贸港建设方案中明确提出的发展要求,区港加强合作尤其是金融创新合作,有利于形成新的对外开放增长极,为亚太地区深化经贸合作注入新的活力。同时,可联合推动新型金融基础设施建设,在运用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等前沿技术上有所作为的同时,满足新时期扩大开放背景下促进金融市场互联互通的新需求。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