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深度CURRENT AFFAIRS
深度 / 正文
应对疫情及锋而试 银行业稳步推进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尽管新冠肺炎疫情突发带来了挑战,但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作为我国长期坚持的政策导向,是长远的,不会受到疫情影响。随着分区分级精准复工复产政策的进一步落地,我国的生产生活秩序正在加速重回正轨。对于银行业来说,如何在应对疫情中把握机遇,及锋而试,推进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当前需要重点考虑的问题。

  缓解民营和小微企业融资难题

  “缓解中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是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内容,也是人民银行一直以来的工作重点。”2月24日,人民银行副行长陈雨露在国新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

  “通过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来解决民营和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要建立一套普惠金融体系。”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说。而这一体系,需要政策性银行和商业银行的通力合作。

  2月25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政策性银行将增加3500亿元专项信贷额度,以优惠利率向民营、中小微企业发放。同时,国有大型银行上半年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余额同比增速要力争不低于30%。对此,温彬分析认为:“通过这次新提到的30%,我们可以看出,在支持民营和小微企业发展方面,国有大行扮演着重要角色。”他表示,国有大行要发挥头雁作用,利用其网点广、资金成本低的优势,加大支持力度。

  与此同时,中小银行可以充分发挥其决策半径短、机制灵活、服务更具专业化和特色化的优势,为有需要的民营企业和中小微企业提供更有针对性的金融服务。

  “特殊时期,银行应主动对接民生保障等重点领域优质中小企业的需求,建立专属服务机制,协助中小企业发展。”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武雯表示。

  在温彬看来,从政策性银行到国有大行,再到中小银行,将这些银行机构的力量汇集到一起形成合力,让政策共同向民营和小微企业倾斜,是解决融资难问题的关键。

  而解决融资贵问题,则需要进一步疏通和拓展融资渠道。“过去银行传统的风险管理模式,不太适合缺少担保和抵押的民营及小微企业,因此需要银行进行风险管理模式的创新,提高信用贷款的比例。”温彬说。

  此外,从监管的角度出发,新网银行首席研究员董希淼在受访时提出,金融监管部门可以通过调整不良贷款率等监管指标和“两增两控”考核要求,为银行业在疫情特殊时期服务中小微企业创造更好的条件。“应采取多方面措施,进一步降低银行资金成本,拓宽各类银行特别是中小银行的负债来源,增强银行业为受困企业提供优惠利率的主观能动性。”董希淼说。

  温彬则认为,降准和降息仍有空间,要尽快引导LPR利率下行,降低企业融资成本。

  防范和化解特殊时期金融风险

  新冠肺炎疫情使不少民营企业和中小微企业,特别是抗风险能力较弱的企业面临生存困境,进而使银行的资产质量承压。防范和化解因疫情而可能造成的金融风险,不仅是当前特殊时期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需要,更是银行业发展中的重要课题。

  对此,武雯认为,银行应重点关注特殊行业的信贷质量和疫情严重地区中小微企业的运营状况。通过有效评估自身存量客户的风险状况,来做好相应的风险预警机制。

  温彬则认为,银行需要转变经营理念。“一般来说,银行贷款呈现顺周期特征,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时,贷款也会收缩。而如果采用和宏观调控政策相一致的举措,进行逆周期的信贷投放,不仅有助于缓解企业的资金压力、帮助企业稳健经营,也会对银行自身的风险防范提供支撑。”

  温彬表示,银行对因受疫情影响而出现贷款逾期的企业采取展期、续贷、征信保护等措施,是行之有效的。但他同时认为,在特殊时期,银行对受困企业提供展期、续贷等金融服务,并不等于信贷标准的放松,否则不但会对银行自身的经营造成风险,也难以对实体经济提供有效、持续的支持。

  3月1日,银保监会联合人民银行、发展改革委等五部门,宣布对中小微企业贷款实施临时性延期还本付息,并明文规定这一政策强调精准支持,重点帮扶前期经营正常、受疫情影响遇到暂时困难、发展前景良好的中小微企业。

  值得一提的是,多位受访专家均表示,在特殊时期,银行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推进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需要监管部门的支持和引导。

  武雯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提到,监管机构需要进一步引导银行帮助民营和中小微企业纾困,并在适度的基础上对重点地区暂时放宽不良认定标准。

  温彬分析认为,监管部门要适当提高监管的容忍度,特别是涉及民营和小微企业的贷款不良率应适度放宽要求;对银行因开展展期、续贷等服务而导致的指标不达监管要求,应给予灵活的、阶段性的宽松期,来帮助银行业加大对实体经济,特别是对民营和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

  重塑银行发展体系和服务模式

  此次疫情在推动银行加速发展非接触式服务、广泛开展线上业务的同时,也加强了银行业和其他金融机构的紧密性。

  对此,武雯认为,未来,银行业线上化趋势及金融科技的应用会明显提速。而这也对银行进行数字化发展、提高全渠道客户体验提出了新挑战。

  “这也是发展契机。”温彬说。他认为,在这个过程中,银行业进一步加强了与其他金融科技企业包括第三方平台的合作。而正是由于银行与第三方平台的关系变得更为密切,使得银行可以更好地获客,通过对客户进行精准画像,做好客户的信用分级和打分工作。

  董希淼对《金融时报》记者表示,此次疫情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公众观念和行为,由此催生的非接触式服务需求,对银行业的经营理念、服务模式、风险管理等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也带来了发展机遇。未来,银行业应该践行“开放银行”理念,深化跨界合作,更好地融入多种场景。

  他还认为,作为政府部门,尤其是金融管理部门,应加强金融基础设施建设,适时修改完善监管规则和要求,为银行发展体系和服务模式的转变创造更好的制度环境,提供有力支持。

责任编辑:杨致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