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观点CURRENT AFFAIRS
观点 / 正文
年末银行“补血”忙 资本补充压力下银行需要进一步提升自身实力

  每年年末,都是银行“补血”最为频繁的时期。然而今年,银行格外的忙。

  11月以来,各家银行在配股,发行可转债、永续债、二级资本债等方面动作频频,银行资本补充需求强烈。

  “资本补充是为了实现银行的可持续发展,提高银行可持续发展的能力。”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说。

  银行资本补充需求持续增加

  11月12日,农业银行发布公告,称在银行间债券市场成功簿记发行400亿元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即“永续债”)。

  农业银行表示,这次永续债的成功发行,提升了农业银行一级资本充足率约0.23个百分点,为服务实体经济,支持乡村振兴,发展普惠小微、绿色金融、科技创新等重点领域,实现高质量发展提供了有力的资本支撑。

  “银行业资本补充变得迫切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要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曾刚表示,银行强化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就必须要夯实资本,进而提升风险资产规模。

  业内专家认为,监管的强化同样会带来对资本约束的增强。对此,曾刚表示,随着影子银行的清理和资管新规的实施,银行资产回表的压力增加,迫切需要资本补充。

  与此同时,今年以来,金融监管部门陆续推出了我国系统重要性银行的一系列监管规定,对19家入选系统重要性银行名单的银行提出了更高的资本充足要求。

  值得一提的是,曾刚表示,以工行、农行、中行、建行为代表的部分银行,还同时受到今年新出台的《银行保险机构恢复和处置计划实施暂行办法》和《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总损失吸收能力管理办法》的约束,这也是最近一段时间,大中型银行资本补充需求变大的一个原因。

  中小银行资本补充平稳推进

  往年,中小银行一直是资本补充领域的主角,今年也依旧如此。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中小银行资本补充平稳有序。曾刚在接受访时向《金融时报》记者表示,现阶段,利润留存是中小银行资本补充的主要渠道之一。

  “经营状况较好的中小银行,依靠自身利润留存,形成了可持续的发展机制。同时,这些银行也在积极拓展补充资本的公开渠道,例如,通过IPO上市,补充核心资本;发行永续债,补充非核心资本;发行二级资本债,补充二级资本。”曾刚说。

  除此之外,对于那些依靠自身能力已经无法完成市场化融资的中小银行来说,2020年5月,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办公室发布的《中小银行深化改革和补充资本工作方案》,让他们可以通过地方政府来发行二级资本债,从而进行资本补充。

  数据显示,截至今年9月末,已发行或将要发行的中小银行专项债规模达2100亿元,已经略高于原定的2000亿元规划。

  对此,业内专家表示,中小银行专项债主要针对城商行和农商行进行了资本金的注入,并且在注入的过程当中伴随着一些改革和合并,以提升这些中小银行中长期发展的能力。

  银行需提升自身能力实现可持续发展

  12月24日,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召开2021年第四季度例会,提出“支持银行补充资本”。业内专家结合当前形势预计,未来一段时间,银行仍会保持较大规模的融资。

  “从监管层面的角度出发,应该给更多符合条件、发展较好的银行,创造更多在金融市场上进行融资的机会,来帮助银行优化和丰富融资渠道。”曾刚表示,各家银行也应该在发行永续债、二级资本债等方面,进行更多积极的探索和尝试。

  但同时,也有专家提出,从银行长期发展的角度考量,银行依靠自身的积累来实现可持续发展,才是真正应该长期坚持的道路和方向。

  因此,首先需要银行提升自身效率。“尽可能保证在向实体经济让利、支持实体经济更好发展的同时,提高自身的经营效率,通过利润留存的方式实现内部的资本补充。”曾刚说。

  其次,银行需要提高资本的使用效率,通过优化业务结构,来降低资本损耗。曾刚表示,各银行金融机构可以通过发展轻资本业务来提升。“这样,既能很好地支持实体经济的融资需求,又能有效地形成资本的集约化发展,减少对资本的损耗。”曾刚说。因此,对未来的银行业来说,包括资管业务、财富管理、投资银行等轻资本业务,都是转型发展的重要方向。

  此外,银行仍旧需要积极拓展外部融资渠道。“通过更好的效益去提高银行的市值,特别是对于上市银行来说,要为自己的再融资创造更好的条件。”曾刚表示,其他未上市的、表现较为优秀的中小银行,也可以积极进行上市规划和布局。

  专家表示,归根结底,银行需要逐步调整经营理念,从原来的规模至上转向质量至上,提高资本的集约化发展水平。并且,在此基础上,提升银行自身的内部积累能力,积极探索业务转型,提高资本使用效率,拓展外部融资空间。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