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观点CURRENT AFFAIRS
观点 / 正文
中央银行需要对汇率实施有效管理

  中国作为当今世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人民币汇率已经成为全球重要的基础金融价格之一,人民币汇率政策也牵动着全球金融市场的神经。当前,中国正处在迈向人均国民生产总值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的重要阶段,汇率政策作为宏观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于维护宏观经济和金融稳定具有重要意义。

  第一,中央银行管理汇率与货币是否国际化、汇率是否自由浮动之间没有直接关系。

  2005年我国确立了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十几年来,我国汇率形成机制不断完善,但基本制度框架并未调整。伴随着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以及外部国际环境变化,我国汇率政策内涵及管理工具在探索中不断完善。当前,我国坚持市场在汇率形成中的决定作用,保持汇率弹性,积极发挥宏观经济和国际收支自动稳定器作用;同时,注重预期管理,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实现内部均衡和外部均衡的平衡,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发展。

  从全球视角看,各经济体管理汇率与货币是否国际化、汇率是否自由浮动之间并没有直接必然关系。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后,固定汇率制度逐渐退出历史舞台,主要经济体都开始转向实施浮动汇率制度或中间汇率制度,但浮动汇率并非等价于放任自流的汇率制度。即便是采取完全自由浮动汇率制度的发达经济体,也并非恪守“清洁浮动”,放任市场自由决定,有关货币当局为了避免汇率过度波动,都会或多或少地影响本国(地区)汇率水平。随着全球经贸一体化进程加快,主要经济体间的汇率政策协调也变得日益重要和频繁。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以及最大的新兴市场经济体,我国也加强了与主要经济体之间的货币政策协调,积极融入全球宏观治理体系之中。

  第二,央行管理汇率的主要目的是防止汇率过度波动,抑制过度投机、防范跨境资本流动异常波动,促进金融体系稳健运行。

  当前,企业主动管理汇率风险的意识和能力仍然不强,防范汇率超调、避免汇率波动对企业生产、经营造成不必要的干扰,就成为汇率管理的应有之义。此外,防范金融风险、维持金融体系稳定是政策制定者关注的焦点,金融市场过度投机、脱实向虚、跨境资金异常波动等情况等均在重点监控之列。

  现阶段我国汇率管理主要服务于国内国际双循环、促进高质量发展,汇率政策在中国经济迈向中高收入国家进程中也将发挥重要作用。以史为鉴,汇率管理应着力防范两个“陷阱”:一是应防范日本化道路。1985年广场协议签订后,日元大幅升值,对日本经济增长造成了冲击,导致货币政策被汇率掣肘,日本央行只能通过低利率政策缓解日元升值压力。但此举最终推高了日本国内资产价格,引发资产泡沫,导致经济长期低迷,陷入“失去的三十年”。二是应防范拉美化道路。拉美国家具有对经济高速发展的迫切愿望,多采取扩张性的宏观经济政策,汇率政策听任民粹摆布。由于金融市场不健全、产业结构不合理等原因,扩张性的财政货币政策往往演化为需求拉动型通胀,最终陷入“通胀—本币贬值—通胀加剧”的恶性循环,导致国际竞争力丧失和资本外逃,经济陷入长期衰退。中国能不能规避日本的泡沫化经济发展陷阱、拉美的中等收入陷阱,汇率稳定至关重要。

  第三,货币国际化程度很高的欧美经济体,有关当局也会适时管理汇率。

  美财政部和美联储历史上都曾长期通过口头干预、开展美元货币互换、运用汇率稳定基金等方式管理汇率。虽然美国也重视加强经济体之间的政策协调,但从实践来看,美联储货币政策决策主要还是依据国内经济情况。具体到美元汇率,基于自身经济及政治需要,美国政府可以适时切换强势或弱势美元政策,汇率政策一直是美国政府调控美国经济的核心工具之一。20世纪80年代,为了控制通胀和吸引国际资本流入,里根政府推行强势美元政策,通过紧缩货币政策,美元实际利率一直处于较高水平,由此大幅提振美元,美元指数从1980年9月的85飙升到1985年2月的164。2018年至2019年,在美元指数快速走高之际,为保持美国出口竞争力,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曾多次发声,影响美联储紧缩政策,打压美元汇率。

  无独有偶,欧央行也多次在欧元汇率出现大幅波动时通过口头发声管理汇率。2012年,市场曾对欧元区国家主权债务违约和欧元前景感到恐慌,时任欧央行行长德拉吉在演讲中表示:“欧央行将尽其所能维护欧元。相信我,这就足够了。”德拉吉捍卫欧元的言论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全球市场对欧元的信心,此后整个欧元区国债收益率均大幅下降。在2017年欧元对美元大幅上涨之际,因担忧欧元汇率过强抑制经济及通胀,德拉吉在利率决议中曾多次表达对欧元大幅升值的忧虑。由此可见,货币政策制定者通过口头方式与市场进行良性沟通,是各国央行普遍采取的汇率管理方式。

  综上所述,汇率政策是宏观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汇率制度选择需依托于各国国情,并无绝对优劣之分。当前阶段,我国汇率政策的核心目标是促进经济内外部平衡,为实现经济长期稳定增长创造良好的宏观环境。不论对于发达经济体,还是发展中经济体,在充分尊重市场力量的前提下,都不能百分百地依赖“有效市场假设”,中央银行需要在市场出现非理性预期和过度波动时对汇率实施有效且必要的管理。

  (作者单位:中国银行全球金融市场研究中心)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