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对话CURRENT AFFAIRS
对话 / 正文
我国金融体系总体稳健抵御风险能力强 受访专家认为疫情对金融市场影响是暂时的可控的

  周景彤、李佩珈:金融市场受冲击有限可控

  记者李岚 “人民银行等五部门联合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强化金融支持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是金融助力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的及时举措,有利于保障防疫重点地区、行业及企业的金融需求,也有利于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和促进金融市场平稳运行。” 2月4日,中国银行研究院资深经济学家周景彤、中国银行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李佩珈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认为,未来要更加注重形成金融支持的协同力度,助力金融市场平稳运行和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

  《金融时报》记者:当前疫情对我国经济金融可能带来怎样的潜在冲击?

  周景彤:我们判断,当前及未来一段时间,疫情对金融市场的负面冲击是暂时的和可控的。当前中国经济长期向好、高质量增长的基本面没有变化。随着疫情防控取得积极进展,投资者情绪将得到缓和。中国金融体系总体稳健,金融机构风险抵御能力较强,为我国应对潜在金融波动创造了条件。

  《金融时报》记者:人民银行等五部门联合发布了《通知》,对维护金融市场平稳有序运行将发挥怎样的作用?

  李佩珈:《通知》就加大货币信贷支持力度、合理调度金融资源、维护金融市场平稳有序运行等提出进一步工作要求,这是金融助力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的及时之举,有利于实现“五个提升”,助力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

  第一,有利于保障防疫重点企业、行业领域的金融需求,提高防疫相关重点行业和企业的信贷资金可获得性,提升金融对疫情防治工作的响应速度和支持力度。

  第二,有利于提升金融服务效率,多措并举降低企业融资成本。《通知》对降低疫情地区企业的贷款利息、直接融资服务手续费、债券发行及担保等各类融资费用提出了全面的解决方案。

  第三,有利于解决疫情地区企业和居民资金周转的实际困难,让企业和居民切实感受到金融服务的温度。

  第四,有利于保障金融市场的平稳运行,提升金融市场的理性预期水平。《通知》对保障流动性合充裕、加强金融基础设施服务保障、提高债券发行等服务效率、适当放宽资本市场相关业务办理时限等做了进一步安排,这有利于引导市场的理性预期,为金融市场的平稳运行创造条件。

  第五,有利于推动资管业务平稳转型,提升金融市场机构投资者比例。2020年底是资管新规过渡期的截止时点。《通知》明确,对存量规模大、在过渡期内确实有困难的个别机构,允许适当延长过渡期,这有利于解决资管业务在非标准化资产转为标准化资产过程中的现实困难,促进资管业务长期平稳转型。

  值得注意的是,《通知》还就进一步增加理财子公司数量,积极推进符合条件的外资金融机构参与设立理财子公司或合资设立外方控股的理财子公司等做了安排,这有利于引进国外资产管理的先进经验,壮大金融市场机构投资者队伍,为我国经济金融发展提供更多新增资金。

  管涛:人民币汇率波动是短期的临时性的

  见习记者王一彤 本次疫情对人民币汇率将产生哪些影响?应对疫情冲击,为稳定汇率,我们有哪些政策选项?针对上述问题,《金融时报》记者日前采访了武汉大学经济学博导、董辅礽讲座教授管涛。

  《金融时报》记者:疫情总体上对人民币汇率有什么影响?

  管涛:疫情对人民币汇率的影响主要是心理冲击。其实,在境内闭市期间,境外人民币汇率已经跌破7。所以,2月3日境内重新开市,境内人民币汇率也出现了补跌行情,但与境外差价迅速收敛,疫情对汇市造成的阶段性冲击已基本反映。2月4日,境内外人民币汇率则重新围绕7上下振荡。

  《金融时报》记者:从历史经验看,疫情结束后人民币汇率将怎么走?

  管涛:2003年抗击非典时期,非典疫情对国内外汇市场只是产生了临时性冲击,并未改变当时正在逐步积累的汇率升值预期和储备持续增加的大趋势。预计这次疫情对人民币汇率也将是短期的临时性冲击。随着疫情平复、影响消退,压力逐步减退,人民币汇率将重回双向振荡走势,由基本面决定人民币对外是振荡升值抑或贬值。

  《金融时报》记者:为应对疫情稳定汇率,我们有哪些政策选项?

  管涛:应对疫情对国内汇市造成的影响,关键还是坚持市场化的汇率形成机制,通过增加汇率弹性,更好地吸收内外部冲击,发挥汇率对经济内外均衡的“稳定器”作用。要在情景分析、压力测试的基础上,拟定应对预案,不断完善跨境资本流动的宏微观审慎管理框架,避免汇市顺周期过度波动。

  曾刚:金融市场需要更多政策呵护

  记者张末冬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表示,金融机构需要强化对疫情防控的金融支持,有针对性地开展金融创新,最大程度减缓疫情带来的冲击。

  《金融时报》记者:您如何评价目前金融机构在抗击疫情方面的工作?未来一段时间,针对疫情状况的变化,金融机构需要做哪些调整?

  曾刚:我们看到,目前金融机构强化了对疫情防控的金融支持,同时也有针对性地开展金融创新。后者在保险业进展较为迅速,有效分担了个人和企业的损失,充分发挥了保险的社会保障功能。

  在当前情况下,金融机构还要加大对小微企业和弱势主体的支持,适度加大对受疫情影响严重的企业和个人的支持力度,包括进一步降低融资成本,根据企业的实际情况合理安排续贷政策,增加信用贷款和中长期贷款,对暂时失去收入来源的个人进行适当的政策倾斜等。应该说,通过信贷政策的合理调整来降低疫情给企业和个人造成的损失,在支持民生保障和社会稳定的同时,也能为银行长期发展奠定更为良好的客户基础。为提高政策执行的精准性,金融机构有必要对受疫情影响较大的行业和个人进行前瞻的、系统的分析和研究,在确定白名单的基础上,制定可操作的业务方案。

  《金融时报》记者:短期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您觉得对金融行业而言存在哪些挑战,如何应对?

  曾刚:在加大对疫情防治工作支持力度的同时,金融行业自身也面临挑战,需要提前进行分析,并做好相应预案。

  疫情对实体经济的冲击,可能会形成一定信用风险,从过往经验来看,这种风险的暴露有一定滞后性。预计信用风险主要来自于企业停工和收入中断导致的个人违约率上升。银行应根据相关主体的实际情况,通过降低偿付成本、合理延后还款期限等安排,在降低受疫情影响企业和个人成本的同时,化解相关的信用风险。与此同时,银行应进一步夯实资本和拨备,提升风险抵御能力。

  中长期来看,需要关注疫情对金融机构经营产生的持续影响,尤其是经济受冲击较严重地区的中小银行。应对特定区域的中小银行进行全面评估,提前识别可能的风险,并作出相应的政策预案。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