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行业关注CURRENT AFFAIRS
行业关注 / 正文
信托公司在激烈竞争中拉开差距
61家信托公司转型实践分析

  61家信托公司已公布2021年业绩报告。在梳理已发年报时,《金融时报》记者发现,“转型”必被提及,而对于往什么方向转、如何转的问题,则有两种截然不同的呈现方式:其一,大而全,将监管所倡导的转型路径全盘罗列,这种看似全面的提法其实约等于啥也没说;其二,细而精,提出适合公司发展且经过实践的重点业务方向。由此可以看出,经过这几年的转型,一些信托公司还未找到契合公司资源禀赋及发展特点的转型路径,而另一些信托公司则已经在家族信托、TOF等转型业务领域蹚出了一条路子。

  由差异到差距

  差异化、特色化发展,一直是监管层所提倡的。一方面,是指信托公司应与其他金融机构不同,体现出独有的、不可替代的作用;另一方面,是指在行业内部,各家信托公司要挖掘具有自身优势特点的业务,或者根据监管要求,有差异地分类展业。2021年报显示,一些行动较早的信托公司,在寻求差异化方面取得了积极进展,逐渐拉开了与其他公司之间的差距。

  2021年,资产证券化、家族信托以及参与企业破产重整这三类资产服务信托业务都取得了一定进展。61家信托公司年报数据显示,在资产证券化业务方面,排名前六的信托公司发行规模均超过1000亿元,合计占比60%以上;在家族信托方面,平安信托、中信信托、外贸信托等公司已形成了一定业务规模,累计均超过500亿元;在参与企业破产重整信托方面,平安信托、国民信托都有新突破,且形成了自身的特色和优势。比如,2021年,平安信托协助平安集团参与方正集团重整,创新设立全国首单“破产重整中的他益财产权信托”,有效助力方正集团化解破产风险。平安信托2021年报显示,公司深化特色化建设,特色化团队培养成果显著。2021年,公司新增特资+区域、债务重组顾问等特色团队,目前累计认定19个特色团队。国民信托2021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成立破产重整、债务重组和企业纾困类信托63.54亿元。以破产重整信托业务为例,国民信托结合实际情况,以受托人身份为上海某大型国有企业管理人制定了有效平衡各方权利、充分保障包括自然人债权人在内的广大债权人利益的破产重整信托方案,该方案获债权人表决通过并经法院裁决生效后,使该企业破产重整工作迈出重要一步。

  从资金信托投向看,2021年,投向证券市场的占比大幅提升,在所有投向中的名次从2020年的第五位跃至第二位,成为仅次于工商企业的投向。综合61家信托公司年报数据,证券投资信托规模余额共增加1.41万亿元,平均每家公司增加231.86亿元,增速达54.14%。《金融时报》与中诚信托联合发布的“2021年度信托公司年报分析”显示,证券投资信托规模净增加的中位数仅为21.09亿元,远低于行业平均水平,且有51家信托公司证券投资信托规模净增长低于行业平均水平,可以看出领先公司呈现更快的发展态势,行业分化格局明显。数据显示,该指标排名前十的信托公司中,有5家公司全年新增超过1000亿元,其中,华润信托、外贸信托两家公司在证券投资信托领域长期保持领先地位,其他3家公司增长速度均超过100%,五矿信托的增长速度则达到326.47%。排名前十的其他信托公司中,交银信托、光大信托、国民信托、中信信托的增速显著。值得注意的是,证券投资信托余额净增前十集中度达96.58%,前十家信托公司几乎贡献了行业全部证券投资信托余额净增。

  如何服务实体

  从2021年信托公司年报中,可以看出信托公司服务实体经济的积极性和主动性。《金融时报》记者梳理发现,在贯彻落实国家政策方针的同时,各家信托公司在服务实体经济的规模、领域以及模式等方面都呈现出一定差异。

  第一,规模方面,头部信托公司在支持实体经济的体量方面也排在前列。比如,到报告期末,华能信托向实体经济领域的企业或项目投入资金余额5871 亿元,占该公司投融资存续规模的74.4%;平安信托累计投入实体经济规模近3500亿元。

  第二,领域方面,服务实体经济不应“眉毛胡子一把抓”,而应找准领域、精准施策。其中有两个特点,一是发力产业金融;二是聚焦区域经济发展。《金融时报》记者注意到,2021年信托公司年报中,约有6家公司提及产业金融概念,即结合股东的主责主业,深挖市场。比如,通过深化绿色信托和碳信托创新,服务绿色产融,助力绿色航空产业链供应链转型升级,中航信托为服务航空主责主业和满足市场需求找到了可持续均衡发展的新路径。中航信托推出“订单贷+应收账款流转”模式,通过供应链金融方式为航空工业体系内核心企业的各级供应商提供系统性融资支持。华润信托深化产融协同模式,与华润电力合作碳中和中期票据(ABN)项目,规模20亿元;与华润医疗合作供应链金融项目,规模2亿元,业务模式渐趋成熟;与华润置地开展股权融资共35亿元,开拓合作新模式;为15家集团内兄弟单位提供理财服务,累计认购规模逾65亿元。在聚焦区域经济发展方面,一些隶属地方的信托公司深入属地经济,有针对性地支持地方经济发展。粤财信托2021年报显示,截至2021年末,公司各部门服务广东地区实体经济项目规模为661.90亿元,占比50.32%;其中,投向粤港澳大湾区项目共计95个,规模453.74亿元。此外,山西信托、国通信托、财信信托等信托公司都提出服务地方经济的发展目标。

  第三,模式方面,有的信托公司加强自身能力建设,综合运用多种服务手段、创新多种服务模式,提升服务实体经济的质效。交银信托2021年报显示,公司落地了新能源补贴碳中和ABN、外资CCER碳资产服务信托(东亚电力)等绿色金融产品;参与发起成立绿色发展基金管理公司。

  压力各有不同

  在传统业务模式难以为继、创新业务尚需培育的转型时期,面对外部环境诸多因素影响,各家信托公司感受到不同程度的压力。

  有的信托公司在年报中表示,资管新规实施后,财富管理和资产管理行业竞争加剧,公司在客户渠道、资金渠道、资金成本等方面面临较大的竞争压力。还有一些排名靠后的信托公司坦言,展业面临很大压力和困难,转型压力大。

  华宝信托分析称,信托公司未来不但需要继续面对信托同业间的激烈竞争,而且还需要与银行理财、基金、券商等其他资管细分行业展开更加激烈的跨界竞争。信托公司应提高主动管理能力,利用跨市场配置、灵活的投融资机制及资产受托管理等法律功能,打造细分市场的核心竞争力,构建产品体系及综合服务体系,在这个跨界竞争和同业竞争并存的时代,拓宽足够的发展空间。此外,未来信托公司需要摆脱信贷文化以及刚兑思维,积极进行业务转型,并建立针对特定风险、特定产品特点的风控体系和风险管理工具。

  建信信托在年报中表示,信托公司尚全完全摒弃长期以来的单一化非标思维,与证券、基金等资管机构相比,在发展标品业务时面临专业能力、体制机制、人才结构等较大压力。

  江苏信托称,报告期内,公司加大业务创新力度,但在新业务所需的投研体系、风控体系、运营管理体系以及资产配置能力、个性化服务能力、金融科技能力等方面,距离一流金融机构仍有差距。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