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行业关注CURRENT AFFAIRS
行业关注 / 正文
保险金信托:信托公司回归本源业务的创新实践

  保险与信托的结合能够碰撞出什么样的火花?

  在高净值人群的财富传承与管理需求不断提高以及信托行业回归本源、加快转型等多重因素影响之下,当前越来越多的信托公司开始注重提升主动管理水平,积极探索实践“保险+信托”组合的保险金信托。保险金信托在保障老有所养、病有所医、死有所留、残有所靠等基础需求的同时,又保证了高净值群体对于自身资产长期、个性化、灵活的管理诉求,实现了风险隔离、定向分配的功能。

  简单来说,保险金信托就是以保险金或保险金受益权为信托财产,信托公司根据委托人的具体要求来管理与运用该信托财产,并按照与委托人的约定将信托财产及其收益向受益人进行分配的财富传承与管理工具。

  如何发挥信托与保险的制度优势,积极提高产品定制、资产配置、受托服务、风险管理等几个方面的能力,寻求更好的保险金信托产品与服务模式是摆在信托公司面前的问题。

  作为信托行业中长期发展的重要战略业务之一,当前已有不少信托公司落地了保险金信托业务,传承目的涵盖文化传承、家族传承等。

  2021年8月,交银信托就在非遗文化传承类的保险金信托方面实现了突破。据了解,交银信托联动交通银行总行私人银行部、交银人寿、交通银行无锡分行等部门和机构设立了首单非遗文化传承类保险金信托——“交银国信臻承系列匠心1号保险金信托”, 将“保单+家训+技艺”元素融合在信托架构中,保额规模近1200万元。

  8月份,中信信托与中信银行、中信保诚人寿协同落地了总保额达1.2亿元的保险金信托,为信托投保模式,信托财产由“保单+现金”组成。

  能够看到,信托公司的保险金信托普遍涉及保险公司、委托人、受益人等多方,从模式看,委托人以自有资金与信托公司建立信托关系后,信托公司根据双方协议购买保险,以信托资产及收益按时支付保费,防止投保人因逾期未缴纳保费等导致信托关系受到影响。受托人为保险合同受益人,可以对保险金进行管理与定向分配。

  从信托公司转型发展的角度看,监管层曾多次强调信托行业应明确受托人定位,对委托人勤勉尽责,加强主动管理能力,回归本源。

  西南财经大学信托与理财研究所所长翟立宏认为,凭借资产隔离和灵活性等信托制度优势,信托公司将成为财富管理业务的核心参与主体。然而,客户财富管理需求的复杂性和综合性,决定了财富管理业务具有相当高的专业门槛,当前信托公司在财富管理方面专业能力的不足将成为限制业务发展的主要桎梏。信托公司需真正树立以客户为中心的服务理念,基于客户全生命周期需求,不断创新服务工具,提升专业服务能力,满足客户多样化的财富管理需求。

  财富管理业务是信托公司回归本源的重要依托。为加强同业合作,响应监管要求,主动提升市场投研、客户分析、产品适配、动态管理等综合能力,布局保险金信托成为信托公司在财富管理领域的创新尝试。

  事实上,与家族信托、慈善信托等信托公司正在大力推进的其他业务相比,虽然保险金信托与家族信托都具有明显的家族财富传承目的,是信托业务转型的重要方向,但其在信托财产构成与设立门槛等方面存在差别。

  中诚信托分析认为,保险金信托相关当事人的设置除了满足信托相关的法律及监管要求,还需要受到保险法以及保险合同的限制。针对信托财产的管理运用也不同于其他信托产品,包括但不限于信托资金投资运用、账户管理、运营维护、清算分配及提供或出具必要文件以配合委托人管理信托财产等事务,这对受托人的长期稳定经营管理能力也提出了较高要求。此外,目前市面上普遍用于设立保险金信托的险种是终身寿险和大额年金险,以不同的保险金请求权设立信托,信托财产的价值及确定也需要视险种不同而定。

  从服务高净值人群的角度看,信托公司开展保险金信托也是为了满足特定财富群体的实际需要。相对传统的信托模式,虽然信托公司能够通过其资产管理能力为信托资产保值增值,但仍然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与保险组合后的保险金信托,其保险的收益相对稳定可期,更贴合高净值人群多元化的财富分配意愿与财富增值预期。

  从2014年首单保险金信托落地至今,经过7年的经验积累,保险金信托在业内取得了长足进步。 如今在财富管理领域,保险金信托受到越来越多信托公司的重视,参与保险金信托的信托机构也意识到了其巨大的市场空间和战略价值。有研究机构预测,随着中国高净值人群人数和财富传承需求快速增加,市场主体的参与热情不断高涨,预计未来几年保险金信托业务将迎来一波发展高峰。

  对于信托公司而言,开展保险金信托不仅能够从保险相关服务中获益,同时还能够全面、深度了解客户需求,与其建立长期、互信的信托关系,提升客户黏性,为后续提供信托服务夯实基础。

  但也有业内人士提醒称,保险金信托虽大有可为,但考虑到现行保险金信托的法律关系以及国内普遍采用的“寿险+信托” 的基础架构,其可持续发展的前提是明晰的立法基础、严格的监管政策指导、有效的投资者教育与保护以及信托公司足够的专业化管理能力。信托行业须提高产品定制化能力、资产配置能力、受托服务能力、风险管理能力等,进一步明确保险金信托业务规则和标准,梳理保险金信托涉及的业务环节,排除操作上的漏洞与风险。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