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行业关注CURRENT AFFAIRS
行业关注 / 正文
慈善信托2020:精准助力疫情防控 信托服务更有“温度”

  2020年初,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给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带来了诸多挑战。作为信托公司近年来参与公益活动、践行社会责任的重要平台,慈善信托所发挥的公益价值和社会价值凸显,其服务实体经济、服务慈善事业的本质特征得到充分体现。

  就信托公司而言,结合脱贫攻坚、服务“三农”、生态保护等国家重要战略,作为回归信托本源、满足持续收紧的监管政策要求、谋求业务高质量转型的突破口,慈善信托已经成为各家公司重点布局的业务板块,2020年是遍地开花且充满突破的一年。信托公司与慈善组织、信托公司之间在慈善信托领域达成深度合作,协同发力、疏通堵点,充分激发慈善信托在服务特殊群体中的价值,积极进行多样化的探索与实践。

  精准发力 备案项目逐年增加

  根据中国慈善联合会慈善信托委员会的统计,截至2020年10月15日,我国已设立慈善信托465单,总规模达32.42亿元,所涉及的公益慈善领域涵盖了抗疫、扶贫、助学、环保、防灾、乡村振兴、人文等。

  据统计,2020年以来,仅与疫情防控直接相关的慈善信托数量就达到90个,总规模约为1.38亿元,多集中于上半年发行。这其中,最为特殊的一单是于2月2日备案的“中国信托业抗击新型肺炎慈善信托”,由中国信托业协会发起倡议,由国通信托担任受托人,由中信、中诚、平安等61家信托公司共同发起成立,信托财产总规模高达3090万元,专项用于疫情防控与救助,以及疫情结束后的公共卫生、应急救助、医疗科研、健康教育等。

  从2020年慈善信托总体备案情况来看,随着疫情防控形势常态化、生产生活恢复正常秩序,2020年下半年,慈善信托项目的备案有明显提速,且多为与脱贫攻坚相关的精准扶贫、助学助困项目。例如,五矿信托密集发行的6单精准扶贫慈善信托项目——“五矿信托—三江源精准扶贫慈善信托”15号至20号,财产总规模达到837万元,资金投向甘肃省西和县、临洮县,贵州省六枝特区、沿河土家族自治县以及云南省彝良县的教育扶贫、基础设施建设、就业扶贫、产业扶贫等精准扶贫开发项目。

  先行先试 发挥信托制度优势

  不仅是项目数量逐年上升,2020年,不少信托公司在慈善信托领域也实现了新的突破。2020年3月,紫金信托成立了首单境外委托人慈善信托。由中航信托作为受托人的国内首个以乡村振兴为专项信托目的的慈善信托“蒙顶山合作社发展慈善信托”2020年11月启动;同月,陆家嘴信托成立了首单艺术文化类慈善信托“弘远6号艺术文化慈善信托”,中铁信托也在同月成立了首个用于支持高校研究生或博士生开展学术研究的“致远”系列慈善信托。

  慈善信托在数量规模以及公益领域均有提升与拓展的同时,委托人、受托机构、受托结构、项目期限、项目模式也趋于多样灵活,参与主体也更加广泛。2020年,有利于传承慈善理念、有助于提升信托公司业务协同价值的特色化、品牌化、系列化的慈善项目越来越多,模式也更加成熟,如光大兴陇信托的“光信善”系列、上海国际信托的“上善”系列、长安国际信托的“长安慈”系列。

  从类型上看,信托公司开展慈善信托仍主要以资金货币型为主,但因信托财产范围的多元化,股权、艺术品等非货币类慈善信托近年来也均有少数项目落地。

  慈善信托的快速发展,与相关政策的出台密不可分。除《慈善法》与《慈善信托管理办法》两大引领性法规外,各省市也陆续出台了地方性的慈善信托管理细则。2020年11月,广州率先出台了慈善信托评估指引及指标体系,对慈善信托的规范管理、慈善目的的实现、慈善信托的运用效益和综合评价四大部分进行细化评估,持续引导慈善信托规范发展。

  完善政策 赋予发展新动能

  蓬勃发展的背后,慈善信托的税收问题一直备受争议。有业内专家直言,慈善信托税收缺乏相关规定,导致“伪创新”频现,已经成为制约慈善信托健康发展的重要因素之一。

  资管研究员袁吉伟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虽然《慈善法》以及《慈善信托管理办法》都对慈善信托享受税收优惠政策进行了明确,但是在实践中并没有得到充分落实,导致慈善信托难以享受到与慈善组织相同的待遇,在积极推动慈善事业方面存在政策短板。他建议,可以参考海外慈善信托发展经验,加快落实慈善信托的税收优惠政策。

  未来,税收政策的完善将对慈善信托的可持续发展提供更多助力,而信托公司也将积极探索信托财产在慈善信托领域更广泛、更多样化的运用。

  中国慈善联合会慈善信托委员会主任委员蔡概还撰文表示,今后,小额财产做慈善可能会更多选择捐赠方式,大额财产做慈善可能会优先选择信托方式,特别是家族信托与慈善信托相结合,以同时实现私益和公益目的,或将成为今后财富传承的主流和趋势。

  袁吉伟认为,2021年需要总结慈善信托发展历程,赋予慈善信托新发展动能。一是慈善信托监管制度有可能结合实践进行修订,诸如落实税收优惠政策,慈善信托监管举措应与慈善组织监管相互借鉴和统一,更好地完善慈善信托制度环境;二是慈善信托创新发展,尤其是在信托财产多样性、信托模式等方面有进一步突破;三是慈善信托文化普及,结合信托行业文化建设,让更多社会资金参与到慈善信托和慈善事业中去;四是慈善信托的高质量发展,不论是信托公司还是慈善信托都需要进一步明确慈善信托与慈善组织的比较优势,实现慈善信托的特色化发展。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