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行业关注CURRENT AFFAIRS
行业关注 / 正文
资产证券化2020:信托公司项目规模占比过半

  兼具标准化与服务信托特征的资产证券化业务正成为信托公司转型发力的重点。Wind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1月,共有36家信托公司参与资产证券化业务。综合信贷CLO(贷款抵押债券)、企业ABS(资产支持证券)和ABN(资产支持票据)的发行数据来看,2020年以来,资产证券化产品发行总规模超过2万亿元。其中,信托公司参与的项目规模约为10296.76亿元,占总规模的51.36%,占据半壁江山。

  资产证券化2020年发展情况如何?展业过程中遇到哪些新问题?《金融时报》记者就此采访了部分信托公司。

  四个案例

  华润信托:2020年,从发行规模上看,截至12月22日,华润信托信贷ABS发行规模852亿元,企业ABN发行规模364亿元。从业务创新上看,华润信托受托发行了市场上首单兼具疫情防控及精准扶贫概念的ABN产品、受托发行全国首批试点资产支持商业票据、发行首单中小民营科技企业专项知识产权ABN等。同时,作为首批获得非金融企业债券融资工具承销资格和受托管理人资格的信托公司之一,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华润信托共参与承销债券405只,规模总计256亿元。

  重庆信托:深度参与资产证券化全链条业务,参与发行的资产证券化项目涵盖银行间市场、上交所、深交所、银行业信贷资产登记流转中心等平台,担任的角色涉及资产服务机构、受托人及发行载体管理机构,规模约500亿元,从规模占比看,资产证券化业务规模占公司信托总规模接近20%。参与发行全国首单培育型商业物业ABS、全国首单绿色认证商业物业ABS以及西南地区首单微小企业贷款ABS等。

  交银信托:2020年,共发行28单资产支持证券,发行规模达430.55亿元。在信贷资产证券化领域发行12单,发行规模261.89亿元,基础资产涉及汽车贷款、不良贷款、企业贷款、个人住房抵押贷款以及消费贷款,其中,交银国际信托作为受托机构,协同交通银行完成首批不良资产支持证券注册额度申请,并成功发行3单不良资产证券化项目。在非金融企业ABN领域发行16单,发行规模168.66亿元,基础资产涉及租赁债权、应收债权、保理资产等。

  平安信托:2020年公司明确了证券化业务三步走策略,即证券化受托、证券化投资、证券化投行。受托业务方面,2020年落地的杭州优行科技有限公司2020年度第一期绿色定向ABN信托是国内首批“疫情防控债”证券化项目,项目募集资金用于专项支持武汉等疫情严重地区的疫情防控工作。证券化投资方面,着手搭建证券化Pre-ABS孵化基金和ABS投资基金,发展向ABS价值链上下游延伸的资产孵化及投资业务。

  特点凸显

  从上述案例可见,企业资产证券化业务成为信托公司的业务重点。从相关统计数据来看,新发行ABN和企业ABS规模实现更快增长。根据Wind数据统计,截至2020年12月14日,去年新发行信贷CLO、ABN、企业ABS规模分别为7844.69亿元、4501.53亿元和14421.29亿元,新发行信贷CLO规模较2019年全年减少18.58%,但新发行ABN、企业ABS规模较2019年全年分别增长55.67%和29.95%,预计2020年全年增速也较为乐观。

  此外,信托公司开展资产证券化的布局及业务逻辑正发生转变,主要特点是从原有通道角色向主动管理转型,向资产证券化业务链上下游延伸。

  “公司多年来坚守以主动管理为核心竞争力的战略部署,在资产证券化领域业务拓展方面,不以规模化为主要目标,而是着重挖掘精品化资产证券化产品,精准服务战略客户。”重庆信托ABS负责人告诉《金融时报》记者,一方面,从资产端寻找“创新型、可持续性、主体极优”的市场项目;另一方面,从资金端结合公司多年积累的同业资源,为所承办的ABS发行项目提供承销或者分销服务,精准把握各家机构业务需求,力求多维度为客户服务助力,提供全方位的金融服务。

  据了解,在开展资产证券化业务时,很多信托公司都表示该业务为“纯通道”“费率低”。如何避免在资产证券化业务中完全沦为通道角色,体现信托公司的价值?平安信托ABS及债券承做部高级董事总经理白洋表示,为了摆脱自身通道化和同质化的角色,信托公司应在积累资产证券化经验的基础上,夯实资产证券化核心技术,并在资产筛选、现金流测算、产品结构设计等环节深入参与,提高自身主动管理能力。重庆信托ABS负责人表示,公司在产品销售、产品投资和产品设计等方面进行了尝试。

  中诚信托战略研究部分析认为,业务联动价值日益凸显,信托公司应进一步深挖资产证券化业务发行、承销、投资等环节的联动价值,打通资产证券化业务链条中的资管环节和投行环节。从实际运作来看,投资环节的开展极大地助力了承销规模的增长,承销环节的加入则有效提升了资产证券化业务的整体业绩贡献。

  挑战犹存

  信托公司当前面临相对困难的市场环境,传统融资类业务监管趋严,权益类投资业务和创新类业务短期内也无法成为新的业务支柱。

  就资产证券化而言,信托业内外部竞争已经十分激烈,市场集中度处于高位,龙头机构的优势不断加强。

  “越来越多的信托公司开始重视资产证券化业务,市场竞争激烈,部分信托公司采取价格战策略,受托报酬从最开始的千分之几到目前千分之一都很难维持,大部分处于万分之几的水平,与传统融资类信托业务报酬水平差距较大。”一位业内人士告诉《金融时报》记者。

  中诚信托战略研究部认为,2020年,资产证券化的参与机构数量未能延续高速增长趋势,各类资产证券化业务发行主体参与机构数量基本与2019年持平或有所减少;从新发行规模来看,市场集中度进一步提高。龙头之外的信托公司要实现在资产证券化业务领域的突破,应找准自身定位,至少在资金资源、项目资源、业务效率、附加价值等一个和多个方面取得竞争优势。

  针对公司在开展资产证券化业务时面临的挑战,重庆信托ABS负责人表示,承销资格一直是重庆信托的痛点,目前公司正在积极同监管部门进行沟通,争取尽快申请到银行间债券承销资格。平安信托也表示希望放开银行间市场债券承销业务资格及交易所ABS管理人资格,以让信托公司更加深入地参与一级发行市场。

  据了解,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批复了12家信托公司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承销资格,具备该资质后,信托公司可以进一步参与非标转标定向资产支持票据发行,申请交易所资产证券化管理人资格,申请银行间市场债券受托管理机构资格等,这三项业务都是信托公司业务转型的新机遇,对信托公司深度参与标准化业务至关重要。

  还有业内人士提醒,信托借助ABS业务实现非标转标的过程中,也存在难点和风险点,如资产池的质量把控、资产证券化产品潜在的违约风险以及部分业务存在规避融资类规模监管、通道业务和风险资产出表的可能性等。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