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行业关注CURRENT AFFAIRS
行业关注 / 正文

严监管主基调不变

信托业监管将更加精准规范透明

  罚单,在严监管背景下或已司空见惯。前不久,中建投信托收到一单45万元的罚单,原因是未按监管规定及时进行信息披露、推介信托计划时存在对公司过去的经营业绩进行夸大介绍的情况。从这一罚单来看,与“治乱象,促合规”的监管主题相当契合。

  从2018年资管新规颁布、2019年对房地产信托的额度管控到2020年对融资类信托业务的窗口指导,市场对“强监管”的判断和认知不断清晰。

  严监管主基调不变

  “与往年相比,更大范围的行政罚单也似乎表明监管力度处于不断加码的过程中。”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金融风险与金融监管研究室副研究员袁增霆说。

  袁增霆分析认为,2019年是信托业进入严监管周期的第二年。严监管的主基调没有改变,但节奏发生了变化,这种节奏变化受到宏观经济与金融形势的变化影响。近两年的信托业监管实践表明,治理风险和合规问题可能是一个复杂艰巨且漫长的过程。具体到信托业务领域,今后仍将严控银信通道类业务,防止违规资金进入房地产、地方政府以及产业政策限制的融资领域。监管精神将更加重视精准有效地防范化解风险问题,同时监管政策也可能更加规范透明。

  回顾近两年相关监管部门的做法,对信托严监管态势依旧,而且内涵更为丰富。在2018年12月举办的中国信托业年会上,银保监会信托部相关负责人的表述有几个关键词,即“治乱象、去嵌套、防风险,打好攻坚战”;2019年5月,银保监会发布《关于开展“巩固治乱象成果促进合规建设”工作的通知》,宣布开展“巩固治乱象成果 促进合规建设”工作,这意味着当年信托业严监管的主基调不变;2019年末召开的中国信托业年会,以“弘扬信托文化,强化合规建设”为主题,表明监管要求依然严格,只是更强调从根本上、从更深层次转变发展方式,实现行业稳健发展。

  治乱象与合规展业并重

  在袁增霆看来,近两年来,信托业监管的主基调是严监管,防风险是其目的。从银保监会的监管实践来看,“治乱象,促合规”是更加具体的行动主题。它在2018年监管实践中表现为以资管新规及诸多部门细则为准绳,统一治乱象。在2019年的监管实践中,它的含义又侧重于巩固治乱象成果,促进合规建设。

  在从严监管的同时,各项政策鼓励信托机构发展家族信托、资产证券化等服务信托类业务以及股权信托、证券投资信托等投资类信托业务,旨在通过各项措施,疏堵结合、有扶有控地引导信托机构回归本源。

  2020年二季度,《信托公司资金信托管理暂行办法 (征求意见稿) 》 发布,受此影响,信托公司加大力度开拓标准化集合信托产品。今年二季度,标准化集合信托成立个数和参与家数均较去年同期大幅度提升。中国信登披露的数据显示,债券投资市场的情况尤其明显,同比增长346%,集合产品发行量从去年上半年的197个增加到879个。

  云南信托研究发展部总经理王和俊分析认为,标品类业务新增占比较大,并且以行业内较高的速度在增加,反映出在融资类业务规模要求压缩以及一系列监管措施之后,信托公司积极发展标准化市场业务,争取通过扩大标准化业务规模获得展业方面的优势。

  袁增霆表示,2020年1月初,银保监会发布《关于推动银行业和保险业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该意见适用于指导信托业高质量发展,要求信托业回归“受人之托、代人理财”的本源或职能定位,同时还提到了一些有可能成为特色优势的本源业务,如服务信托、财富管理信托以及慈善信托等。对于信托业监管而言,部分工作要点继续保持,如严控银信通道类业务,防止资金违规进入房地产、地方政府融资等领域。

  未来监管更精准透明

  业内人士预计,受宏观形势影响,未来严监管仍将持续下去,执行口径也仍可能动态调整。

  袁增霆认为,接下来严监管的主基调上还会附加两种风格,一种是在监管工作重点和处理方法上更加“精准”,即在治理风险或合规问题时更加有针对性,且侧重于精准有效;另一种风格可能是监管方式上将更加规范透明。

  “2020年1月,银保监会为提高依法行政水平发布了2020年第1号令——《中国银保监会规范性文件管理办法》。随着该办法从2020年3月起实施,过去仅在监管体系内部传达的监管政策文件可能将大幅减少。随着信托业治乱象和促合规工作不断取得成效,窗口指导的频次在正常情况下也会减少。取而代之的是更多公开的规范性文件。这有助于提高信托业监管的规范化水平,促进形成更加有效且稳定的监管环境。而且,通过规范性文件传达监管政策将有助于基于规则导向的预期形成,从而更加有利于信托业的规范化与平稳经营。”袁增霆说。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