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行业关注CURRENT AFFAIRS
行业关注 / 正文
信托公司风险管控成效几何

  在去通道、治乱象、防风险的大背景下,监管部门排查与处罚的力度持续加大,信托业各类风险加速暴露,风险项目规模增加,资产不良率上升,信托公司的风险管控能力面临巨大考验。

  疫情也给信托行业带来了新的挑战。正如交银信托在其2019年度报告中所述,新冠肺炎疫情的发生,对企业复工复产造成较大冲击。信用风险、市场风险和流动性风险交织叠加,对信托公司风险管控提出了更高要求。

  2019年信托公司在风险管控方面作出了哪些努力?成效如何?

  加大排查力度 风险总体可控

  虽然信托公司的固有资产和信托资产相互隔离,但固有资产的不良率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信托公司的风险负担程度,资产经营的好坏也反映了信托公司资金运用能力的高低。

  《金融时报》记者综合了63家明确披露了固有资产不良率指标的信托公司数据,其中,有5家信托公司固有资产不良率超过了20%,其中,安信信托、华宸信托、中粮信托该项指标较高,分别达到了82.40%、39.26%和35.48%;有8家信托公司在10%至20%之间;另有29家信托公司在0%至10%之间。值得关注的是,有21家信托公司该项指标为零。

  从不良资产规模看,共11家信托公司的不良资产规模超过了10亿元,另有10家信托公司的不良资产规模不到1亿元。

  就2019年信托业风险资产规模和风险项目的变动情况看,据中国信托业协会的数据,截至2019年四季度末,信托行业风险资产规模为5770.47亿元,同比增长159.71%。信托业风险项目数量为1547个,同比增加了675个。

  尽管少数信托公司不良资产出现较快增长,信托行业风险面临持续上升的压力,但全行业风险水平仍总体可控。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主任曾刚在早前《2019年第四季度信托业发展评析》中分析指出,2019年,信托业风险项目和风险资产规模显著增加最主要的原因,是监管部门加大了风险排查的力度和频率,之前被隐匿的风险得到了更充分的暴露,并不意味着增量风险的加速上升。随着风险的充分暴露,预计信托风险资产规模变化将趋于平稳,行业整体风险也将逐步从发散进入收敛状态。在风险暴露充分的背景下,存量风险化解将成为信托行业的一项重要任务,从信托行业自身的风险抵御能力来看,行业风险仍在可承受范围。

  资本抵御风险 确保长期发展

  可以看到,2019年,在信托行业风险资产快速上升的同时,实收资本、信托赔偿准备金以及未分配利润等指标也保持着稳定增长,以进一步提升应对和化解风险的能力。

  据中国信托业协会的统计,截至2019年四季度末,68家信托公司所有者权益规模达到了6316.27亿元,同比增长9.86%。其中,实收资本为2842.4亿元,占所有者权益比重为45%;未分配利润为1819.13亿元,同比增长11.53%,占所有者权益比重为28.8%;信托赔偿准备金为291.24亿元,同比上升了11.71%,占所有者权益比重为4.61%。

  从单个信托公司的数据看,2019年末,不良率为1.71%的长安信托所有者权益规模达到了74.67亿元,同比增长14.76%;一般风险准备为1.58亿元,同比增长2.65%;未分配利润规模为26.27亿元,同比增长14.54%。不良率为14.49%的中泰信托所有者权益规模为45.53亿元,同比增长4.63%;信托赔偿准备金为1.03亿元,未发生变动;未分配利润33.42亿元,同比增长3.87%。

  那么不良率较高的信托公司是否提高并保持了充足的资本金?

  从中粮信托、华宸信托两家公司的相关数据看,中粮信托所有者权益规模为43.81亿元,同比增长了2.97%,其中实收资本仍为23亿元,未发生变动,未分配利润为8.91亿元,同比下降了5.77%。华宸信托所有者权益规模为10.69亿元,同比增长了7.88%,其中实收资本为8亿元,没有变化,未分配利润出现明显下降,由负4449.23万元降为负1.05亿元,能够看出公司的亏损较为严重。

  对于金融机构而言,抵御化解风险、确保自身长期稳定发展需要充足的拨备和资本金。具有较高不良率的信托公司在今年需要夯实资本基础,更加重视对于信用风险的管理。

  积极主动作为 方能防微杜渐

  风险防范和控制贯穿经营始终,信托公司不能仅是“事后补救”,更需要主动作为、防微杜渐,重视“事前防范”和“事中控制”。通过梳理20多家不良率为零的信托公司年报信息能够发现,各家公司非常注重完善各项规章制度、优化管控流程,针对信用风险、市场风险、操作风险、道德风险、政策风险、法律风险、声誉风险等提出并强化相关的风险管理举措。

  如杭州工商信托强化公司的风险管理体系建设,加强制度建设,提高制度执行力,通过风险排查、定期检查等方式,落实项目后期管理以及各项风险控制措施。再如粤财信托建立了适合公司的压力测试方法、压力测试情景设计、压力测试报告模板及相应的管理机制、流程,从底线思维角度评估公司的风险承压能力。

  又如长安信托在年报中所述,在逆经济周期环境下部分行业风险逐步暴露,为信托公司开展业务以及期间管理带来了较大的风险,公司业务风险的甄别、管理、处置难度变大。

  特别是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房地产、小微金融等信托业务重点领域存续项目的潜在风险可能会提升。信托业亟须加强风险处置能力,为下一步稳健发展打下基础。

责任编辑:杨致远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