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人物CURRENT AFFAIRS
人物 / 正文
“如果祖国需要,我还能上前线!”
——记抗美援朝老英雄、中国东方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老员工刘祖良

  今年是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向抗美援朝志愿军颁发“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纪念章。其中一枚,颁发给了中国东方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老员工刘祖良。

  10月下旬的一天,在乌鲁木齐的家中,87岁的刘祖良精神矍铄,热情地接待了来访者。老人端坐在客厅沙发上,腰板挺得笔直。他的胸前挂满了奖章,其中就有那枚“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纪念章,熠熠生辉。

  虽已是耄耋之年,但老人思路清晰,侃侃而谈。透过岁月的窗口,我们静静地聆听这位曾经在抗美援朝战场上浴血奋战、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参与创立保险公司的中国东方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老员工,回忆往昔的峥嵘岁月。

  战场让功——只为更多杀敌

  1950年,朝鲜战争的战火蔓延至鸭绿江边。当时17岁的刘祖良在老家四川遂宁报名参军入伍,在经过一个月的集训后就跟随队伍跨过了鸭绿江。抵达战场后,目之所及,刘祖良清楚地记得,到处都是被炸毁的坦克和车辆,还有成为废墟的房屋。

  刘祖良第一次上战场的任务是坚守阵地。“战场的条件特别艰苦,战士们晚上睡在坑道里,坑道很潮湿,都渗着水。由于敌人的封锁,食物也供应不上,战士们只能找野菜充饥,很多人患了夜盲症。朝鲜的冬天特别冷,零下四十度的样子,一觉醒来,鞋子被冻在地上,拔起来都费劲。”虽然有种种困难,但刘祖良和战友们无怨无悔,在每场战斗中都拼尽全力。

  一天,敌人攻占了一处无名高地,刘祖良所在的班被派去营救困在坑洞中的伤员。“我们刚到山顶,敌人的大炮就开始猛烈轰炸。”一阵激烈的交火后,敌人退去,刘祖良清点人数时发现少了一人。“新兵小赵牺牲在敌方一处一米多深的炸弹坑里,至死手里还握着枪……”战斗中,班长头部负伤撤下前线,刘祖良临危受命,带领全班继续战斗。经过三天三夜的战斗,刘祖良所在的班打退敌人两个多连队的五次反扑,消灭了200多名敌人,但班里13名战士中有9人光荣牺牲。说到动情处,老人几度哽咽落泪。

  战斗结束后,全班荣立集体三等功,刘祖良个人荣立二等功,但为了继续留在战场一线参与战斗,他主动提出将自己降为三等功。也正是在这场战斗中的出色表现,19岁的刘祖良经过组织批准火线入党,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

  屯垦戍边——响应祖国召唤

  抗美援朝战争结束后,刘祖良进入原南京军区工作学习。1964年4月,他带头响应国家号召,报名到刚刚成立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屯垦戍边。当时,很多战友都选择转业回到家乡“天府之国”四川,进入银行等单位工作。对于刘祖良的决定,他的妻子也不能理解。

  来到新疆后,刘祖良一家四口住在地窝里,当时最大的孩子才三岁,炕上只铺有麦草,门口盖着塑料布,在冬季天寒地冻、漫天风沙的边疆,不难想象这样的生活条件会有多么艰苦。

  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五师84团,刘祖良主要负责基建工作,不仅风餐露宿,更少不了四处辗转,搬家成了家常便饭。刘祖良的儿子回忆说:“那时候好像每年都在搬家。”由于条件艰苦,忙起来又常常顾不上吃饭休息,刘祖良患上了严重的胃病,有一次胃出血,三分之二的胃被切除了。即使这样,他仍然带头奋斗在工作一线。

  其实,刘祖良一家并不是没有改善生活条件的机会。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工作期间,刘祖良有很多次调职晋级的机会,但每次他都毫不犹豫地选择把机会让给战友。

  一如大漠里挺立的胡杨,风骨傲然、经霜耐寒,刘祖良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不畏艰辛,默默奉献着。他在上世纪60年代带队修建的农五师二干水渠、招待所、厂房,现如今仍在使用中。

  保险创业——老兵再写新传

  1986年,刘祖良开辟了人生的新“战场”。当年7月,他被调至兵团保险公司(现为中国东方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旗下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五师84团支公司,成为该机构的第一任经理。当时团里还给他派了一个会计,两个保险“门外汉”,就这样开始着手创建一个专业性保险机构。

  专业的金融保险知识显然是一块不好啃的“硬骨头”,但面对困难,刘祖良又拿出了他参加战斗、建设边疆那股大无畏的劲头,从头钻研起保险业务,一条一条亲手誊写下保险条款,还为机构编写了业务流程,制定了规章制度。

  有了这些,刘祖良就开始一个连队一个连队地去开展宣传,动员农户参保。新疆地广人稀,交通不便,当时的条件又十分有限,刘祖良一开始只能靠着两条腿去东奔西走拉业务。更何况,在那个年代开展保险业务谈何容易,很多农户根本不明白保险是怎么一回事,刘祖良便挨家挨户地上门讲解,还格外注重保险的理赔服务,让参保的农户切切实实地感受到保险的作用。刘祖良的同事李向红回忆道:“有一次我们两个去查勘,遇到很陡的坡,我都骑不上去了,刘祖良年龄长我不少,却不断地鼓励我。他对业务非常熟悉,业务上手把手地带我们,在生活中也是我们的榜样。”

  在刘祖良的带领下,他所在的机构每年业绩都名列前茅,业务还从最初的农险扩展到农机具保险、车险、人身险,取得了了不起的创业成绩。

  严父慈爱——家风代代相传

  刘祖良的小女儿刘婷告诉记者,从她来新疆记事起,父亲干工作就从没退缩过,碰见什么难事儿都是带头干。“哪里有困难他就往哪里走。他说,作为一名党员、退伍军人,就要带头往前冲。”烈士暮年,壮心不已,刘祖良表示:“如果祖国需要,我还能上前线!”

  如今,在子孙满堂的家中,刘祖良常说:“我只是千千万万志愿军中的普通一员,有幸走到今天,我想我是带着一些使命的,要把我们那一代年轻人的故事告诉现在的年轻人,让他们知道,和平来之不易,后辈仍须努力。我的个人思想信念,从我参军那一天起,就是忠于党。为此,我只能在战斗中勇敢杀敌,在工作中兢兢业业,在思想上永远听党的话、跟党走,教育子女也是如此。”

  在刘祖良的影响下,他的儿子参军入伍,两个女儿走上了人民教师的讲台。刘祖良的儿子在转业时主动选择自主择业。“父亲常说要兢兢业业,多踏实做事,我也不想给国家添麻烦。”他说。

  2018年夏天,刘祖良特意去走访了一遍他曾经工作奋斗过的地方,十分感慨于那里如今呈现出的崭新面貌。边疆的风貌虽然日新月异,但胡杨精神却是永不消褪的底色。一棵棵挺立在边疆的胡杨树,就像一座座丰碑,铭刻着刘祖良等前辈的奋斗与付出,也彰显着他们身上永远富有感染力的时代精神。

责任编辑:杨喜亭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