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重磅阅读CURRENT AFFAIRS
重磅阅读 / 正文
《1937,延安对话》:珍贵史料 见证初心

  日前,一部真实记录1937年延安的纪实作品《1937,延安对话》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该书是美国学者毕森1937年6月到访延安的见闻记录,是中国共产党延安时期革命实践的重要见证,极具史料价值。

  真实记录历史图景

  《1937,延安对话》的作者托马斯·亚瑟·毕森,是20世纪30年代美国的亚洲问题研究专家,担任过美国政府的东亚政治经济顾问。他曾于1924年至1928年期间来到中国,先后在安徽省怀远县一所中学以及燕京大学执教。1937年6月卢沟桥事变前夕,在斯诺的帮助下,毕森与汉学家欧文·拉铁摩尔以及其他几位美国同行,悄悄奔赴延安。

  一路上毕森亲眼见到了当年中国社会的动荡现实与革命圣地的烽火岁月,并在历经坎坷抵达延安后采访了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中共领导人。他将这些见闻与采访用铅笔写在两个笔记本上,在真实记录了延安时期中国共产党人的理想和奋斗实践的同时,也为中国乃至世界了解中国共产党、了解中国共产党为民族复兴所做的艰苦努力,开阔了视野,解开了谜团。因为这些特殊经历,毕森被中国工农红军和共产党人的精神魅力和坚定信念所折服,他从一名笃信上帝的传教士,转为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

  除了文字记录外,毕森一行人还拍摄了大量珍贵的照片,有从西安到延安的沿途景象,有延安根据地的日常生活,尤其难得的是捕捉到许多正值盛年的中国共产党领导人的风采。

  书中这些珍贵的笔记和照片,不仅呈现了早期中国共产党人的容貌风采、精神信念和理想光芒,更是从一位西方学者的客观视角,证明了中国革命的正义性和取得辉煌成就的历史必然性。

  自从作者毕森到访延安80多年以来,这些笔记和照片仅于1973年由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出版过英文版,之后再未出版。《1937,延安对话》是这些笔记首次在中国出版中文单行本。

  为了确保该书的严谨性,出版方在多次对书稿进行校对、加注以及联系译者对细节进行修改后,还将书稿送给相关专家,审定了党史事实。党史专家、中国中共文献研究会副会长陈晋对书稿进行审读后,在该书序言中提出:“它真实地记录下美方时势研究人员在中国人民全面抗战到来前最后一刻,在延安的所见所闻;真实地记录下中国共产党的主要领导人在全面抗战到来前最后关头,所做的重要政治宣示;真实地记录下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陕北苏区在全面抗战到来前的那一刻,所实施的各项制度政策以及人民的精神面貌。”

    1937年,托马斯·亚瑟·毕森和朋友们到访延安。照片中左起依次为菲立普·贾菲、佩吉·斯诺(尼姆·威尔斯)、欧文·拉铁摩尔、毛泽东、毕森、艾格尼丝·贾菲。

  见证领袖精神风貌

  在该书第四章,有一段对毛泽东的描写:“毛泽东那年四十三岁了,身材瘦削,动作敏捷,浑身上下透着一股青春的活力,显示出年轻小伙子一般的气质来。不知为何,他的种种优点和魅力完美得融为一体,再加上他深邃的思想、审慎的态度,竟让人感觉到一种高深莫测。”

  “他会在每次采访开始时,突然间抛出来一串连珠妙语,既生动又幽默。虽然我没能记录下来,但岁月如梭,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的谈笑风生、潇洒自如,却依然深深地刻印在我的脑海中,鲜明如初。”

  “所有到访过那里的外国人,不分先来后到,无不深深受到洋溢在延安各个角落的那种气氛的感染。那是一种无法用语言和笔墨去形容的感受,而只能去亲身体验。”正如书中所述,在延安短短几天的访问,毕森一行被中国工农红军和共产党人的精神魅力和坚定信念所折服,发自内心地认为这是一个能带领中国走向光明未来的领袖集体。毕森和朋友们真实记录了当时的心情和判断:

  毕森在笔记上写道:“延安有这样一群人。他们的胸中,充满了高尚的道德情操。在那个环境里,个人私欲必须向崇高的理念折腰。为了共同的事业,人人平等,官兵一致,齐心协力,顽强奋斗,大家分享着这种精神追求所带来的充实感……我们不难理解,为什么毛泽东会顽强不屈地奋斗着、坚持着,要把这种精神推广到整个中国。”

  担任司机的艾飞·希尔在回程的路上感慨:“我曾经见识过各种各样的人……但毛泽东却是我见过的唯一一个能够统一全中国的人。”

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 

  与毕森同往延安并曾担任过国民党的高级顾问的美国汉学家欧文·拉铁摩尔,在1973年英文首版的《1937,延安对话》序言中写道:“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人之所以毫无顾忌地透露出这些讯息,是因为他们无比坚定地相信,自己此刻正站立在历史转折点的紧要关头上,并能清晰地展望到前景和未来。”

  尘封多年 终得面世

  毕森一行从延安返回之后仅五天,卢沟桥事变爆发。之后不久,毕森回到美国。20世纪五六十年代,美国在国内实行麦卡锡主义,对左派知识分子进行打压和排挤,许多知识分子纷纷离开美国。如斯诺去了瑞士,与毕森同访延安的欧文·拉铁摩尔去了英国,毕森也是如此。他在美国国内受到各种怀疑和排挤,于1969年到加拿大滑铁卢大学任教,并成为这所学校中国和文化课程的奠基人。虽然毕森命运多舛,但是却严密而谨慎地保护了这些珍贵的笔记,只是没有机缘以单行本的形式出版和面世。

  直到1972年,尼克松访华。时势推动之下,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中国研究中心出版了这本珍贵的笔记:“Yenan in June 1937:Talks with the Communist Leaders”,直译为“1937年6月,与共产党领袖们的对话”,这是毕森访问延安36年之后,第一次出版英文版。

  但是英文版在美国出版之后,也未引起关注,后来几十年如同石沉大海。一直到2019年1月,旅居加拿大的华人作家、《1937,延安对话》一书的译者李彦,写了一篇讲述毕森生平的散文“校园里那株美洲蕾”,投稿到《当代》杂志。文章中提到毕森到访延安的《延安笔记》一事,引起了编辑的注意。一番努力后,这本从未在国内出版的珍贵史料被寻得。在多方协助和推动下,从准备引进《延安笔记》中文版至今,出版方历经近三年时间,最终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东方研究中心取得联系,购买到《1937,延安对话》的中国大陆出版权,这本珍贵史料的所有出版流程最终完成。80年前那两本铅笔记录的《延安笔记》,最后定名为《1937,延安对话》。

  “在过去的几十年岁月里,我曾辗转流离,多次搬迁,但是,这两本笔记却一直完好无损地保存在身边,跟随着我,浪迹天涯。仅此一点,便足以证明,它们在我脑中所蕴含的意义有多么重大。”毕森在该书前言中坦陈自己对这些笔记与资料的珍视。如今,这些尘封80多年的珍贵史料面世,真实记录了革命前辈的精神风貌,深刻见证了共产党人的初心。

    (本文图片来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1937,延安对话》)

责任编辑:杨喜亭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