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重磅阅读CURRENT AFFAIRS
重磅阅读 / 正文
演绎人生大角色 郭宝昌新作赏析

  7月10日,《大宅门》导演郭宝昌携新书《了不起的游戏:京剧究竟好在哪儿》和《都是大角色》在首都图书馆与读者见面,主持人赵保乐,演员陈宝国、宋小川、窦晓璇及学者陶庆梅等出席,畅谈郭宝昌的艺术人生。

  郭宝昌今年81岁,执导影视剧三十余部,其作品《大宅门》吸引了几代观众,他于2020年获第29届华鼎奖终身成就奖;他是作家,《大宅门》剧本就是他以家族故事为原型创作的,写出了世间沧桑与人生百态;郭宝昌还痴迷京剧,研究了一辈子,2017年,他和李卓群编导的京剧《大宅门》上演,场场爆满。

  郭宝昌创作的《了不起的游戏:京剧究竟好在哪儿》和《都是大角色》经活字文化策划,由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出版。《了不起的游戏:京剧究竟好在哪儿》记录了郭宝昌数十年对京剧的思考总结;《都是大角色》是郭宝昌的自传散文,有《大宅门》故事的真实原型,以一众各赋异禀的“小人物”串联起自己八十余年曲折人生路上的雪爪鸿泥,继续讲述《大宅门》里的故事。

  《大宅门》的戏里戏外

  2001年4月,电视剧《大宅门》以17.74%的收视率夺得央视年度收视冠军。此后,《大宅门2》、话剧《大宅门》、京剧《大宅门》等系列作品吸引了几代观众,至今在许多视频网站上仍是热门。

  《都是大角色》一书对《大宅门》的故事进行了揭秘。宅门里大大小小的人物性格鲜明、各具特色,可谓生旦净末丑,样样俱全。这些人物,大部分都有生活中的原型,甚至有的就是真人。这种亦真亦假、虚构与现实之间的艺术创作,让观众忍不住探求背后真实的一面。《大宅门》的故事于主角白景琦86岁立遗嘱处戛然而止,但其并非郭宝昌经历的全部,在新书《都是大角色》里,他讲述了自己的故事,也为《大宅门》里众多角色续写传奇。

  值得一提的是,《大宅门》里用了大量的京剧艺术形式。比如,包括片头曲在内的配乐,以京剧为基础创作,用京剧曲牌唱段来彰显人物性格。而剧中人物角色的设置,也参考了京剧的构思,像由刘佩琦扮演的白三爷、赵毅扮演的白敬业、雷恪生扮演的王喜光等——在郭宝昌看来,这些角色都是传统京剧中的“丑”。 郭宝昌提出,“演员都应该加强对京剧的爱好和学习”,要实现“戏曲表演与影视表演的交融”。

  郭宝昌自述京剧对他的艺术生涯影响很深,他爱京剧,从童年时的看戏,少年时的迷戏,青年时的戏痴,中年时的思考,再到暮年时的研究,走过漫漫七十多载……2017年他终于如愿以偿,和李卓群一起编导了京剧《大宅门》。京剧《大宅门》是郭宝昌对京剧的长年研究后的一次成功实践,而在《了不起的游戏:京剧究竟好在哪儿》一书则是他几十年思考与实践的成果,他试图用生动直白的表达来说清楚“京剧为什么好”,他强调:“在诸多艺术门类中,我们之所以特别钟爱京剧,还是因为它深厚的文化底蕴,尤其它的艺术观念是先进的、前卫的、先锋的……不但历史上超前,现在依然超前,再过两百年还会超前……我们写这本书,有点野心,就是想看看能不能把京剧超前艺术观念中的道理说清楚。”

  小人物演绎大角色

  郭宝昌在艺术创作中,坚持“角色不论大小,有魂则立”。在他看来,小人物只要能折射出时代风貌,表现出独特的个性,树立起鲜明的形象,让人从他身上读出万千思绪,小人物就成为大角色。

  在《都是大角色》里,郭宝昌以人物写作为主体,呈现了一组精彩绝伦、复杂生动的“小人物”群像:隐身宅门的传奇武功高手和他的纨绔少爷徒弟;外表优雅美丽却在宅门里“扭曲变形”的小姐们;朴素善良、却在自己女儿面前畏首畏尾的奶奶;善良懦弱的家仆;宅门花园里深藏的古琴大师……人性的复杂多面、人生的不可预测,构成了这部作品的最大特色,这些丰富深沉的人物谱背后,是对时代、命运、人性的复杂体味和深刻感慨。

  书中,郭宝昌还讲述了自己的传奇经历:他追寻自己身世的执着,他对艺术的痴迷和探索,他与师长友人在历史风云中的真挚情感,他被命运拨弄因而缺乏亲情的孤独……跌宕起伏的过往,构成了郭宝昌不同寻常的人生。

  与他的影视作品相映成趣,郭宝昌擅用生动爽脆的京味儿口语写作,每一个人物,都被他写得活灵活现、如在眼前。郭宝昌感慨:老天爷让我经历那么多事儿,认识那么多人物,又给了我讲故事的能力,这大概就是我来到这个世界上,老天爷给我的使命。

  京剧是了不起的游戏

  《了不起的游戏:京剧究竟好在哪儿》一书由郭宝昌和学者陶庆梅共同合作完成,他们跳出了中国传统文人对于京剧的传统论述框架,也摆脱了近百年来学界一直使用的西方文艺理论和概念解读研究京剧的套路,深植于京剧艺术和中国文化的内部,用京剧原有的“行话”、丰富的梨园故事和细节、生动直白的口语化讲述,对京剧的观演本质和美学原理,进行了开创性的、高屋建瓴的概括和提炼,通俗易懂地解开了京剧魅力的密码,令人耳目一新。

  郭宝昌最大的心愿,就是让年轻人去看戏。当年创作京剧《大宅门》时,郭宝昌说:“把年轻人弄进剧场,让他们发现京剧很好看。”后来,这部戏的确吸引了年轻人并得到了他们的认可。

  郭宝昌懂戏,熟知梨园掌故逸事,酷爱读书,堪称活的京剧百科辞典。他希望尽可能用人们熟悉的语言去描述和分析。于是,他开始了长达几十年关于京剧是什么的探索和思考。最终,他用“芜杂万象,千奇百怪,流光溢彩,游戏心态”来总结京剧艺术,“游戏”二字正是他思考的结果,是打开京剧艺术大门的钥匙。

  什么是游戏?“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这“竹马”的儿童游戏,最终演变成戏台上的马鞭。在书中,郭宝昌从“游戏感”说起,京剧如何在它发展的过程中,从假面变成了脸谱,从胡子演变成挂在耳朵上的髯口……从具象走向了抽象,从空空的舞台衍变出气象万千的宇宙空间和时间……

  京剧的游戏感,表面上来自高度程式化的艺术表现,但为什么京剧会形成这样的程式?郭宝昌对一系列京剧表演现象进行剖析和追问,最后发现:京剧程式涵盖了古代生活形态的全部,只是,它是以游戏手段呈现出的人生之美,以超高视角来俯瞰人生百态——这,就是京剧的游戏规则。

  当游戏“玩”成艺术,那游戏便带有哲学的意味了,超越真假,看淡有无。这种游戏性,源于我们祖先对世界起源的认识。“我要用游戏而非辩证去讨论中国京剧的哲学思想,是更想强调它自由转化的那一面,是在中国人对时刻变动的人生与自然的观察中对变化的体会,是由对变化的体会而悟出的一种超越性。”——这就是京剧艺术最为核心的思想方式。京剧的演员与观众,共享的就是这种哲学上、美学上与人生观上的超越性视角所带来的游戏感。郭宝昌说:“观众的欣赏趣味会变,不变的是人生的感悟和生活的追求。”

  《了不起的游戏:京剧究竟好在哪儿》为人们理解中国其他的传统文化也带来启发。正如该书作者之一陶庆梅所说:“我们今天谈京剧美学,不可能是一种复古,而是要辨析:京剧中的哪些原理,历经20世纪的淬炼,在今天,仍然光辉灿烂;在未来,也会光辉灿烂。”

责任编辑:杨喜亭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