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书评CURRENT AFFAIRS
书评 / 正文
勾勒“绿色中国”新蓝图
读《碳达峰碳中和:国家战略行动路线图》

  近年来,“碳达峰”“碳中和”备受关注。为应对气候变化,我国提出“二氧化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等庄严的目标承诺。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工作”被列为2021年重点任务之一;“十四五”规划也将加快推动绿色低碳发展列入其中。

  何谓“碳达峰”“碳中和”?在全球低碳化转型的当下,中国做了如何战略部署?又如何实现“碳达峰”“碳中和”?日前,由教授级高级工程师袁志刚所著、中国经济出版社出版的《碳达峰碳中和:国家战略行动路线图》或许可为读者解惑。

  由来

  20世纪80年代开始,随着全球气温的不断升高,气候问题引起了广泛关注。关于全球升温的原因虽众说纷纭,但目前学界普遍认同的观点是“二氧化碳等温室气体增加导致气温上升”。研究发现,工业革命之前,大气中二氧化碳的浓度大约为280ppm,而现在大气中二氧化碳的浓度已经超过4000ppm,地表温度较工业革命之前升高了1.02℃。从此,“控碳”变成了国际议题。

  为减少二氧化碳排放,世界各国多次组织召开气候会议,商定节能减排的目标与细则。2015年12月12日,巴黎气候变化大会通过的《巴黎协定》确定了“将全球平均气温较前工业化时期上升幅度控制在2℃以内,并努力将温度上升幅度限制在1.5℃以内”的目标,为2020年后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做出了明确安排。作者称其为“世界各国共同追求的‘硬指标’”。

  在这一“硬指标”的约束下,承诺在21世纪中叶左右实现净零排放的国家越来越多。习近平主席曾提出,中国将力争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这既是中国对世界各国的庄严承诺,彰显了中国始终坚持以世界眼光、全球视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大国担当,也是我国在‘十四五’期间坚定不移贯彻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必由之路。”作者在书中如是说。

  对于“碳达峰”“碳中和”的概念,作者解释道:“碳达峰指的是一个组织的二氧化碳排放量进入平台期的过程。平台期指的是二氧化碳排放量稳定在某个水平,年均增速接近于零,不会发生明显波动。碳中和指的是一个组织利用二氧化碳吸收技术抵消一年内二氧化碳的排放量,简单来说就是让二氧化碳排放量与二氧化碳吸收量实现对等。”可见,应对气候变化的关键在于“控碳”,而其必由之路是先实现碳达峰,再实现碳中和。

  战略与成就

  《碳达峰碳中和:国家战略行动路线图》一书立足于这一全球低碳化转型的背景展开,通过借鉴世界发达国家推进碳中和工作的举措与经验,全面阐述我国绿色低碳、节能减排的发展理念、战略规划与政策实践。

  该书提到,自“碳达峰”“碳中和”目标提出后,相关部门出台了很多支持政策,“新能源”“绿色技术创新”“绿色金融”“碳排放权交易”等概念引起了广泛关注。这是“一场科技革命倒逼的全球‘零碳竞赛’,一场广泛而深刻的经济社会系统性变革”。该书提到,2020年9月开始,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九次会议等一系列会议均对“碳达峰”“碳中和”相关工作进行了部署,细致规划了各项举措,如将其作为重大战略决策列入2021年八大重点任务,纳入生态文明建设整体布局,并在“十四五”规划和“2035远景目标”中明确提出,推动绿色低碳发展,推动社会经济发展方式发生深刻变革,向着绿色低碳的方向转型发展。2021年5月26日,碳达峰、碳中和工作领导小组第一次全体会议在北京召开。作者认为,这标志着中国“双碳”战略又迈出了重要一步。

  在顶层设计的指引下,我国也在推进碳达峰碳中和进程中取得了举世瞩目的重大成就。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碳排放强度比2005年下降了48.1%,提前完成了2015年提出的下降40%至45%的目标;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清洁能源占能源消费总量的份额已达23.4%,水电、风电和太阳能发电累计装机规模都高居世界首位;“十三五”期间,我国森林蓄积量已达175亿立方米,并连续30年保持“双增长”,成为全球森林资源增速最高的国家。

  未来路径

  实现“绿色中国”愿景,关键在行动。博鳌亚洲论坛副理事长、中国金融学会会长周小川在为该书作荐时提到:“向碳中和转型涉及千家万户,需要通过激励机制把许多行业和消费环节调动起来。”

  中科院院士、地质学家、气候变化学家丁仲礼进一步对碳中和的应用体系做了简短描述,将其概括为一个“三端发力”的体系。第一端是能源功能供应端,尽可能用非碳能源替代化石能源发电、制氢,构建“新型电力系统或能源供应系统”;第二端是能源消费端,力争在居民生活、交通、工业、农业、建筑等绝大多数领域中,实现电力、氢能、地热、太阳能等非碳能源对化石能源消费的替代;第三端是人为固碳端,通过生态建设、土壤固碳、碳补集封存等组合工程去除不得不排放的二氧化碳。这其中,技术是关键。

  在这一“三端发力”体系的基础上,作者基于自身多年从事碳材料领域的科研、教学工作的经验,以低碳、零碳、负碳技术的研发应用为着力点,分别从“双碳”战略、科技赋能、清洁能源、低碳工业、绿色交通、节能建筑、新型农业七个维度,深度剖析我国各重点行业碳达峰、碳中和的战略路线与行动路径,内容翔实,逻辑严密且层层递进。以清洁能源篇为例,作者先是对“第四次能源产业革命”这一趋势和导向性相关论述予以细致阐述,从全球能源革命的驱动因子到发展趋势,再到我国在能源革命中的机遇和挑战以及如何参与等问题都有所涉及;进而对目前全球主流清洁能源技术的实现路径进行了全面细致分析,包括风能、氢能、核能、太阳能等8种清洁能源种类;基于当下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的战略,作者又进一步阐释了“能源互联网”的战略构想、实践路径等内容,从点到线再到网,既有顶层设计之理论,又有“最后一公里”之实践。

  “碳达峰”“碳中和”目标愿景事关中华民族永续发展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全球掀起新一轮产业革命和能源革命几乎势在必行。而该书所擘画的面向21世纪中叶的“绿色中国”新蓝图,将为读者揭开“碳达峰”“碳中和”的神秘面纱,提高社会对相关概念的认识和关注,也将为“绿色中国”建设贡献智慧和方案,具有重要理论和现实意义。

责任编辑:杨喜亭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