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书评CURRENT AFFAIRS
书评 / 正文
战略视角下的“双循环” 读《双循环新发展格局》

  2020年5月14日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会议指出,要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充分发挥我国超大规模市场优势和内需潜力,形成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2020年以来,中央不断深化、细化“双循环”概念,进一步强调要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双循环新发展格局到底“新”在哪里?有何战略意义?如何在实践中更好把握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的核心要义?种种问题值得业界关注。

  日前,由贾康、刘薇所著的《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一书由中国出版集团中译出版社出版。该书立足“双循环”概念的主体内涵,从战略视角对双循环新发展格局做了全面细致的梳理,以期为充分释放中国经济发展潜力、持久应对全球竞争中的挑战与风险提供有力支撑。

  新发展格局“新”在哪里?

  改革开放以来,业界关于如何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推进发展,进行了大量探讨。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原国家计委经济研究所的中青年骨干之一、现任宏观经济学会秘书长的王建提出“国际经济大循环”战略思路,得到党中央重视。

  当时的国际经济大循环战略主要是指通过“两头在外”发展模式把中国本土的比较优势与国际市场对接,以形成邓小平同志“三步走”发展战略内在要求的超常规发展态势。当时,我国多区域急需利用国外资金、资源启动做“三来一补”,即“来料加工”“来件装配”“来样加工”和“补偿贸易”;此外,当时我国已展开针对农村改革、企业改革、设立特区的局部试验,为国外要素流入打下了基础。事实证明,这一战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带动了国内商品经济、市场经济的发展。

  同样,若要理解双循环新发展格局“新”在哪里,也要考察当下所面临的时代背景。在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后,我国经济发展突飞猛进,经济总量位居全球第二,贸易量位居全球第一,制造业在规模和产能上领先,被称为“世界工厂”,经济发展出现明显阶段性变化。

  2010年之后,中国经济运行告别年度两位数增长的高速特征,在“认识、适应和引领新常态”过程中,开始追求“中高速”的高质量发展。2018年开始,原来引领新常态中已初具形态的中高速发展状况又发生了新的变化。2020年年初,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也对经济造成影响。

  基于此,作者提出,当前我国面临“三重叠加”因素造成的经济形势,必须更多掌握主动权,应对种种不确定性,继续推进和平发展的现代化过程,调整原本较高的经济对外依存度,将支持经济持续发展的侧重点,更多地转移到已经雄厚起来的本土市场,从而进入更具有主动掌控权的高质量发展状态。

  “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之‘新’恰恰就在于,在相互促进的双循环中,要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作者如是说。

  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之要义

  作者认为,首先要明确的一点是,“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和稳中求进、扩大内需方针是一脉相承的,可谓是顺理成章搭建对我国本土市场潜力更为倚重的认识框架。其次,“国内大循环为主体”体现了更好把握防风险、稳增长、追求发展升级主动权的战略思维。再者,“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绝不意味着重回闭关锁国,也不意味着内循环是个闭环,现在强调以内循环为主体,是在原本已有的国际经济大循环发展过程中做加法,而非否定原本的国际经济大循环。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全球“地球村”已共享一个产业链,在生产、贸易和投资等方面形成共同发展、不可分割的格局。内循环与外循环的共同背景,是不可能被完全颠覆的全球化——这决定了两者必然是“相互促进”的关系。

  对于以“双循环”形成新发展格局的要领,该书分别从“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外循环”视角提出了具体建议。基于“国内大循环为主体”,该书认为,消费需求始终是原动力,要抓好有效投融资;优化收入再分配,释放消费潜力;弥合二元经济过程中的户籍改革;外贸“出口转内销”;以“新型举国体制”攻关支持形成高端产出的内循环,以应对当前我国在一些核心、前沿、关键技术上主要依靠外部供应、被“卡脖子”的局面;以制度创新打开科技创新和管理创新的空间。

  从“外循环”视角,该书认为可通过在国际关系调整中坚定不移推进高水平对外开放;继续降低外资准入和鼓励本土企业“走出去”;以粤港澳大湾区、海南自贸区和本土自贸区的多轮复制,开创内外贸一体化、外向型经济升级发展和内外互动的新局面等举措来更好推进双循环新发展格局。

  由此看来,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是延续中国超常规发展态势、延续和平崛起过程所必要的宏观战略部署。

  厘清经济发展关键问题的关系

  该书在研判宏观政策,厘清新时代背景下中国经济发展的路径和方向之余,还对“双循环”与“两新一重”“数字经济创新发展”“实体经济升级发展”“一带一路”“本土区域发展”“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等中国经济发展关键问题的关系进行了全面解读。

  以“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与“本土区域发展战略”的关系为例,该书认为,我国已经推出并积极落实的多项本土区域发展战略,实则是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的重要接口,既能为国内经济发展提供支撑,又能配合扩大开放,与国际接轨,更好推动形成双循环新发展格局。基本理论之余,作者还以“粤港澳大湾区”“长三角一体化”“京津冀协同环渤海区域发展战略”等多个本土战略为例,对其进行了具体阐释。

  当然,“双循环新发展格局”实则也内含“持久战”视野与“跨周期”前瞻纵深的战略思维等多层深意,既可以为经济理论、宏观政策领域的专家、学者提供研究参考,也可指导相关人员研读政策、开展工作,更能帮助普通读者了解中国经济发展趋势、积极探索机遇。

  可以预见的是,这一战略将成为当下我国“在危机中育新机,于变局中开新局”的关键所在。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