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地方金融CURRENT AFFAIRS
地方金融 / 正文
南通:江海交汇唱新歌

  九月,秋高气爽,硕果累累。

  在中秋佳节来临之前,《金融时报》记者专程来到江苏南通,探寻这座城市改革开放40年来的巨大变化和辉煌成就,并对其发展道路与生动实践作了实地采访。

  “在中国的版图上,处于沿海经济带与长江经济带‘T’形结构交汇点和长江三角洲洲头的城市只有两个——一个是国际大都市上海,另一个就是处于长江北岸的南通。作为中国首批对外开放的14个沿海城市之一,南通又被誉为‘北上海’。”人行南通市中心支行党委书记、行长李丹瑾告诉《金融时报》记者,南通是江苏唯一有江有海的城市,改革开放以后,特别是1984年,南通被国家列入首批沿海对外开放的14个城市之一,加速了南通社会经济的历史巨变。

  数据显示,1978年,南通市地区生产总值仅为29.4亿元。到2017年,南通市生产总值跃升至7734.64亿元,是40年前的近260倍,在全国地级市中排名提升至第6位。作为南通高速发展的见证者、参与者、改革者,李丹瑾充满信心地表示,照这个速度,南通是最有希望成为江苏第四个加入“万亿元俱乐部”的城市。

  “金融活水”浇灌  成就南通走向辉煌

  如果说改革开放40年来的江苏发展史是一幅波澜壮阔的画卷,那么南通跨越的历程一定是其中最动人的篇章之一。这幅画卷的起笔,要从改革开放后的金融说起,因为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是社会发展的基石。

  改革开放的40年,也是南通金融业发展壮大的40年。改革开放以来,南通市金融体量不断扩大。2016年1月,全市各项存款余额突破万亿元大关,成为全国第五家存款破万亿元的省辖市。与此同时,各项贷款余额也以年均600多亿元的增量扩张,并于2015年年末超过6000亿元大关。至2017年年底,南通各项存款余额11718亿元,其中市区存款3661.57亿元,远高于1978年的1.3382亿元,年均增速达122%;各项贷款余额7887亿元,其中市区贷款余额2923.99亿元,远高于1978年的5.6571亿元,年均增速达到117%。

  亮眼的数据是最好的证明。人行南通中支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年底,南通市金融机构总资产达13235.58亿元,较2010年年底增加7855.86亿元,增幅达146.03%。

  《金融时报》记者在采访中获悉,南通在全省第一个实现农村金融综合服务站建设全覆盖,第一个实施金融IC卡“智慧菜场闪付工程”,第一个试点社会化现金集中清分、建立硬币清分鉴定中心,自行开发了分析功能领先全省的“国库金信工程”,探索建立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南通模式”,金融消费者投诉处理满意率达100%,在地方民银政企各个群体中建立了良好的口碑。

  在金融强有力的助推下,40年来,南通市经济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综合实力显著提升,结构调整稳中有进,深化改革蹄疾步稳,对外开放纵深推进,民生事业持续改善,成就辉煌。

  数字是枯燥的,但数字最能说明问题。1978年,南通市地区生产总值仅为29.4亿元。到2017年,南通市GDP达7734.64亿元,是40年前的近260倍,在全国地级市中的排名提升至第6位。

  1978年,南通市年财政收入仅为5.5亿元。到2017年,南通一般公共预算收入590.6亿元,增长107.38倍。

  1978年,南通人均GDP仅为408元,1986年超千元,2001年超万元,2017年超10万元,达到105903元,增长259.57倍。

  40年来,南通改革从农村到城市,从试点到推广,从经济体制改革到全面深化改革,一直领风气之先,改革实践创新取得了辉煌成就。

  敢于“吃螃蟹” “小作坊”产品“漂洋过海”

  改革开放初期,南通一些家庭务农不顺,开始尝试做绣花枕头,顾健的父母就是其中之一。顾健从小耳濡目染,1995年,他从大学毕业后,放弃了优越的工作安排,毅然投入到外贸家纺这个当时在南通海门叠石桥首个“吃螃蟹”的事业,成为叠石桥家纺大学生创业第一人。

  2004年,在当地建设银行等金融机构的支持下,他投资1亿元首建现代化家纺工厂,2006年在美国洛杉矶成立子公司。现在,顾健经营的南通嘉悦包装材料有限公司被江苏省政府树立为“改造创新培育新型外贸业态”的典范。

  在南通,有不少像顾健一样搭乘改革开放“东风”创业成功的人。值得注意的是,顾健的公司所在地海门叠石桥是南通家纺产业的发源地,目前叠石桥已经从一个“家纺小镇”摇身变成“国际家纺城”。

  随着经济改革不断深化,政策红利也进一步释放。2015年7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促进进出口稳定增长的若干意见》,将江苏海门叠石桥国际家纺城列入市场采购贸易方式试点范围。叠石桥国际家纺城成为全国第二、江苏省首个试点单位。至此,叠石桥迎来历史发展新时期。

  “现如今叠石桥家纺产业基地覆盖周边8个县市(区)30多个乡镇,从业人员50万多人,拥有家纺企业2500多家,家纺年生产能力超过2000亿元,外贸供货额约占全国的十分之一、江苏的二分之一。”叠石桥管委会副主任顾兴宝告诉《金融时报》记者,叠石桥国际家纺城已发展成全国乃至全球规模最大、档次最高、品类最全的家用纺织品专业大市场。

  其实,叠石桥的成长史仅是南通跨越式发展的一个“跳动的音符”。40年来,南通改革从农村到城市,从试点到推广,从经济体制改革到全面深化改革,创造了诸多“第一个吃螃蟹”的纪录。比如在社会体制改革上,南通探索形成“以居家护理、生活照料为主,以机构护理、医疗服务为辅,集专业上门、志愿服务、津贴补助、器具辅助‘四位一体’”的照护保险服务模式,被国家人社部誉为“南通模式”。

  特别是2015年8月,全国首家经中央编办、国务院法制办批准的地级市行政审批局在南通挂牌运作后,又积极探索“一枚印章管审批”为主要内容的“放管服”集成改革,取得了显著成果和一些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2016年5月9日,李克强总理在全国推进“放管服”改革电视电话会议上,点赞南通“一枚印章管到底”的改革实践,这一做法也被国务院第三次大督查作为江苏全省唯一的典型经验通报表扬。

  敢立江海潮头 陆海统筹改革领先全国

  2015年对于南通而言是极不平凡的一年,也是注定被载入史册的一年。

  2015年12月,国家发改委批复同意南通市开展陆海统筹发展综合改革试点,以整合陆海资源要素、优化陆海空间布局、协调陆海利益关系为重点,为全国陆海统筹发展和区域协调发展探索新路、积累经验、提供示范。同年,国家发改委批准南通市成立国家级通州湾江海联动开发示范区,以其作为陆海统筹发展综合改革试点的先行区、核心区。

  金融作为现代经济的“血液”,支持国家经济发展义不容辞。李丹瑾介绍说,2015年4月,人行南通中支还与启东市政府通力合作,大力推进陆海统筹发展金融服务创新启东示范区建设,其中示范区海洋工程、物流港、近海集装箱、科技创新中心等项目获得了南通市银行业机构的支持。

  “2016年,南通陆海统筹发展基金成立,总规模300亿元,首期规模20亿元,重点支持符合南通市产业发展导向的企业和项目。”李丹瑾对记者表示,金融对陆海统筹发展的支持力度不断加大。

  南通市发改委改革处副处长赵振涵告诉记者,目前,南通已在土地、海域等重点领域先行先试取得重大突破,国家海洋局将南通列为全国唯一的“国家海域综合管理创新示范市”。赵振涵举例说,在海域管理创新方面,南通市加快海域使用管理市场化改革,实施海域使用权“直通车”制度,探索市场交易、海域价值评估、海上构建(筑)物抵押等创新,逐步实现用海使用权的市场化出让和流转。数据显示,通过公共资源交易中心挂牌、出让的用海面积已达23.5万亩,海域使用权及海上构建(筑)物抵押融资150亿元。

  9月18日下午,记者专门来到位于江苏省启东市沿江入海口的海工船舶工业园,了解了南通三大支柱产业之一——船舶海工业的发展情况。在采访现场,只见呼啸的海风翻卷着波浪,多艘“海上巨无霸”停靠在码头,高高扬起的桥架伴随着附近机器的轰鸣在繁忙地工作……

  陪同采访的启东市副市长许晓星向记者介绍,被称为“造岛神器”的“天鲲号”就诞生于此。“天鲲号”是我国自主设计建造的新一代重型自航绞吸挖泥船,船长140米,宽27.8米,最大挖深35米,能以每小时6000立方米的速度将海沙、岩石以及海水混合物输送到最远1.5万米的地方,这意味“天鲲号”能在一小时之内挖一个一米深的足球场,能在一周之内填满一座“水立方”,是建设海疆的“国之重器”。记者了解到,启东海工船舶工业园区目前入驻海工装备制造企业20余家,总投资约300亿元。

  同样,苏通大桥也是南通人的骄傲,用南通市交通局施葵的话说,一座大桥改变一座城市。据其介绍,自2008年苏通大桥建成通车以来,南通交通进入新的发展阶段,公铁水空全面发展,交通网络基本通达,从交通网络末梢向区域枢纽转变,逐步成为整个华东路网的南北交通咽喉要冲。

  回眸辉煌,凝望希望,南通改革40年的探索、40年的奋斗、40年的积累, 40年飞跃万重山,为南通市经济社会又快又好发展打造了新引擎、创造了新优势、拓展了新空间。

  敢立潮头勇者胜,中流击水再出发。改革高歌一路猛进,开放步伐蹄疾步稳,站在改革开放40周年的新起点,南通正以昂扬的姿态,陆海联动,扬帆远航。我们有理由相信,南通的明天一定会更加美好。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