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地方金融CURRENT AFFAIRS
地方金融 / 正文
外汇管理改革的重庆样本
外汇局简政放权优化服务大力支持实体经济发展(上篇)

  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从事外贸的牟刚,已经在这个领域做了20多年。从底层业务人员走上管理层,作为重庆最大的民营企业——力帆集团的总裁,牟刚告诉记者,20多年间,他见证了重庆外贸行业的发展,也切身体会到了我国外汇管理思路与政策的递进转变。
  力帆的需求
  “20年前做外贸,一天到晚跑银行、商检、外汇部门,核销单要拿去核销、退税,程序复杂不说,还容易错过窗口期。”说起过去和现在,牟刚感慨,现在的外汇管理更加便利,以企业需求为导向,这样的环境对力帆来说帮助很大。“20多年间,政策支持企业从‘想出口就能让你出口’,到‘想发展就配合你发展’,再到如今的‘有什么需求可以商量’,给了外贸极大的空间。”
  说起重庆力帆,行业内无人不晓。集团成立于1992年,一直是国内摩托车制造业的领头羊。不仅如此,力帆的成绩更在于其国际化布局上。截至2016年6月30日,力帆乘用车产品已卖到了60多个国家和地区,摩托车产品远销160多个国家和地区,尤其在俄罗斯,多年获得中国自主品牌销量第一,占据总体市场份额的2%以上。
  2016年上半年,力帆集团收入50.8亿元,其中,进出口总额逾2.4亿美元,跨境收支总额8.4亿美元。值得一提的是,从2013年开始,力帆海外收入首度超过集团收入的50%,由此带来的外汇资金运用及效率需求迅速提高。
  “企业当然有很多需求,比如我们希望能够更多节省成本,规避汇率风险,高效运用境外资金等。”牟刚表示,在力帆对业务发展有了更多想法的同时,一系列外汇管理政策改革也纷至沓来。
  “一分二”带来的巨大实惠
  2009年,《国务院关于推进重庆市统筹城乡改革和发展的若干意见》第33条提出,“开展外汇管理体制改革试点,允许1至2家符合相关条件的重庆非金融企业进入银行间外汇市场。”
  谈起重庆力帆的入市过程,集团总会计师助理史久全表示:“在我们提出进入银行间外汇市场申请以后,重庆外汇管理部一直帮助我们从专业角度完善制度及内部建设,指导我们准备申请材料。最终,外汇总局批准力帆进入市场。”他感慨地对记者说,“当时我们都没意识到这个资格这么厉害。”
  史久全口中的“厉害”体现在哪里?他告诉记者,直接参与银行间外汇市场,实现即期结售汇,能节省了大量中介成本。用牟刚的话来说,享受外汇资金的“批发价”,让力帆可以在每一美元的兑换中节省一分二。截至2016年8月末,力帆进出口公司入市交易累计35.5亿美元,节约汇兑成本4262万元人民币。“小小一分二,人无我有”,牟刚自豪地对记者说。
  然而,进入银行间外汇市场的意义却不仅如此。作为力帆集团在外汇业务上的最主要合作机构,中国银行重庆市分行贸易金融部副总经理刘颖指出,通过直接参与市场,企业可以积累外汇资金运作经验,为今后在外汇业务上把握风险夯实基础。
  小,可以看到企业实打实获得的利好;大,则是外汇改革的重大突破,给整个外汇市场带来变革——外汇交易主体的丰富有利于提高市场活跃度,使人民币对外汇即期和衍生品价格更加市场化。力帆进出口公司的案例,同时也为银行间外汇市场非金融机构会员入市提供了经验借鉴。
  据悉,今年9月,中国手机制造商华为技术有限公司正式进入中国银行间外汇市场,成为继力帆集团之后的第二家非金融企业会员。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公告指出,非金融机构会员入市进一步丰富了银行间外汇市场主体类型,有利于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对支持企业进行汇率风险管理等方面都具有积极意义。
  政策改革朝“实”看
  重庆外汇管理部相关负责人表示,选择力帆作为进入银行间外汇市场的“第一人”,经过了充分的考虑和论证。“力帆长期占据重庆对外贸易第一位,在这些业务上有极大的需求,同时,基于其体量,有能力、有条件充分运用制度,让新的政策更好落地。把政策给实体经济中最需要的人利用,才能看出效果。”
  除了探路银行间外汇市场之外,力帆多元化的外汇服务需求,也一个个得到满足。
  2014年,跨国公司外汇资金集中运营政策在全国推广,主办企业可通过银行开立国内和国际外汇资金主账户,集中运营管理境内成员和境外成员企业外汇资金。
  这一外汇管理政策的优化,对下辖国内子公司40家、国外子公司15家的力帆来说,恰逢其时。牟刚表示,随着企业多元化经营和境内外机构业务的扩张,境内外下属公司之间的资金往来规模进一步扩大,对全球范围内集中资金统一运营的需求不断提升。“我们有些海外子公司货款收入需要办理集中收汇,进口业务的攀升需要将进口付汇与出口收汇轧差净额结算,成员公司之间多余的资金可以进一步归集、相互调剂,以降低资金跨境流动的风险,提高集团资金的配置效率。”
  在国家外汇管理局的宣传和指导下,力帆集团再度成为试点,率先获得外汇资金集中运营的资质,并于2014年7月24日办理重庆市首笔业务。
  “2014年以来,俄罗斯由于经济下滑影响,卢布对人民币的汇率由2014年年初5.72跌到年末的9.05,力帆集团卢布收入如结汇将损失严重。”牟刚体会到,正是因为外汇资金集中运营的优势,才使力帆能够将出口收到的卢布款项直接支付进口木材货款,有效规避了卢布贬值带来的损失。
  此外,今年以来,全口径跨境融资宏观审慎管理的实施,也拉平中资企业外债和外资企业外债管理制度,拓宽了力帆等中资企业的融资渠道。“这些政策改革都是为了使企业最大程度享受贸易投资便利化,促进实体经济发展。”上述重庆外汇管理部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只要是基于真实性、合规性,就要最大程度满足企业需求。
  更大范围内的红利
  伴随着政策上的一步步助力,力帆不断加码前行。多年来,力帆稳居重庆传统制造业出口第一位,其中,力帆汽车为全国自主知识产权的乘用车出口第三位,占中国汽车出口份额的7%以上。
  在力帆身上,外汇管理改革印记不断显现。力帆走过的路,为重庆其他企业更有效利用外管政策提供了蓝本。刘颖告诉记者,基于外汇管理改革框架之下,银行和力帆的合作对后者业务的突破产生积极影响,也给其他企业起到示范效应。中国银行重庆市分行就将“力帆模式”复制到当地十多家企业身上,以银行为支点,扩大外汇改革的积极效应。
  值得关注的是,在外汇管理的改革中,并不只有企业在受益。依托于海外机构网络,银行也在跨境金融服务方面找到了新的突破口与盈利增长点。例如,中国银行为70%的重庆进出口企业提供了国际贸易结算和贸易融资服务,仅2011年以来,该行就为重庆企业累计提供本外币资金结算服务超过1000亿美元。再如,在力帆参与银行间外汇市场的例子中,银行作为中介被跳过,但中国银行依旧是力帆集团在外汇市场的最大交易对手。刘颖告诉记者,截至今年9月末,该银行配合完成的交易量达到22亿美元,约占力帆集团交易总量的60%。银行从另一个角度,参与到企业的成长中。
  至于重庆,外汇管理的改革更是带动了该地区对外经济的快速发展。数据显示,涉外经济方面,2015年,重庆进出口总值4644亿元,较2010年增长5倍;2016年1至8月进出口总值2280亿元,排名全国第十、中西部第一;利用外资方面,连续5年保持100亿美元以上,位于中西部前列;在外汇收支方面,2015年银行代客涉外收支1156亿美元,创历史新高,2016年1至8月银行代客涉外收支686亿美元,排名全国第十、中西部第一。
  重庆以外,外汇管理改革的稳步推进,也在为全国大大小小的经济个体,提供着良好的成长环境,这让无数个“力帆”实实在在获利,也是企业骄人成绩背后的重要基石。

责任编辑:yxt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