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时评CURRENT AFFAIRS
财经时评 / 正文
美国经济衰退风险持续上升

  近两年,高通胀犹如“达摩克利斯之剑”始终悬于美国经济上空,而2月末,意外爆发的俄乌冲突更是让这一情况雪上加霜。面对近40年来最高通胀水平,美联储不得不急踩“刹车”,进一步加快加息步伐。然而,通过激进加息治理通胀,其本质是对需求的牺牲,与之相随的则是经济衰退的代价。

  高通胀,是当前美国经济绕不过的一道坎。美国劳工部数据显示,今年5月美国消费者物价指数(CPI)环比上涨1%,同比上涨了8.6%,创 1981年12月以来最大同比涨幅,刷新40年来新高。值得注意的是,目前来看这一数字仍未触顶,三季度美国CPI同比有进一步上涨的可能。首先,与疫情、俄乌冲突有关的供应短缺并非短期内可消除,原油、天然气、粮食价格等仍面临上行压力。其次,从基数效应的角度看,去年三季度环比读数较低,将对今年通胀数据回落形成阻碍。再次,美国劳动力市场紧张状况仍未缓解。5月新增非农就业超预期,失业率维持低位,劳动力市场呈现为需求旺盛、供给短缺的局面,职位空缺率和工资涨幅均处高位。这意味着,“工资—通胀”螺旋的隐患正在加剧。

  即使抛开对于未来的预期,当前的通胀水平也已对美国经济带来了不小的负面影响。最为直观的就是高物价对于消费者购买力的侵蚀。今年5月,美国零售销售环比意外下降0.27%,消费需求有所放缓。同时,随着财政刺激政策的退出,政府转移支付对居民收入支撑趋于减弱,这让美国4月个人储蓄率降至近14年来最低。美国民众显然难以经受长期高通胀。此外,高通胀下民怨沸腾,致使美国总统拜登支持率降至39.6%,而今年又正值美国中期选举年,政治压力下,美国政府也不得不转变立场将解决高通胀问题放在首位。

  可以说,历史性通胀下,美联储大幅加息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根据美联储6月发布的加息点阵图预测,2022年联邦基金利率适当水平的预测中值为3.40%,较3月预测高出1.5个百分点。这与美联储“更快将政策利率调高至正常水平”的方针相符,按照最新预测,长期中性利率的预测中值为2.50%。针对未来的加息,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表示“下次会议加息50个基点或75个基点都是有可能的”。事实上,更快的加息也是美联储对于自身错误的一种弥补。贯穿去年全年的“通胀暂时论”让美联储错过了抑制通胀的窗口期。美国财政部长耶伦也承认,她去年预测“通胀上行不会造成持续性问题”的判断是错误的,美国经济已经受到巨大冲击。而眼下,更为坚定的加息策略是挽回美联储公信力的最好方法。

  然而,“跑步式”加息下,美国经济衰退风险将进一步上升。眼下,已有越来越多的经济周期尾部迹象显现。在金融市场方面,上一周交易日中,标准普尔500指数累计下跌5.79%,纳斯达克综合指数累计下跌4.78%,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累计下跌4.79%。其中,标准普尔500指数目前已经处在熊市区间;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在16日跌破30000点。在悲观情绪笼罩美股的同时,美债市场也拉响了警报。上周,美国两年期国债收益率自4月以来首次高于10年期国债收益率,出现了被市场人士视为经济衰退信号的“美债收益率曲线倒挂”,表明市场担心美联储大幅加息或将引发经济衰退。此外,美国消费者信心指数跌落谷底、企业和地产投资也趋于放缓。

  展望下半年,短期内高通胀压力难以消除,美联储紧缩步伐料将延续。鲍威尔希望既能控制住通胀,又能实现经济“软着陆”,这是不现实的。通过激进加息治理通胀的本质是收紧流动性来抑制需求进而降低通胀,经济衰退是必须付出的代价。换个角度,如果美联储选择为维稳经济而对抑制通胀有所保留,那么等待美国的又将是陷入滞胀的灾难性场景。

  总体而言,美国经济增长放缓已成定局,是否会陷入衰退仍待观察,但必须承认风险已进一步攀升。目前,华尔街已普遍调降了对于美国经济的前景预期。知名投行高盛维持2022年美国第二季度经济增长2.8%的预测,但将2022年三季度、四季度以及2023年一季度的经济增长预期分别下调至1.75%、0.75%和1%。高盛预计,由于通货膨胀和俄乌冲突导致宏观经济疲软,美国经济2023年陷入衰退的概率达30%,高于此前预测的15%;2023年或2024年进入衰退概率为48%,高于此前估计的35%。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