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财经时评CURRENT AFFAIRS
财经时评 / 正文
“放”“管”同步并非偶然
  在市场的期待中,百信银行终于获批筹建。2017年1月5日,中信银行与百度公司(福建百度博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接到银监会批复,同意在北京市筹建中信百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信银行”)。
  就在同日,银监会公布了《关于民营银行监管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以形成规制统一、权责明晰、运转协调、安全高效的民营银行监管体系,切实促进民营银行依法合规经营、科学稳健发展。
  这种“有放有管”的同步公布并非偶然,反映了决策层对民营银行发展的认识与阶段性的政策风向。
  一方面,从多行业的发展和监管经验来看,“放管结合”正是低成本、高效率的保障。
  应当看到,上述“监管与发展同步”的思路可谓是从此前多行业“不管则乱,一管就死”的尴尬局面中吸取的教训。众所周知,如果在行业发展初期,监管有意放松或因疏忽、滞后未能及时跟进,后期整顿行业秩序的成本将会激增。特别是关系到老百姓“钱袋子”的金融领域,稍有不慎,可能会放大为系统性风险。互联网金融行业从此前各路英雄跑马圈地到近年来的风险事件接连爆发就是明显的警示。
  因此,早在民营银行发展的最初阶段,政策思路就是“稳”字当头。例如,为避免民营资本控股的银行可能会受到股东影响进行内部关联交易,让民营银行沦为股东的“提款机”,银监会明确要求每家试点民营银行至少要有两个主发起人,且单一股东持股比例上限为30%。而且,在后续的监管过程中,关联交易、大额风险暴露等一直是银监会关注的重点。本次“放”“管”政策的同步公布正是这一思路的延续和具体体现。
  另一方面,民营银行目前所处的发展阶段,正迫切需要”放管结合”。
  从发起设立初期就饱受关注的民营银行,已经经历了几个发展阶段。从最初被寄予厚望,不少人将其视为推动中国银行业乃至金融业快速转型的“鲶鱼”和小微企业融资瓶颈的破局者;到微众银行、网商银行等首批民营银行亮出不错但不算惊喜的成绩单时的舆论低潮;再到文化磨合、政策限制下,以微众银行为代表的高层人员变动、业务发展受限等风险逐步暴露,试点审批阶段性沉寂以及当前第二批民营银行试点密集获批,热点不断。
  而在不同阶段,政策落点也不尽相同。目前这种看似回归快车道的发展,已与首批时市场的热闹大不相同。看似的“放”背后更多体现了决策层的谨慎。中央重量级会议相关表述的细微变化也释放出相关信号。在2016年12月落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中央提出要“有序推动民营银行发展”。对比2015年两会“推动具备条件的民间资本依法发起设立中小型银行等金融机构,成熟一家,批准一家,不设限额”的表述、2016年两会上“发展民营银行”的提法不难发现,“有序”的重要性日渐凸显。
  因此,尽管对于仍处于加速阶段的民营银行,扩容提速正是政策鼓励、市场需求下的必然趋势;同时,为避免其陷入“先乱后死”的困境,审慎监管正是为了在初期就定好规矩,为民营银行长期、稳健发展铺路。
  当然,“放管结合”的思路本身不难理解,真正需要摸索的是“放”什么和“管”什么。
  本轮扩容加速体现出决策层正在进一步“放”门槛、“放”审批、“放”控制。继腾讯微众银行、阿里网商银行、小米新网银行之后,最新获批的百信银行是中国的第四家互联网银行。至此,BAT全部拥有了自己的民营银行。这与此前“成熟一家、批准一家、不设限额”的思路相吻合。
  而“管”什么则更具挑战。如果前期监管过松、缺位或者不能适应新形势变化,就有可能积聚风险,对行业中后期发展产生影响,让后期整顿、肃清成本激增;然而“事无巨细”或“过于严格”的监管,则有可能扼杀行业活力,降低市场效率。
  1月5日公布的《意见》明确,对民营银行的“管”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引导特色发展和强化审慎监管。
  特色发展包括符合各自特色的差异化定位以及创新型的产品设计。应当说,这也是允许民间资本发起、设立银行的初衷,即最大限度发挥其比较优势,填补传统银行在金融服务和金融产品方面的空白,进而推动银行业乃至整体金融业转型。
  审慎监管则包括对关联交易管理、股权管理、股东监管等重点领域提出监管要求,强化银行自我约束、市场约束和监管约束等形成良好的风控机制。这也是为民营银行特色化发展、可持续发展打好基础。
  总之,本次“放管同步”体现了决策层的苦心。市场各方应该明确,作为第四家互联网银行,同时也是国内第一家采用独立法人运作模式的直销银行,百信银行的获批筹建可谓是一个巨大突破。但是,这种“放”将与“管”相伴相随。
  各方在对新事物充满期待的同时,既不能盲目乐观,也不能一味排斥监管。改革与创新的突破不仅仅体现在一纸批文上,更在于认清潜在阻力和风险后,各市场主体能执着和坚持地“啃硬骨头”、“勇涉险滩”,在促发展的“放”和防风险的“管”上达到巧妙平衡。
责任编辑:王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