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政策CURRENT AFFAIRS
政策 / 正文
从复工到复产:多要素统筹推进

  2月11日,国家发改委秘书长丛亮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强调了复工复产的必要性。除了影响疫情防控所需医疗物资的供应外,他表示,不复工复产可能在长期导致各类生活物资的短缺。事实上,结合近些天的情况,在有效防控下逐步复工复产,也能在一定程度上提前掌握疫情潜在风险,防止后期短时间内大规模复工可能造成的疫情反弹等不确定性。

  从2月14日起(截至2月29日24时),全国非湖北现有确诊人数已呈现持续下降的态势。此前,中央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已于2月6日释放出了“在继续做好科学防控的同时,有序推动恢复正常生产”的政策信号,从中央到地方,如何让企业尽快复工复产、如何保障员工安全到岗,就不可避免地成为近期关注的焦点。

  关注实际产能恢复率

  在设定日后20天的时间里,全国复工复产情况如何?下面的几组统计数据或许可以从侧面勾勒一二。

  复工率是前期受关注的基础性指标。截至2月21日,根据23个省(市)公布数据,18个省(市)复工率超过50%,6个沿海省(市)超七成。其中,得益于产业链完善、资本积累和制度优势等,中国制造业500强企业复工率已超过97%;而截至26日工信部统计显示,中小微企业复工率为32.8%。

  不过,这并不能代表最终的有效产出。企业复工率指的是企业获得复工许可,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基础上可以复工。随着各地陆续取消复工前置条件审批等措施后,复工率将迅速攀升,而员工返岗率、日均耗煤量等真正反映产能恢复情况的指标被更多地重视。国资委在2月28日披露的数据显示,制造业500强企业的成员企业开工率、员工到岗率和产能利用率较复工率均降低了超过20个百分点,分别约为75%、66%和59%。多家市场机构近日公开研究报告显示,我国六大发电集团日均耗煤量在2月12日前后降到低点(较去年农历同期减少42.17%)后正缓慢回调,工业产能利用率恢复水平不足春节前50%;多数省份的员工到岗率与复工率也有一定差距。

  交通运输数据是观察复产情况的另一扇窗口。2月22日,交通运输部新闻发言人吴春耕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中披露,2月份的第二周,铁路装车数连续4天持续增长,船舶进出港数量出现回升迹象,快递业务量较前一周增长了1.1倍;2月18日春运结束后的几天中,全国高速公路车流量接连保持住了10%左右的增长率。另据24日交通运输部披露,大部分省份有序恢复了省际省内客运班线或包车运行;已开通城市轨道交通的41个城市中,33个城市恢复正常运营。这意味着,尽管距完全恢复仍有较大差距,但复工复产过程中人员、物资在城区之间和内部的流动性恢复处于稳步推进中。

  补足复产必需的要素

  具体的复产情况在不同行业之间又呈现出差异。

  以目前情况看,保障防疫所需的防疫物资生产企业和维持社会正常运行的基础保障行业的复工复产率较高。公开数据显示,我国口罩企业的产能利用率已超过了100%,通讯、电网、交通运输的开工率也均超过95%。剩余大部分行业和经营主体的复工复产情况,则大致呈现出上游早于下游、大型企业早于中小企业以及资本密集型早于劳动密集型的状况。

  从复工到复产,所欠缺的正是生产要素配给的支撑。不同行业、企业的生产要素配置要求是不同的,这也就造成了地区、行业和生产经营主体之间的复产率差距。在照顾到必要医疗、防疫、民生保障等领域优先复工复产的基础上,加强人员、物流、防疫物资等在不同产业、环节中的调配,统筹推进产业链各环节协同复工复产是极其必要的。2月8日,国务院应对新冠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印发《关于切实加强疫情科学防控 有序做好企业复工复产工作的通知》,要求统筹制定分类分批复工复产方案,疫情防控、能源供应、交通物流、城乡运行、医用物资和食品等生活必需品生产、饲料生产、市场流通销售等涉及重要国计民生的领域,要保障条件立即推动复工复产。在此之后,根据复工复产情况,中央又陆续出台了针对性政策。

  在一系列政策引导下,打通交通、人员返岗等梗阻成为多地区的重点工作。浙江(除温州)、陕西、四川等多个省份也在2月25日前陆续宣告了城市交通、城际客运和农村客运的逐步恢复。在多地实践的基础上,交通运输部于28日要求低风险地区要按照“外防输入”原则,立即全面恢复城乡道路运输服务,这将在下一阶段有效缓解物流受限于发货地、货物类别、通行证等实际问题。为在有效防疫的基础上,最大限度推动企业复工、提升管控效能,浙江省在建立起五色“疫情图”和“健康码”三色管理后,又建立起覆盖全省90个县(市、区)的复工复产监测体系,通过“企业复工率指数”和“复工率五色图”掌握各地复工复产情况,对不同阶段重点推进复工复产的行业类别予以科学指导。

  金融服务把准需求特征

  除了人工、配套产业链、防疫物资之外,资金也是连通复工到复产之间不可或缺的要素。

  疫情期间的复工复产所要求的资金量相对产能而言是较大的。一方面在暂停营业期间,租金、员工工资等成本的照常支付是会消耗经营主体前期的资本积累的;另一方面,由于复工复产不充分,各类生产要素的单位成本在此期间都会上升,与此同时,经销环节的不到位还有可能拉低产成品价格,造成主体的亏本经营。因此,在复工复产期间,生产经营主体需要较稳定的现金流。

  针对于此,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陆续出台。2月18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多措并举稳企业稳就业——除湖北外各省份,从2月到6月可对中小微企业免征企业养老、失业、工伤保险单位缴费,从2月到4月可对大型企业减半征收;同时,及时将受疫情影响的就业困难人员纳入就业援助范围,确保失业保险待遇按时足额发放。结构性货币政策更是超预期发力,人民银行在确定前期3000亿元专项再贷款实行企业名单制管理的基础上,近日又增加再贷款、再贴现5000亿元,以保障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特别是中小微企业复工复产期间的流动性需求。

  据了解,根据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的保障要求,多地区都已分批明确了3000亿元再贷款的发放企业名单,针对复产期间的现金流要求,各金融机构也推出并落实了一系列的应对举措。不过,从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角度讲,金融机构现阶段的关注点已不能只限于疫情期间的复工复产需求。新冠肺炎疫情对某些经营主体、产业的影响可能会持续一段时间,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有的企业恢复产能需要超过一年的时间,部分产业在经历此次“黑天鹅”后也将被重塑。尤其是地方性金融机构,在现阶段满足现金流的基础上还应做好预判,及时调整业务方式和经营思路,以更好地支持区域内产业的未来发展。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