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普惠金融CURRENT AFFAIRS
普惠金融 / 正文
逆袭的执着探索者
访宁夏东方惠民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龙治普

  编者按

  小贷行业近几年的确在“过冬”,这与其先天不足以及后续发展的能力缺失有关,也与其定位有关。这一行业最终要回归“小而分散”的轨道上来,从行业监管以及政策制定的角度上看,应给予足够的正向激励。同时,小贷公司必须要清晰自身的定位,要实现可持续、可发展,必须要有自己的愿景、战略以及核心技术, 要打造自己的文化,形成自己的团队。

  11月4日,宁夏东方惠民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惠民公司”)与丹麦发展中国家投资资金、比利时Incofin投资管理公司股权投资签约仪式在银川举行。惠民公司是宁夏第一家吸收外资入股的小额贷款公司,也是国内第三家吸收外资的小额贷款公司。同时,2020年既是惠民公司二期五年战略规划的收官之年,也是其第三期五年战略规划的启动年。

  作为一家专注于为农村低收入群体提供金融服务的微型金融机构,惠民公司源于盐池小额信贷项目,始于1996年。该公司是一家由公益性小额信贷机构成功转型发展而成的小额贷款公司,其“盐池模式”是孟加拉国格莱珉乡村银行模式适应中国基本国情并经本土化改良的一个成功例证。截至目前,惠民公司已累计为超过15万名以妇女为主的农户提供了小额信贷服务,累计投放信贷资金30亿元。

  惠民公司为何能在国内小贷行业面临较大发展压力的情形下逆势而上,在引入国际战略投资人参股的同时,继续秉承“厚德亲民,兼爱互利”的价值观,坚持“面向‘三农’,妇女为主,关注贫困,微贷惠民”的宗旨,坚持业务走向六盘山贫困地区,服务中低收入家庭其又将如何去实现这样的战略规划目标?就上述问题,《金融时报》记者采访了惠民公司创始人、董事长龙治普。

  《金融时报》记者:两家外资机构投资惠民公司,看中惠民公司什么?惠民公司为什么在这个阶段做出这样的选择?

  龙治普: 20多年来,我们始终坚持最初的想法,为欠发达地区的贫困人群服务,尤其是专注为农村妇女提供信贷资金支持,致力于打造一个“富有亲情的信贷网络组织”。这种坚守,正是惠民公司吸引两家外资机构入股的优势所在。

  去年年底,我去泰国参加了一个国际性的小额信贷峰会。在那次峰会上,与会的600多名代表,有一半都是投资人,另一半是需要资金的微型金融机构。我深深感到,小额信贷在国际上已经成为一个成熟的行业。国际上,小额信贷行业是由政策倡导、有中介服务、有资金批发平台、有大银行支持,有各类形形色色的不同目标群体的信贷零售商或小额信贷机构。正是通过参加这次峰会,惠民公司接触到了许多国际上的投资者。他们非常看重中国这个巨大的市场、巨大的人口基数、广阔的地域和丰富的资源。同时,中国又是一个金融非常稳定的大市场,他们也愿意来中国投资小额信贷机构。我们是国内第三家引入外资的小贷机构,这其实说明,只要你固守其自身逻辑、原理,踏踏实实做好工作,是会得到国内外投资机构的认同的。

  《金融时报》记者:引入国际战略投资人,除了资金方面的支持,您还希望有什么其他有助于惠民公司发展的内容?

  龙治普:首先,引进战略投资者是有先决条件的。外资机构希望我们的财务能力及管理水平要经得起检验。近几年,惠民公司尽管面对不理想的市场环境,但依然保持一定的盈利水平和适度的业务发展速度、发展规模,这也是外资机构认可的地方。同时,我们聘请了普华永道作为我们的第三方审计机构,在与普华永道合作的过程中,也帮助惠民公司从各个方面,包括制度建设、合规经营、业务规模、财务与风险管理等各方面提高了对自身的要求。

  其次,引入国际战略投资人,我们不仅是看重其资金的投入,惠民公司还可以汲取更多国际小贷经验,并且让中国的小贷行业得到国际上更多的认知和了解。

  再次,惠民公司正在启动第三期五年发展规划,这次引进外资是对我们未来发展的重要推动,也是在为中国的小贷行业做更多有益尝试。

  《金融时报》记者:从事小贷工作20多年,您所管理的公司一直专注于帮助贫困地区的农村妇女获得信贷支持。在这个过程中,您认为持续做好这项工作,需要注重什么?

  龙治普:简言之,需要注重情感的沟通交流以及与客户的共同发展。我们公司最基层的工作人员被称为推广员,她们都是农村妇女,是我们公司的全职员工。按照我们设置的要求,她们要从所负责的村子里找到真正贫困的且有资金需求的妇女。我们的推广员是信息、技术、信贷资金、亲情等各种资源的“集合”,每个推广员办公就在村子里,一个推广员要负责20个村子、300个左右的客户,她们非常贴近老百姓的日常生产和生活。

  与其说我们是做信贷服务的,不如说是在做农村工作。推广员的家就是办公室,她们与客户的文化相近,更容易找到农户自我能动发展的场景,并且可以充分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问题。

  我们采取左邻右舍的互助合作模式,最大化地降低了出现不良贷款的风险,风控实际上被前置了。这些客户基本都不太可能获得银行贷款,或者获得银行的贷款额度满足不了其需求。同时,我们坚持做好村组的建设工作,让这种互助模式得以持续。

  《金融时报》记者:您对中国小贷行业的发展有什么建议?

  龙治普:从整个微型金融领域抑或普惠金融领域,构建一个多层次的、互补性的体系是十分必要的。从这个意义上讲,在发展普惠金融、底层金融、微型金融、特色金融方面,还有很多亟待完善之处。

  小额贷款公司试点以来,全国存在过近万家小贷公司,注册资本、贷款余额均突破万亿元,是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量。但小贷行业近几年的确在“过冬”,这与其先天不足以及后续发展的能力缺失有关,也与其定位有关。我认为,小贷公司如果只是简单地模仿银行放贷,几乎是没有发展空间的,在市场大环境较好的情况下,一些公司还能赢利,但是大环境一旦发生变化,小贷公司便可能纷纷陷入困境。

  我认为,小额信贷已经成为一个多学科交叉的行业,是一个基于人文伦理、社会科学和经济学融合的领域。所以它包含着大量知识精英的投入、理论的积淀和实践的探索,这不是一个简单的放贷行为。小额信贷自引入中国以来,究竟走向哪里?小额信贷是干什么的?怎么去干?这需要将理论研究、资本市场、小贷技术、实际操作几个方面有机结合在一起,才能把握好方向,找准前进的目标。

  我认为,首先应该先明确这个行业究竟是干什么的,走向哪里?我并不反对一些小贷公司发放少量利息较高的、额度较大的贷款,这要建立在信息充分对称并确保资金安全的情况下。但是小贷公司最终确实要回归“小而分散”的轨道上来,那么这一点要从行业的监管以及政策制定的角度,给予足够的正向激励。

  小贷公司必须要清晰自身的定位。如果说只是为了盈利,那么你就只能挣点钱。如果说你想搞一个可持续的、可发展的机构,你必须要有自己的愿景、战略以及核心技术, 要打造自己的文化,形成自己的团队。

  惠民公司经历过政府办公室领导下的项目阶段,也经历过民政注册的社团组织,也曾注册为民办非企业机构,也经历了小额贷款公司等几种组织机构形式。惠民公司在成立之初,规模只有200多万元,但是通过改制、引进外资等,净资产将达到两亿元,成长了近一百倍。这充分说明小额信贷行业在中国是有市场的,同时也说明小额信贷不要怕小,只要你有长远目标,有核心技术,扎扎实实去干,它会逐步发展起来的。

  此外,从国际经验看,小额贷款机构过多,并不适合这个行业发展。以宁夏为例,小额贷款公司曾经多达340家,地方监管部门在监管上很难兼顾,所以应做到“宁精勿滥”。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