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普惠金融CURRENT AFFAIRS
普惠金融 / 正文
以支付结算打造普惠民生新模式
广东省“乡银保”项目推进初见成效

  当《金融时报》记者走进广东省惠东县白花镇的一个村卫生站时,卫生站中的医师石碧道正在“社保金融服务应用平台”上为一位村民进行医保结算。而在电脑下方,一块“乡银保服务点”的牌子很是显眼。“‘乡银保’项目让我们这个村卫生站实现了农村医疗的统筹报销,村民在我们卫生站产生的诊治和医药购买费用,无须再去县城进行医保报销了。”石碧道在操作完成后对记者说。

  这看似是一个很小的变化,但其中相关部门所做的努力以及其后对乡村民生服务的意义却不止于此。

  在之前,“医保到了乡镇便止步”一直都是难题,农村居民因社保医保难以延伸至农村,无法享受城乡均等化的社保医保服务。石碧道继续向记者介绍道:“在我们村,像我这样30多岁的年轻人已经很少了,多数青壮年都在外务工,家里只留下老人和孩子。但可以进行统筹报销的、距离最近的县医院也超过30里路,这对于村民来说太不方便了。”为了消除自然村在社保医保服务方面的“盲点”,基于社保支撑系统叠加银联支付功能的广东省农村医疗移动支付“乡银保”项目在2017年上线运行。

  “要想解决这个问题,并不是在每个村开通一个医保结算账户那么简单。”一同来调研的人行广东省惠州中支支付结算科主任科员曾石连向记者进行了详细的解释——难点之一是在于“收支两条线”原则引致对账户开立的特殊要求。社保卡发行普遍采用市级招标入围制度,而社保基金对公立医疗机构的结算款只能对应其财政预算专户,这就要求参与开展收单业务的银行机构须既具有社保基金结算资质,又是乡镇医院的财政预算专户开户行。另一个难点则在于村卫生站的角色特殊性。村卫生站作为“乡银保”项目的重要“桥头堡”之一,尚不具备定点医疗机构资质条件,同时法人属性不明确也导致其不具备收单商户入网资质。

  为了化解这些“乡银保”推动过程中的难点,人行广州分行组织各地市中心支行发挥牵头作用,积极协调人社局、收单机构等,建立扩部门的协调工作机制,沟通处理项目落地过程中的问题。例如作为试点地之一的惠州市将该项目作为重点工作推进,推动了惠州市全市农合机构以特许方式获得社保卡发行和受理资质,并原则上选定乡镇医院原有账户所在行为收单银行。另外,通过协调,卫生站的主体地位得以确认,其涉及的社保基金结算由乡镇医院采取分账处理结算方式。河源市中支行长也带队到市人社局协调解决乡银保项目的各项问题,宣讲项目的差异化优势,争取到市人社局将该项目列为重点信息化建设工程之一。

  不只是医保结算,如今,“乡银保”项目的移动应用让村民可以“足不出村”地享受医保报销、自助缴纳社保费和进城就医远程挂号等服务。石碧道也表示,“项目不仅解决了支付结算难题,就基层医疗机构而言,‘乡银保’为我们增加了业务和人流量,基层医疗资源利用率得以提升。”

  截至2018年8月末,广东省已有惠州、河源等11个地市启动了农村居民医保支付“乡银保”项目,拓展用户14.11万户,覆盖镇卫生院、村卫生站为别为61家、386家,惠及群众300多万人,累计发生交易5.28万笔2030.02万元。

  在农村地区,单纯推动社保医保服务这一项,成本太高。在人行广州分行的组织下,各试点地市中支整合“助农取款点”“金融村村通”等资源,尝试逐步优化农村地区零散布设的便民服务物理网点,使该项目能在农村地区得以持续发展应用。

  “当然,医疗移动支付只是一个触发点。”一同前来的银联惠州分公司市场总监邓良与记者聊起了他们整体的项目思路。目前,项目在试点地已基本完成了推广医保移动支付以及整合金融智能终端设备应用的阶段。未来在医疗保障层面,社区医院服务、慢性病管理机制等内容也会被逐一纳入其中。综合来看,项目平台还将逐步整合民生缴费、金融机构增值业务服务以及相关分项数据监控等多重功能。“提供一个支付结算的解决方案只是基础工作,我们更多的是希望能够促进商户规模增长和用户习惯培养,有效统筹普惠民生服务与农村场景的形成,以便提升地区整体的县域金融服务水平。”邓良在最后同记者展望道。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