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农商行CURRENT AFFAIRS
农商行 / 正文
“一条链”带动“一粒米”
金融助力兴仁薏仁米产业嬗变

  记者来到贵州省兴仁市时,早已过了薏仁米的收获时节。不过在当地,薏仁米的收购还在持续进行着。

  薏仁米产业对兴仁市意味着什么?兴仁市政府薏产办负责人告诉记者,在2019年,该市的薏仁米种植面积和产量均达到了全国的30%;当地的薏仁米加工贸易企业有561家,年加工能力40万吨以上,综合年产值达50亿元。这样的关键作用为产业带来了政府和市场的双重关注,特别是兴仁薏仁米被确立为国家地理标志产品、其药用价值得到认可后,相应的产业价值挖掘和产业链构建工作逐步展开。“如今,从种源收集和研发、标准化种植、收储加工到贸易的各环节,在本地均较完善,保健品、药品的深加工和三产还在推进。总体而言,薏仁米产业链已相对成熟。”

  这一产业对农户而言也极为关键。据统计,从事薏仁米种植和加工的薏农占全市总人口的34%,而在建档立卡贫困户中,种植薏仁米的又占到了其中的47%。因此,在补齐产业链短板的同时,如何在产业上游充分发掘农产品本身的价值,帮助农户稳定增收并增强脱贫造血功能,也成为了产业发展的重要课题。

  以产业链掌握定价权

  在这一产业中,贵州泛亚实业集团——这样一个市场份额占全国50%、占兴仁70%的企业已很难被忽视,但即便如此,集团董事长田亚也曾对薏仁米的市场价格颇为无奈。

  “薏仁米属于小众农产品。”在采访刚开始时,田亚就对薏仁米做了这样的定性,“市场需求量在近些年一直有上升,不过毕竟不是必需品,薏仁米是会有需求增长的‘天花板’的。”田亚告诉记者,之所以能成为地理标志产品,其中很重要的原因是得益于气候、海拔、土壤等因素,当地产出的小粒白壳薏仁米品种含有的蛋白质、氨基酸等微量元素含量高于其他地区品种,因而具有较高的药用和丰富的营养价值。但下游需求方,特别是终端消费者面对外表差异性不大的白米(即褪去外壳和麸质的薏仁米)并无从进行区分,销售市场也因此一度混乱。“薏仁米在我国就有四大核心主产区,像越南、老挝、缅甸等邻近国家同样有生产。在市场需求快速增长的前几年,各地产出时间、生长周期相似的薏仁米同时涌入市场,形成不良竞争,收购价格的大幅下跌打击了农户种植的积极性,价格也就因此产生较大起伏。”这让田亚认识到,要想挖掘出兴仁薏仁米的真正价值,泛亚实业集团等一系列农产品承接主体必须做出改变。

  达拼薏仁米厂是兴仁县当地一家规模中上的收储加工企业,该公司负责人杨达拼告诉记者,经过多年发展,本地薏仁米产业在深加工环节之前共有4个收购层级。由于收购和加工在有些主体并不分离,因此各个层级之间的界限不会很明显,具体到每个主体的收购层级数量也是不确定的。“另外,薏仁米在较好的储存环境下一年内不变质,在集团化运作模式下的高标准粮仓中,保质期还可能延长至两年。”这样的产品特征给予了当地企业通过调整收储量和库存进行市场价格调控的可能性,因此泛亚实业集团等当地的产业龙头企业也形成了深加工探索与收储并行的经营思路。

  “深加工探索和收储之间是相辅相成的。”田亚向记者解释了经营思路形成的核心,“深加工的目的是提高产业整体的附加值,并且由于不同深加工用途对于品种要求不同,对于深加工入口的掌控也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实现农产品的市场化分级。当然,仅有二三产业支撑是不够的。深加工产品研发能否成行受到很多因素的制约,要想实现农户增收,还是要发掘农产品本身的市场价值,这就需要通过大量收储、掌控定价权来实现。”

  这样的经营思路正影响着当地整体的薏仁米产业。近几年,当地政府和龙头企业通过自建基地、向农户发放农资等方式,在行业内形成示范并引导进行标准化种植,有效保障了农产品的出产质量。在相关产品研发方面,随着加工工艺的不断精进,薏米粉、薏米饮料、膨化薏米等新产品不断衍生,不同的用途间接促进了薏仁米的种源研究,精油、谷维素等保健品的出现则让当地品种的药用价值有了更充分的体现。而在收储环节,泛亚实业集团等龙头企业大规模收购贵州、云南和境外的薏仁米,这使得兴仁市成为了我国、甚至全球的薏仁米重要集散地,通过平衡仓储和销售量,一定程度上达成了农产品的产销对接,兴仁薏仁米的价值也就在这个过程中逐步得以显现。

  “对比2017年,2019年兴仁薏仁米的平均收购价格翻了一番,价格的提升都直接体现在了薏农的收入上。当地的脱贫摘帽目标也在薏仁米等一系列产业的进阶过程中得以提前达成。”兴仁市政府原金融办主任肖泽刚表示。

  金融找准产业切入点

  不过,这过程中的一切都少不了资金的支撑。“保健品、药品的研发无疑需要大量投入。而更重要的是,日常的收储同样需要金融助力。”据杨达拼介绍,薏仁米收储环节需要占用大量的资金,“上游农户要求收储环节上的现金结清,下游客户又要求在货物运抵后付款。仓储管理确实让市场发现了农产品价值,但过程中收储加工主体也极其需要外部资金的支持。”

  通过产业主体与金融机构的频繁对接,当地金融机构很快掌握了收储企业的资金需求特征。“除了泛亚等全产业链龙头企业存在建设高标准粮仓、生产设备提升等中长期贷款需求外,多数的收储企业的资金需求都呈现出大额、流动性强的特征。由于农户也可以进行短期储存,因此当地的收储期长达9个月,贷款大都能实现随借随还。”兴仁农商银行董事长肖勇总结了这一类主体的资金需求特征。据泛亚实业集团财务人员介绍,2017年1月,因流动资金不足,公司在兴仁农商银行贷款2000万元,并于2018年1月结清;其后,为继续支持该公司发展,兴仁农商银行又以担保和抵押形式向该公司发放了共计4800万元的贷款。截至2019年底,该公司结息正常。能像泛亚实业集团提供房产抵押的收储加工企业毕竟不多,根据行业需求,当地金融机构利用地方性产业支持政策为兴仁薏仁米产业提供了多种差异化的金融支持方式。

  例如贵阳银行就运用表内外贷款为薏仁米产业链提供了1.9亿元的资金支持。为强化产业带动脱贫攻坚效果、解决产业扶贫主体的融资难题,贵州省政府于2017年设立了贵州绿色产业扶贫投资基金(原扶贫产业子基金)。围绕农村产业革命和十二大农业特色产业,以风险资金池为担保,在市场化运营的前提下,基金通过银行机构灵活的贷款发放方式持续支持着地方扶贫产业的可持续发展。贵阳银行正是运用绿色产业扶贫投资基金支持着薏仁米产业的整合与发展。截至目前,贵阳银行兴仁支行对兴仁薏仁米全产业链项目累计授信3亿元,已投放1.25亿元,所投放项目涵盖5000亩薏仁米良种繁育、50000亩薏仁米有机种植,薏仁米收储加工,薏仁米品牌推广等。对薏仁米全产业链条选择关键环节进行支持,有力推动了薏仁米全产业链的发展升级,薏仁米品质和聚集效应得到快速提升,经济效益不断显现。除此之外,在薏仁米产业种植、粗加工等环节,该行通过发放订单类流动资金贷款等方式进行普惠金融支持,全力保障薏仁米稳步保价收购。

  更多覆盖农户的金融支持还是来自兴仁农商银行。为履行好信贷支持精准脱贫工作,兴仁农商银行在2015年10月推出了“特惠贷”精准扶贫小额信用贷款的发放办法,在实现县级风险补偿、免除抵押担保、贴息支持的同时,该行按照精准到户、区别授信、流程简化的模式,对“特惠贷”实行“一次核定、随用随贷、余额控制、周转使用、动态管理”的贷款管理制度,极大地调动了建档立卡贫困户和信贷员双方的积极性。截至2019年12月末,兴仁农商银行累计投放“特惠贷”9.5亿元,贷款户数达14710户,贷款余额4.6亿元。2019年累计发放6915.5万元,完成全年投放任务数的691.55%,信贷覆盖支持了农村生产发展各个领域。

  兴仁薏仁米在产业链形成后,不仅是单向地延长、深化产业链,还通过产业链各环节持续挖掘着农产品本身的价值认可度,进而形成了“一条链”带动“一粒米”的发展模式。相应地,一条长效的从农户种植、薏仁米收购、粗加工到产品批发、深加工的金融帮扶链条也正在形成,有效解决了产业链条各环节的资金需求,带动了产业中各环节主体的脱贫致富。

  纵深:

  市场化产销衔接是增收的破题之道

  在正式采访结束之后,记者同贵州泛亚实业集团董事长田亚又聊起了兴仁薏仁米产业的后续发展思路。田亚坦言,尽管当地对全国薏仁米收储、集散的市场占比早已过半,但任何其他产区供给的大幅增长还是会打破市场供求平衡,并再度对产业内从业者造成打击。为了避免这种状况的发生,兴仁薏仁米产业的未来目标是打造薏仁米期货交易市场,在保价的基础上,以市场化方式实现薏仁米的产销对接,规范行业内主体行为,实现经济效益上的共赢。

  农产品价格波动不只是兴仁薏仁米从业者的顾虑,事实上在我国,因供求关系突变引发价格波动所产生的市场风险,仍是制约资本进入农业领域的关键因素。

  近日,某公众号发表了一篇名为“还有多少‘滞销’是真的”的文章,揭露了一系列“做滞销”给农产品市场带来的隐患。文章讲述了在去年秋季,陕西大荔、周至等地的黑布林被“做滞销”,统一的悲情营销套路加上收购的一批压了价的产品,几天之内就能赚得上百万元。“做滞销”对地方政府管理、形象造成重创,更恶劣的是,短时间内不当采摘、大量收购造成的品质不佳,败坏了农产品在市场上的名声,进而在“做滞销”后形成了收获季节的“真滞销”,对农户收入造成极大影响。

  我们需要谴责投机分子通过对农产品“做滞销”来赚取不义之财的行径,不过这背后——也是文章想要说明的“假滞销多,是因为真滞销多”普遍存在于农业产业中的真实问题,更应引发全社会的关注和思考。

  现阶段, 小农户种什么、怎么种大多是依靠当地能人和农资平台的带动。这一户在改变种植内容后实现了收入提升,同村的农户很快就会学过来。但这种只适用于某类农产品的种植初期,也就是供不应求的阶段;如果这一农产品在临近地区市场已相对成熟,大规模的扩大生产就会破坏市场供求平衡,导致低价竞争。下游购货商还可从其中分摊收益,价格损失最终还是由农户承担。事实上,引导各类农业生产经营主体进行产业变革是中央层面早已关注到的重点工作。不同于之前,从2014年开始,粮食安全与农业现代化、积极推进结构调整就已同时出现在了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中,国家层面对农产品规模、数量的担忧,已逐步转向追求效率提升和结构优化。2016年中央农村工作会议又明确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而其后都关联着农户的利益。

  在这样的情况,不少地方政府已有所作为。以记者调研过的浙江省松阳县为例,当地政府在充分调研临近地区农产品种植、加工承接和终端市场的基础上,分阶段引导当地农户开展茶叶和香榭种植,促进了农户收入的稳步改善。更多的政府还是在致力于推动农产品地理标志和品牌化的形成,希望通过相对完整的产业链条带动整个产业附加值的提升。一系列做法已取得了一定成绩,不过这其中还有两点问题亟待解决。其一,政府作为产业引导主体的做法并不是可被推广的,因为这极其考验地方政府的责任担当和对当地农业市场、经济的认知度,并且政府推动也会带来额外的财政支出和时间成本。其二,产业链延伸能够促成产业进阶,却未必能够带动上游农户增收;深加工产成品的研发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再加之产生经济效益后吸引来的更多环节和参与者会分摊掉产业附加值提升中的绝大部分,农户增收的可能性仍不高。因此记者认为,要想推动产业发展特别是其中的农户增收,还是应当通过市场化的产销衔接方式挖掘农产品本身的价格提升空间,这其中地方政府除了主动引导之外,更应重点促成市场化产销对接机制的形成,以实现市场中各主体的共赢。

  部分地区已开始试验市场化的产销衔接。兴仁薏仁米市场中的收储主体通过调节收购和库存可达成一定程度的产销衔接,有些地区实行统一的订单农业也可化解小农户与大市场之间的矛盾和阻隔。而在此过程中,金融如何支持也极为关键。如果只支持农户生产,而其后没有适合的承接主体,农户很容易形成对产量的过度要求,而忽视农产品质量和结构性需求。因此,地方金融机构在为普通农户提供信贷支持的基础上,还应有针对性的支持中下游主体的农产品承接环节。(宋珏遐)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