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金融扶贫CURRENT AFFAIRS
金融扶贫 / 正文
深化金融扶贫角色:助力脱贫攻坚与巩固成果并进

  “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是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为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下达的硬任务。

  当前,我国脱贫攻坚已取得决定性成就,但在脱贫攻坚决战决胜之年,剩余脱贫攻坚任务仍然艰巨。除了要啃下贫中之贫、困中之困的“硬骨头”,在战贫叠加战“疫”的情况下,怎样巩固成果防止返贫?又如何在脱贫之后做好乡村振兴的衔接文章?对此,今年政府工作报告锚定脱贫攻坚任务,多方面细化脱贫攻坚施政规划。

  从金融角度而言,如何助力如期圆满完成脱贫攻坚任务,有效应对疫情带来的“加试题”考验,成为代表委员热议的话题。多位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的代表委员建议,未来要进一步深化金融扶贫角色,加大产业扶贫力度,同时积极探索乡村金融新模式,形成优势互补、相互促进的乡村金融新生态。

  确保扶贫资金有效使用 啃下深度贫困“硬骨头”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指出,去年农村贫困人口减少1109万,贫困发生率降至0.6%,脱贫攻坚已取得决定性成就。

  然而,从决定性成就到全面胜利仍需攻坚克难。从任务单上看,全国尚有52个贫困县未摘帽、2707个贫困村未出列、建档立卡贫困人口未全部脱贫。

  对此,今年政府工作报告特别强调,“脱贫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必须完成的硬任务,要坚持现行脱贫标准,强化扶贫举措落实,确保剩余贫困人口全部脱贫,健全和执行好返贫人口监测帮扶机制,巩固脱贫成果。”

  “中国脱贫攻坚在‘最后一公里’上还面临一些急需解决的问题,包括对部分贫困民众内生动力激发不够、稳定脱贫机制尚未完全形成等。”全国政协常委、湖南省政协副主席张大方表示。

  “打赢深度贫困歼灭战是夺取脱贫攻坚战全面胜利的重要标志。贫中之贫、困中之困是必须啃下的‘硬骨头’。”全国政协委员、四川农业大学校长吴德提出。

  代表委员们普遍认为,留下的“硬骨头”总量虽不大,但都是贫中之贫、困中之困,是最难啃的“硬骨头”;同时,已脱贫地区和人口中存在就业不够稳定等问题,返贫、致贫风险依然存在,巩固脱贫攻坚成果的难度也不容小觑。那么,从金融角度而言,下一步该如何助力啃下深度贫困“硬骨头”?

  代表委员强调,确保扶贫资金更有效率地使用,直接关系到脱贫攻坚的进程。对此,全国政协委员、东亚银行联席行政总裁李民斌建议,优化操作模式,对专项扶贫资金进一步整合,形式包括地区政府主要官员组成的领导小组,协调专项资金综合使用,整合各级财政资金、对口援助资金、信贷资金、社会资金等扶贫资金,确保资金发挥最大效益,简化资金管理体系。

  “对受疫情影响较大地区,应有绿色通道使扶贫资金尽快发放到位。”李民斌强调,要创新监督机制,借助监管科技及大数据,于互联网和新媒体平台公开扶贫资金来源、用途和项目实施效果等情况,使资金安全、规范、高效使用。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省扶贫开发办公室主任李建也建议,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全球新冠肺炎疫情持续蔓延的情况下,探索开展非贫困县财政涉农资金整合,对于非贫困县提高财政资金使用效益、按时高质量打赢脱贫攻坚战、巩固脱贫成果意义重大。

  啃下“硬骨头”,还需要进一步深化金融扶贫角色。为进一步提高贫困户取得融资的可能性,针对贫困户融资难的问题,李民斌建议金融机构与地方政府加强对接,完善农村信用评估体系,强化金融机构的风控水平。另外,通过有效的激励约束机制,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农村的金融资源供给,并鼓励推出切合贫困户风险承受能力的创新金融服务和产品。

  “举例说,应推动扶贫债发展,鼓励金融机构承销结合扶贫与其他主题的债券,为扶贫开拓多元融资工具。”李民斌表示。

  抓好产业扶贫“牛鼻子” 答好疫情突发“加试题”

  今年以来,受突发的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贫困劳动力外出务工受阻,贫困地区农产品滞销,农具农资运输不畅影响产业扶贫增收,易地搬迁等配套扶贫项目停工……这些无疑给脱贫攻坚收官之战出了一道难度不小的“加试题”。在做好常态化疫情防控的前提下,如何统筹战“疫”、战“贫”两个战场,把失去的时间追回来,成为时下脱贫工作中最直接的挑战。

  “在脱贫攻坚战收官之年,叠加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困难与挑战变得愈发艰巨。当前,要抓好产业扶贫这个‘牛鼻子’。”全国人大代表、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校长吴普特认为。

  “从一线调研情况看,受疫情影响,农村劳动力外出就业困难,扶贫产业的产品销售出现困难。”全国政协常委、甘肃省政协副主席尚勋武表示,面对疫情造成的不利局面,要在保就业、扶产业上下工夫。

  “要研究疫情对农业龙头企业、扶贫车间、农民专业合作社等的影响,出台支持这些新型经营主体稳定发展的政策工具,解决产业发展中面临的融资等难题。”尚勋武认为。

  作为决胜脱贫攻坚战中至关重要的“造血式”“开发式”扶贫方式,产业扶贫有利于提高贫困户参与产业化经营的积极性,助力贫困地区经济可持续发展。事实上,在产业扶贫方面,近年来金融机构已做了不少有益探索。

  如工行在贵州六盘水投放的刺梨特色产业“扶贫产业贷”,在山东莱芜推出的“鲁担—惠农贷”业务,在广东阳江推出的“高校+公司+合作社+基地+农户”模式,都有效推动了当地贫困百姓脱贫致富。

  又如建行创新提炼“N+贫困户”产业扶贫模式,通过大数据增信、信用主体增信、核心企业增信、组织管理增信等路径,加大网络供应链、民工惠、新社区工厂贷等产品的创新应用,构建新型农业主体与贫困户之间的利益联结机制。

  值得关注的是,消费扶贫正成为当下开展产业扶贫工作的重要落脚点。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在强调“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时特别提到,“开展消费扶贫行动,支持扶贫产业恢复发展”。

  今年以来,在战“疫”的同时,我国金融业丝毫没有放松扶贫工作,以更多元的消费扶贫模式,为全面打赢脱贫攻坚战积极贡献着金融力量。如工行在全国范围实施的消费扶贫“春暖行动”,推出“十个一批”措施,其中包括充分发挥“融e购”平台作用,对扶贫商户开辟“随到随批”绿色通道;开展“融e购”“扶贫专场”“购物节”“企业集团购”等专题活动,促进销售量提升。另外,该行还宣布,对贫困地区商户实行交易手续费、保证金“双免”优惠,多渠道解决农产品销售难问题。

  大力发展乡村金融 写好乡村振兴新篇章

  脱贫摘帽不是终点,而是新生活、新奋斗的起点。今年4月在陕西省考察时,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接下来要做好乡村振兴这篇大文章,推动乡村产业、人才、文化、生态、组织等全面振兴。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接续推进脱贫与乡村振兴有效衔接,全力让脱贫群众迈向富裕”。

  “脱贫不仅是数字上的‘清零’,还要确保问题‘清零’。”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国资委巡视组副巡视员黄宝荣认为,这需要把“基础版”脱贫攻坚提升为“升级版”乡村振兴,让贫困人口共享时代发展的条件和技术,持续稳定增收,实现脱真贫、真脱贫。

  代表委员特别强调,乡村振兴是脱贫攻坚的持续战略,是对全面脱贫攻坚成果的巩固和提升。因此如何把产业基础打牢,使欠发达地区彻底拔掉“穷根”,增强发展能力,释放乡村振兴的新功能,建立长短结合、标本兼治的体制机制是下一步的重点。

  对于金融如何支持乡村振兴,全国人大代表、建设银行湖南省分行行长文爱华表示,在当前乡村振兴的大背景下,必须配套大力发展乡村金融,引导资金和综合金融服务向农村地区流动,大力支持乡村振兴。

  “乡村金融应该紧紧围绕乡村振兴战略的目标任务,2020年基本搭建乡村金融的总体框架;2035年实现乡村金融现代化,全面满足乡村振兴的需要;2050年实现城乡金融服务均等化。”文爱华表示。

  这首先需要进一步完善支持乡村振兴的金融环境。在文爱华看来,一方面,应制定乡村金融相关法律,优化乡村金融顶层设计,为乡村金融的发展提供法律支撑;另一方面,要优化金融监管,加大政策扶持,为乡村金融发展营造更加有利的环境;另外,也应加强平台建设,完善抵质押配套机制,促进乡村信贷市场的健康快速发展。

  与此同时,从金融机构本身来看,文爱华认为,应鼓励国有大型银行积极探索乡村金融新模式,形成优势互补、相互促进的乡村金融新生态。

  “国有大行应成立‘三农‘事业部或者乡村振兴金融部,依托金融科技和互联网技术,下沉服务重心,借助第三方的力量,在经营发展、经营服务、运维管理、风险管理等方面进行创新,打造全新的乡村金融发展模式。金融服务应依托相关平台,实现从线下服务为主向线上为主、线上线下融合转变,降低金融机构成本,提升服务半径。在信贷方面从满足传统单一的农户信贷需求,向满足新兴农业生产体系、产业体系、经营体系下综合多元的金融需求演进。”文爱华强调。

责任编辑:杨致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