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聚焦CURRENT AFFAIRS
聚焦 / 正文
生猪期货正式上市 合约标准充分贴近行业特点和贸易实际

  2021年1月8日,生猪期货在大连商品交易所(以下简称“大商所”)正式挂牌交易。上市首日,首批挂牌的三个合约LH2109、LH2111、LH2201,即分别于今年9月、11月和明年1月到期的合约分别经历了不同程度的下跌。截至当日下午收盘,LH2109合约成交91056手,收报每吨26810元,较基准价下跌12.61%。产业分析人士指出,全国生猪产能恢复已超九成并仍处于持续恢复中,生猪价格在2021年将处于下行通道,这样的收盘价格符合正常的价格预期区间。

  尽管上市当日便获得了市场的青睐,不过,通过期货合约锁定成本收益以增加产业链上各环节企业经营的稳定性,才是生猪期货上市最基本和重要的职能。我国生猪产业长期以来受到“猪周期”困扰,生猪出栏价格自2003年以来共经历了五次大幅度波动。特别是2018年下半年以来,受非洲猪瘟疫情影响,生猪价格由每公斤15元跌至2019年3月的每公斤10元,后又大幅反弹至每公斤近40元的历史高位。生猪现货价格的剧烈波动给产业内主体带来了较大不确定性,再加上现货价格也是相关政策制定的重要依据,行业发展不确定性进一步增加。

  记者通过某大型生猪养殖企业了解到,近几年,不少超大型养殖企业出于饲料成本系统性管理的需要,已参与了玉米、豆粕的期货交易,并取得了较为理想的效果。事实上,面对波动幅度较大的生猪现货价格,生猪养殖产业链上的各类主体都有相似的诉求。在未来日渐成熟后,生猪期货市场将能够有效支持生猪养殖企业和下游主体进一步稳定收益和主要成本,并指导其调整生产经营计划。而供应端在收益和产量上的逐步趋稳,也会传递到需求端,实现市场化的生猪稳产保供。正如大商所相关负责人所指出的,生猪期货将同玉米、豆粕等期货期权一起,形成了从主要饲料原料种植、加工到养殖等相对完整的产业链条风险管理体系。生猪养殖企业、屠宰加工企业、猪肉贸易商等各类主体可以利用期货工具规避现货价格波动的风险,从而增加产业链上各环节企业经营的稳定性和增长的可持续性。与此同时,生猪期货市场形成的公开、透明和连续的价格参考有利于养殖企业优化资源配置、合理控制养殖规模,政府部门也可以依据期货市场价格信号把握生猪市场供求关系的变化趋势,从而更加有针对性地制定宏观调控政策,科学引导生猪产业调整生产经营的规模和方向。

  要实现期货市场的价格发现功能,如何设计交割方式、制定期货合约标准极为关键;同时,还要考虑便于产业内主体参与而设定的活体交割方式,又进一步增加了合约、流程等设计上的难度。大商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生猪期货是我国期货市场上市的第一个活体交割品种,产业本身在近些年标准化程度的提升为生猪期货活体交割提供了基础条件。“从活体质量标准化方面看,大商所2008年通过外部合作制定的生猪期货质量标准,目前已上升为国家标准GB/T 32759《瘦肉型猪活体质量评定》,并于2017年1月1日实施;从食品安全角度看,规模养殖企业在现阶段已经建立了较完善的生猪检验检疫流程,每批次生猪需检验检疫合格后才可以出栏,出栏生猪通过耳标等技术手段追溯到养殖企业,食品安全具备较好保障;此外在非瘟发生后,规模化猪场都将集中交易改为猪场车板交割方式,较好地控制了疫情疫病暴发和不同企业间生猪交叉感染。”

  记者从大商所获悉,其在深入研究标准、结合调研数据分析及现货实际经验的基础上,将可现场检验的外观、体重等客观指标作为了交割质量标准,并在充分考虑生猪品种特点和实际贸易情况的基础上,形成了“前置管理、简单交割、多元模式、严控风险”为主的制度体系。“一是实行前置管理模式,将绝大部分质量指标要求前置,通过养殖过程标准化确保出栏生猪标准化,简化交割过程。二是实行养猪场每日选择交割和车板交割制度,满足生猪活体交割时效性强和交割效率要求高等特点,同时增加交割频次,便利卖方参与交割,提高生猪期货服务产业的能力。三是实行生猪交割企业日常检查制度,委托第三方专业机构,对参与交割的养殖企业进行定期或不定期核查,督促养殖企业严格按要求进行养殖过程管理。四是拓展生猪实物交收模式,通过市场化方式引导大多数实物交割以期转现、协议交收、便捷提货等多元化交割解决。五是制定疫情处置制度,大商所参照鸡蛋期货建立疫情疫病应对机制,疫情发生时对疫区范围内交割仓库暂停办理交割业务,正在发生的交割全部终止并清退货款和仓单;若交割区域内疫情大面积爆发,大商所还可以根据实际情况采取调整升贴水、限开新仓、暂缓挂新合约、终止单个或多个合约交易等紧急措施。六是严格控制风险,通过设置较高的保证金水平、适度放宽涨跌停板幅度和实行严格的持仓限额和交易限额制度,确保生猪期货上市稳起步,抑制成交过热。”

  “我们公司已经研究过生猪期货的交割标准、流程等,希望未来能够参与其中实现套保效果。不过现阶段还没有联系相关服务机构。”在对几家大中型生猪养殖企业采访后记者发现,除了部分产业链上上市企业已入局之外,多数经营主体仍处于观望之中。期货合约价格发现与风险管理功能的有效发挥需要一个培育过程,因此除了交易所持续强化市场监控、切实履行监管和服务职责之外,生猪期货市场还需要市场的理性认知和规范参与,才能推动其发展成熟、早日发挥服务实体经济功能。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