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聚焦CURRENT AFFAIRS
聚焦 / 正文
释放农村新型消费潜力的前提是打通“堵点”

  新型消费潜力巨大,农村市场不可忽视。这已经成为当下刺激或拉动消费的共识,也成为政策的新着力点。

  9月9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在确定支持新业态新模式加快发展带动新型消费的5项措施时,明确指出,要“加强农商互联农产品供应链建设”“加快农村商贸流通数字化升级”。“农产品供应链建设”放在五项措施之首的“推动新型消费扩容提质”中,足见其重要性;“农村商贸流通数字化升级”则作为“加快新型消费基础设施建设”的内容之一,被置于五项措施之二,也表明这项基础设施建设对拉动农村新型消费的重要性。

  农村新型消费被高度重视,并非无缘无故。

  数据显示,2019年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6021元,增长9.6%,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6.2%;而同期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42359元,增长7.9%,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5.0%,农村居民高出城镇居民1.2个百分点,而从过去几年情况看,农村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速一直高于城镇居民。比如,2014年至2018年,农村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速比城镇平均高1.4个百分点,最高为2.9%,最低为0.79%。城乡居民人均收入倍差一直呈现缩小趋势。从边际消费倾向来看,2010年以来,农村居民的边际消费倾向总体大于城镇居民,也就是说相较于城市居民,农村居民更愿意把新增收入更多地用于消费支出。

  在相当长时间里,拉动农村消费,有关方面一直采取的是增加农民收入的方式,比如政府给予农民补贴或者实施家电下乡、汽车下乡等政策,就是通过变相增加农村居民收入的方式,提升农村居民购买力。不过,随着农村人均GDP达到3000美元后,再使用家电、汽车下乡等刺激政策,边际作用将会下降。因此,转换思路,寻找能更好挖掘农村消费升级潜力的新着力点,变得格外迫切。而此次紧随全民数字化时代的消费新趋势、新路径,从新型消费切入,无疑可以让农村消费潜力得到更好释放。

  众所周知,新型消费是相较于传统消费而涌现出来的新消费浪潮,也是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居民消费升级后才出现的新现象。如果说传统消费是以满足基本生活需求为主,那么,新型消费则主要是为满足人们对美好生活追求的需求。

  正因为如此,新型消费不仅消费对象新,80后与90后已经成长为如今农村的消费主力人群,他们的消费追求、消费理念都与老一辈农村居民有着天壤之别,他们在消费过程中更注重展现个人价值追求,而非简单满足生活需要;消费方式新,注重消费过程中的互动,喜欢定制消费等;消费模式新,喜欢线上消费,消费领域从原有的实物消费加速向服务消费延伸。此次疫情防控期间,在线教育、在线医疗、远程办公、在线金融等新兴服务全面暴发,非接触式消费受到青睐,就是这一消费模式的充分体现。

  虽然农村居民消费与城镇居民消费并不完全相同,但随着农村居民可支配收入持续增长,新型消费需求也在快速增长。有些领域消费需求的释放,甚至可以用“井喷”来形容。然而,与城镇居民拥有较为完备的新型消费基础设施不同,农村居民的新型消费需求难以充分释放,更多是因为“堵点”没有打通。

  为了打通“堵点”,此次国务院常务会议不仅提出,要“加强农商互联农产品供应链建设”,还要“加快农村商贸流通数字化升级”,目的就是,一方面,要通过农商互联农产品供应链建设,解决“农”是“农”、“商”是“商”的割断格局,通过农商互联,从根本上解决产与销脱节问题,让农民生产出来的农产品能顺畅销售出去,让农民手中的农产品能更快变现,让农民手中有钱可以消费,同时通过农商互联,也可以让商超里的商品更加琳琅满目,销售的农产品品种更加丰富、品质更加优良,从而更好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对高品质农产品的消费追求;另一方面,要通过“加快农村商贸流通数字化升级”,不断完善农村新型消费的基础设施环境,既让农村商贸流通的网络在更大范围内互联互通,也可以通过大数据库的建立,在大数据分析基础上,实现商贸流通更加及时、快速,配送更加顺畅、精准的目标,减少因为商贸流通信息不畅而造成的农产品库存积压变质或流通损坏,在数字化升级对农村商贸的赋能下,让农村新型消费人群的消费需求能得到更好满足,体验更加良好,从而极大释放农村新型消费潜力。

  当前,我国正在推动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要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就意味着要把满足国内需求作为发展的出发点和落脚点,生产、分配、流通、消费更多要依托国内市场。显然,要让大循环更加顺畅,就必须构建完整的内需体系,特别是供给体系和国内需求要更加适配,而“加强农商互联农产品供应链建设”“加快农村商贸流通数字化升级”,无疑可以通过打通“堵点”,让农产品的供给和需求更加适配,通过完备的供应链和更高水平的数字化,带动农村新型消费需求释放,助力国内大循环格局更好更快地形成。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