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聚焦CURRENT AFFAIRS
聚焦 / 正文
小农的金融需求不容忽视

  编者按

  小农的金融需求不容忽视,站在金融机构的角度看,服务小农的确存在成本高、效率低、考核难以完成的情况,但根本上还是没有找到适合的、更有效的方法和渠道去尝试。笔者认为,小农应该是一个金融供给方长期培育和服务的群体,目前起点低,也正说明潜力大,需要遵循商业化、市场化、可持续的原则,不断创新方式,探索有效途径予以支持。

  时下,有部分观点认为,小农经济不符合农业现代化发展趋势要求,小农户应该对接大市场,融入大市场,同时成为现代农业产业链条的一个组成部分,通过某种组织体系,形成一个整体,从而规避传统小农户面对市场的诸多困境,诸如融资难题等,传统的农村金融需求会逐渐萎缩,取而代之的是现代化的农业金融的需求。

  同时,也有调研结果显示,小农经济主体对于银行贷款的需求并不迫切,而且,往往可以通过自筹或赊账的方式解决资金缺口问题,银行服务小农户的信贷服务意义会逐渐被弱化,信贷服务的主体应该更多是围绕农业产业发展而展开。同时,有观点认为,要发展现代农业,就必须大量产业资本进入农业,从而形成产业集群。商业性金融机构应该按照市场化原则积极探索支持产业资本发展现代农业、支持城镇化建设等。

  笔者认为,上述观点的依据是存在的,但并不充分,换言之,对小农的金融需求的理解存在片面性,同时,对于农业产业发展的认知只是一个定性的趋势性判断,与当前我国农业产业实际发展情况存在着错位,尤其是关于产业资本进入农业的问题,目前还处于较为初期的阶段,量与质都还有待提升。

  农业和农村的问题是一个非常复杂且需要漫长时间去改变的问题。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原副组长陈锡文曾指出,相比工商业和城市,农业和农村是个慢变量,不能太快。他认为,即使中国城镇化率达到70%,农村至少还有超过4亿人口,未来的农民和城市到底是什么关系,怎么让农民在农村生活得更好,都是非常重要的问题。

  再看一下乡村振兴战略提出的三个阶段性目标:到2020年,乡村振兴取得重要进展,制度框架和政策体系基本形成;到2035年,乡村振兴取得决定性进展,农业农村现代化基本实现;到2050年,乡村全面振兴,农业强、农村美、农民富全面实现。也就是说,我们要用15年时间,做到农业农村现代化基本实现。可见,做到农业农村现代化并不轻松。

  如何理解小农的金融需求,这是个根本性的问题。笔者认为,至少应该从两个层次去理解这个问题,结构性需求及动态性需求。结构性需求至少可以从生产和消费两个方面来看,如果只是自己种几亩地,养几头猪的小农,在生产经营方面的资金需求的确不高,但其至少有对消费方面的资金需求,这类信贷需求正在被越来越多的电商平台所覆盖。但不可忽略的是,当下一些类似于规模不大的家庭农场,夫妻经营的家庭作坊式的经营主体,对经营性资金是有明确需求的。诸如赊账问题,在小农经营主体非常普遍,赊账的供给主体往往是农资经营主体或上游农业企业,但赊账也是有资金成本的。笔者曾经在西南某地调研时发现,一些小型的家庭农场正在逐渐从赊账转化到向商业银行借贷,因为,资金成本会被大幅降低。

  动态性需求的问题就是随着小农经营主体的发展,其资金需求会变大,同时,生产性和消费性需求在小农经营主体来说,界限是很模糊的。例如,一个养鱼的家庭农场要盖房子,这个房子既是其经营鱼塘时需要的,同时也是其相对固定的居住地,这种情况非常普遍,那么,盖房子的借贷就很难说是生产经营还是消费。

  当前,从银行机构的角度来看,小农对信贷资金需求不够迫切,其实存在着视角的错位问题。从小农主体的角度,大部分觉得从银行贷款很麻烦,也不容易获得,因此,这条融资渠道基本不考虑,所以,当调研时问到小农主体时,会反馈不需要贷款,但其真实的资金需求是存在的,只是通过熟人借款、赊账等方式更容易得到满足罢了。这其实也存在着供需双方的不对等、不一致的问题,小农在银行面前长期处于弱势地位,要想形成良性正常的信贷交易是有障碍的。

  小农融入大市场以及资本下乡的问题,这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也是基于农业的资源流动问题。目前看,小农融入大市场侧重于农产品流通环节,无论是传统的农产品收购,还是结合电商平台的新型流通渠道,这样的实践都比较常态了。小农在整个农业产业链条之上会长期存在,即使规模化农业生产达到较高的水平,小农一定有其存在的必要。资本下乡也属于要素流通的一部分,这个部分面临的挑战较多。实际的情况是“外来的和尚不好念经”,农业不像工业,其对土地等资源禀赋的依赖性很高,更不用说农业生产经营的高风险性是全世界都面临的难题。资本是逐利的,而且,大部分资本很难接受长周期的回报,更何况农业的风险较高。全世界做农业能够持续做大的企业,基本都是做农业产品和服务的企业,资本可以投入在农业领域,但下乡的问题还需要探索有效方式。

  总之,小农的金融需求不容忽视,站在金融机构的角度看,服务小农的确存在成本高、效率低、考核难以完成的情况,但根本上还是没有找到适合的、更有效的方法和渠道去尝试。笔者认为,小农应该是一个金融供给方长期培育和服务的群体,目前起点低,也正说明潜力大,需要遵循商业化、市场化、可持续的原则,不断创新方式,探索有效途径予以支持。

责任编辑:李昂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