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聚焦CURRENT AFFAIRS
聚焦 / 正文
农商行境外上市:补资本 增实力 强约束

  2010年12月16日,重庆农村商业银行(以下简称“重庆农商行”)成功在香港H股主板上市,成为全国第一家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的农商行,同时也是第一家在境外上市的地方银行。

  重庆农商行的上市为农商银行成功敲开了资本市场的大门,让农商银行为代表的农村金融机构有了新的资本补充渠道,在市场约束下不断完善公司治理水平,提升综合实力,也为县域金融及经济发展吸引来更多有利资源。

  为补充“内力”取道H股

  2010年2月,重庆农商行召开了审议发行H股股票并上市议案的股东会,会议计划发行不超过23亿股股票,并将募集的资金全部用于补充资本金。“重庆农商行的上市初衷主要源于当时服务地方经济产生的资本金和经营优化需求,是为了更好地服务当地‘三农’、中小企业和县域经济。”重庆农商行有关负责人对记者说。

  其实,早在2008年正式挂牌成立前,重庆农商行已经历过了资产调整和资本金补充等阶段。在2003年被确立为农村信用社改革试点单位之一后,其前身——重庆农村信用社联合社进行了为期5年的全面财务重组,资本充足率在2008年年底达到9.31%,满足了监管要求。

  不过,随着业务快速发展,资本金逐步成为瓶颈。作为整个重庆市农信系统统一法人机构,重庆农商行承担起更多服务地方经济的职能。该行的招股说明书中显示,2007年年底至2009年年底,重庆农商行贷款总额及存款总额分别以16.2%和26.3%的复合年增长率增长,2010年,该行在重庆市县域存款、县域贷款和中小微企业贷款市场份额位居首位。

  由于业务的快速扩张,重庆农商行的核心资本充足率在2009年底下降至8.14%,同期发行的23亿元10年期次级债券依原则仅可用于补充附属资本金。考虑到监管条款的严格化和本地强劲的发展势头,必须建立一个长效、稳定的资本补充渠道。而另一个问题也是当时发展较快地区的农信系统普遍会遭遇到的——大型股份制商业银行开始提升其在县域地区的渗透力,因此农村金融机构亟须提升自身的公司治理能力和内控水平,以更为市场化的经营模式和更高效的风控手段巩固业务优势。

  有了补充资本金和提高综合实力的双重需求,上市被提上议事日程。该行相关负责人曾表示,该行将积极引进优质的战略投资者,力争在满足上市条件的基础上早日上市。重庆农商行最初的目标是在A股上市,但是考虑到排队周期等问题还是决定赴港IPO——

  2010年12月,重庆农商行在香港完成路演,结束公开认购,并最终以5.25港元发行了21.86亿股股票,在香港联交所主板成功上市,融资总额达115亿港元。

  该行也由此成为全国首家上市农商行和首家境外上市地方银行。

  治理机制改进带动行业优化

  上市让重庆农商行建立起长效资本补充机制,资本充足率大幅提高。根据其披露的业绩报告,2010年年底,该行核心资本充足率提升至14.78%。

  作为首家进入国际资本市场的农村金融机构,重庆农商行开始接受境外投资者的审视和检验,并实现治理机制的蝶变。

  在公司治理结构和信息披露方面,重庆农商行依据相关要求作出改进和完善。如在“三会一层”的基础上,设立了“一级法人、两级管理、三级营销”的管理和业务流程,以此明确区分职能,形成董事会抉择、行长授权经营、监事会有效监督的治理模式,并协调各管理层级及各委员会的合作。而相应的内部组织架构会依据业务发展适度调整,促进银行运营动态适应市场变化。同时,重庆农商行上市后按照上市规则的要求,在定期报告、重大事项等信息的编制发布方面不断优化,确保信息披露的及时性和准确性,为投资者及公众提供投资价值评价依据。

  上市也进一步优化了重庆农商行的股权结构。该行上市前有4家股本占比在5%以上的法人股东,其占比合计达到34.43%,上市后这4家股东的股本总和下降到24.97%,降低了股东在持股比例和区域上的集中度。该行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重庆农商行通过H股上市,成功引进了阿布扎比皇室投资公司、惠理基金、富邦人寿等优秀的基石投资者,他们为银行带来了先进的管理经验和更严格的市场监管,促进了银行经营管理水平的提高和股东资产的保值增值。

  重庆农商行上市对其资本补充、治理机制改进和品牌提升带来显著效果,也对其它农村金融机构产生了示范效应。截至目前,算上已首发通过的江苏紫金农商银行,已有9家农商银行完成在境内外的上市。其中,九台农商行、广州农商行选择赴港IPO,并分别于2017年1月12日和2017年6月20日在香港挂牌交易。此外,另有至少25家农商银行正在筹备上市的相关事宜。

  经历了IPO及严格的信息披露和市场监督,9家上市农商银行形成较为规范的公司治理结构和更加市场化的经营管理模式,其发展速度和经营业绩普遍优于同类机构。以广州农商行为例,该行2017年实现了0.84%的总资产回报率,较2016年提高0.02个百分点;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从上市前的2016年底的9.9%提高至2017年底的10.69%;不良贷款率也在这一年间降低了0.3个百分点。

  亮丽业绩稳定市场投资信心

  在经历了赴港上市以及之后的治理机制、经营模式等的转变后,重庆农商行保持了较好的发展势头。

  该行2018年一季报显示,截至2018年3月末,该行资产总额突破9000亿元,较成立时增长了4倍;存款余额突破6000亿元,较成立时增长了4.6倍;贷款余额突破3500亿元,较成立时增长了3.9倍;不良贷款率1.18%,拨备覆盖率334%,资本充足率13.26%,均处于行业良好水平。同时,重庆农商行在业绩大幅提升的同时也不忘自身的支农职能。截至2017年末,该行涉农贷款余额达1480亿元,占重庆市总量的30%,在全市银行业金融机构中排名第一。截至2018年3月末,重庆农商行涉农贷款余额再创新高,达到1497亿元,较10年前翻了两番,占到了该行各项贷款余额的46%。

  在业务快速发展的同时,重庆农商行的行业影响力也持续提升——在最新英国《银行家》杂志世界银行品牌价值评比中,该行跃居全球银行第138位、全国银行第21位,在全国农村金融机构和中西部地区银行中排名最高。

  “重庆农商行在H股上市和出色的业绩表现,间接地将‘农村商业银行’这一概念带到资本市场,引起了国内外的广泛关注,让市场转变了对农村金融机构的看法。”该行相关负责人介绍说。

  事实上,农信社改革十几年来,历经财务重组、股份制和商业化改制、境内外上市,整体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截至2017年末,全国共组建以县(市)为单位的统一法人农村信用社907家、农村商业银行1262家、农村合作银行33家。农信系统资本充足率为11.7%,扭转了10年前资本充足率为负的局面;行业不良贷款率大幅下降了16.84个百分点,其中上市农商行不良率为1.52%。

  从改制前农信社的缺乏规范,到改制后的逐步规范,再到重庆农商银行成功在H股上市,作为资本市场中的投资主体,从中发现到农村金融机构高质效发展潜力以及由此带来的可观的投资回报,这将进一步引导私人资本投向“三农”和广大县域经济发展之中。农金机构整体业绩的向好和治理水平的提升,也将为更多社会资源与农村经济的连接发挥桥梁和纽带作用。

责任编辑:杨晶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