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聚焦CURRENT AFFAIRS
聚焦 / 正文
【庆祝改革开放40年】汇通城乡 打造农村支付结算高速路

  经过十余年的努力,农信银支付清算系统已覆盖全国近8万家农村中小金融机构网点,形成跨省实时支付清算网络。农村支付清算系统的建成和功能的不断增强,进一步将普惠金融和便捷支付向农村地区扩展,让广大农村居民享受到现代化支付服务的发展成果,提高了农村支付服务的可获得性。

  2006年10月16日上午10时36分,第一笔通过农信银支付清算系统办理的实时电子汇兑业务从广东江门新会农信社营业部汇出。对于农村中小金融机构来说,从这一刻起,不能提供实时电子汇兑和个人账户通存通兑等业务终成历史。

  作为面向全国农村中小金融机构提供资金清算服务的全国性专业特许清算组织,农信银资金清算中心于当年5月成立,而由其开发的农信银支付清算系统的运行,标志着服务于广大农村地区支付结算的“高速公路”正式启动建设。

  经过十余年的努力,目前,农信银支付清算系统已覆盖全国近8万家农村信用社、农商银行、农村合作银行、村镇银行等农村中小金融机构网点,形成跨省实时支付清算网络,成为我国支付清算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

  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农村金融机构通过农信银支付清算系统办理业务31.24亿笔,金额3.66万亿元,同比增速分别为142.95%、15.82%。这表明,我国农村支付服务环境获得了极大改善,现代科技支付发展成果已惠及亿万农民。

  建设支付高速路

  农村支付服务是农村金融服务的基础。

  截至2017年末,我国农村地区拥有县级行政区2252个,乡级行政区3.21万个,村级行政区52.97万个,农村地区人口达9.71亿人。与此同时,农村地区银行网点数量已达12.61万个,县均银行网点55.99个,乡均银行网点3.93个,村均银行网点0.24个。在范围如此广大、机构数量众多的广袤农村,建立起四通八达、高效便捷的支付清算系统,需求巨大,难度也可想而知。

  “农信银成立之前,为数众多的农村中小金融机构虽然是独立法人,但却没有统一支付平台,就像汪洋大海中的一座座孤岛,不仅势单力薄,服务效率低下,也难以满足农村客户日益增长的金融需求。”农信银资金清算中心副总裁刘永成向《金融时报》记者介绍了当时的状况。

  据了解,农信社1996年与农业银行脱离行政隶属关系后,为解决异地结算难问题,设立了“全国农村信用社特约电子汇兑资金清算服务中心”,即农信银中心前身,并搭建了特约电子汇兑系统批量处理农信系统间的资金往来业务,该系统从1997年一直运行到2005年底。

  “农信银中心的诞生与农信社改革息息相关。众所周知,2003年以来,农村信用社拉开深化改革的序幕,农村金融服务水平有了质的飞跃。但由于历史原因,农村地区支付结算环境建设仍然落后,农村中小金融机构缺乏统一的支付结算平台,异地支付结算难的问题十分突出,也严重影响到农村金融机构自身的发展。”据刘永成介绍,当时一些偏远地区的农民,要给在外地上学的孩子寄学费或生活费,需要跋涉数十公里甚至百余公里到县城的银行网点办理。在这样的背景下,各地提出升级改造特约电子汇兑系统的呼声越来越强烈。

  为彻底解决农村支付渠道不畅、支付手段落后这一难题,2006年,中国人民银行批准由全国30家省级联社、农商银行共同发起设立农信银资金清算中心,旨在构建农村新型支付结算体系,完善农村金融服务功能,从根本上改善农村支付结算环境。同年5月,农信银中心挂牌成立。十几年来,农信银中心成员机构覆盖各省区市36家农信机构,接入1400余家村镇银行、43家支付机构和1家民营银行。目前日均处理清算交易超过2500万笔200亿元。

  深化农村支付普惠

  从2006年农信银支付清算系统上线运行,到2010年7月3日,山西省联社核心业务系统接入该系统,仅仅4年时间,全国农村中小金融机构省辖核心业务系统就已完成全部接入。“这个意义非同一般,农村地区支付结算高速路建成意味着全国近8万家农村中小金融机构网点实现了跨省、市、自治区异地实时资金清算,从根本上改变了过去农村支付结算渠道不畅、手段缺乏、功能单一的落后局面。”刘永成说。

  随着科技发展和支付手段的不断进步,农村居民对支付服务的需求也在日益增加。在此形势下,2011年7月第二代农信银支付清算系统项目建设启动。在完成系统开发、业务测试及内部试运行后,农信银中心会同各成员单位于2014年初启动第二代农信银支付清算系统切换工作。到2015年末,35家成员机构第二代农信银支付清算系统切换上线全部完成。

  “可以说,第二代系统的运行,带来了农村金融机构业务的全面创新发展。”刘永成接着介绍说,经过多年建设,农信银支付清算系统已拥有共享电子商业汇票系统、共享网上银行系统、共享手机银行系统、共享网上支付跨行清算系统、农信通自助金融服务系统、共享异地灾难备份系统等6大共享服务系统。

  据了解,如今农信银支付清算系统不仅支持多业务产品,包括个人通存通兑、电子汇兑、银行汇票、对公通存、消费、预授权、第三方转账、协议付款等;还支持多渠道,如柜面、ATM、POS、手机银行、网上银行、电话银行、自助终端等多种电子支付渠道发起和接收业务;同时支持多服务对象,除了农村金融机构外,也支持支付机构的接入,并和其他清算机构、商业银行开展业务合作,提高支付清算效率。

  刘永成回忆说,2009年农信银共享网上银行系统开通之前,全国农信系统超过三分之二的机构网点没有网上银行业务。经过近十年的发展,截至今年6月末,已有18省市农村中小金融机构网点应用农信银共享网上银行系统开通网上银行业务,客户达1800万户。23省市农村金融机构网点还应用农信通自助金融服务系统办理销售收款、现金汇款、转账汇款、助农取款等支付服务业务。

  近年来,随着普惠金融在农村地区不断深入推进,从县域到村域,涉农金融机构通过发放银行卡、布放转账电话、推广小额助农取款服务、建立农村缴费服务站等多种方式,加强村域金融基础设施建设,并借力农信银网上银行及自助金融服务系统,将金融服务引进村、落到户,初步构建了满足村域支付服务需求,适合“三农”发展的村域支付服务体系。

  “在贵州、广西等地,当地农村金融机构依托自助金融服务系统开展助农取款‘村村通’业务,让农民在家门口就能办理小额取现、转账汇款、查询缴费等基础金融服务,填补了金融服务空白,打通了农村金融服务‘最后一公里’”。刘永成介绍说。据了解,贵州省联社在全省设立了18058个“村村通”便民服务点,实现了全省行政村全覆盖。“以每笔业务为农村居民交通、餐饮节省10元和4小时计算,‘村村通’工程一年可为农村居民节约超过1亿元、5000万小时的出行成本。”刘永成说。

  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中国支付体系发展报告2016》,截至2016年末,人民银行支付清算系统覆盖11.84万个农村金融机构网点,覆盖率达93.46%;以参与者身份接入农信银支付清算系统的银行网点43433个。全国共有超过4万个农村地区银行营业网点可以办理农民工银行卡特色服务受理方业务;助农取款服务点达到98.34万个,覆盖行政村超过53.17万个,行政村覆盖率超过90%。

  科技引领支付服务创新

  在河北沧州市摩卡小镇便民超市里,店主曹老板向《金融时报》记者表示,2017年年初,在沧州农商行工作人员帮助下,他的超市上线了农信e购,由线下实体店转为线上线下一体化商店,用他的话说,“自己也成了网店老板。”说话间隙,曹老板向记者演示了他线上商店的二维码,只需用手机一扫,便可在店里购物和支付。

  记者了解到,为满足农村客户逐渐增长的网上购物需求,2017年年初,农信银中心针对农村中小金融机构的收单商户推出了“农信e购”暨手机网店系统服务。该系统整合了智能POS设备、扫码支付功能、线上商店,为商户提供线上线下一体化收单平台,支持现金、银行卡、扫码、线上无卡等多种支付方式。农村中小金融机构通过推广手机网店服务,可以实现已有收单商户线上线下一体化,也有利于拓展新的收单商户,提高线上电子支付工具的使用效率。

  正如人们所看到的,近年来,农村地区客户对银行卡、网上银行、手机银行、移动支付等非现金支付工具多样化需求明显增加。刘永成表示,作为农村地区专业支付清算组织,农信银中心始终扎根农村支付清算市场,依靠科技引领服务创新,不仅支持农信机构提升整体金融科技服务水平,代理农村中小金融机构“一点接入”中央银行会计核算系统(对账)、网联、中国票据交易系统、财税库银国库系统等金融市场基础设施与支付宝、财付通等支付机构,还积极为农信机构争取合作费率优惠以及提供电票融资、网购、微信钱包提现、信用卡还款等多样化服务。

  可以说,农村支付清算系统的建成和功能的不断增强,大大提升了农村中小金融机构在互联网金融、移动支付背景下非现金支付服务竞争力,并进一步将普惠金融和便捷支付向农村地区扩展,让广大农村居民享受到现代化支付服务的发展成果,提高了农村支付服务的可获得性。

责任编辑:梁艳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