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产业会展CURRENT AFFAIRS
产业会展 / 正文
周诚君: 大力推动转型金融发展 更好支持“30·60目标”

  3月23-24日,中金公司在北京举办“碳中和2060”论坛。期间,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周诚君出席“绿色金融”分论坛并发表演讲。

  实现碳达峰、碳中和“30·60目标”需要巨量投资,要研究如何以市场化的方式引导和激励金融体系提供所需要的投融资支持。围绕“面对实现‘30·60目标’所需‘百万亿级别’的转型投资需求,钱从哪里来?金融业如何更好地动员资金,推动实体经济实现能源结构转型,早日实现碳达峰,为后续实现碳中和打下牢固基础?”等问题,周诚君进行了解读。

  他指出,从大的方面看,金融业支持“30·60目标”有三个主要领域。

  第一个领域是绿色金融。从2016年8月人民银行等七部委联合发布《关于构建绿色金融体系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发展绿色金融整体框架以来,相关部委、业界和各地方政府开展了大量工作,也取得了非常了不起的成绩,使得中国绿色金融发展走在了国际前列。

  第二个领域是碳市场。碳市场把碳排放权予以量化,形成排放额度或者配额,作为可交易的产品,通过市场交易形成价格,从而构成排放的成本或减排的收益,实现外部性的内部化。“这是一种金融机制,通过类似于创设金融产品并开展金融交易、衍生品交易的方式,实现碳减排。在前不久人民大学举办的 ‘碳中和2060’中国绿色金融论坛上,我专门阐释了碳市场的金融属性,建议按照金融市场的运行体系和监管规则来推动碳市场的健康、规范发展。”周诚君表示。

  第三个领域是转型金融,更严格地说,是气候转型金融。各界对绿色金融已经非常熟悉了,碳市场也是最近的热点问题,但对转型金融的关注、讨论和需开展的相关工作,还远远不足。对于什么是转型金融,迄今为止,国际上对此还没有一个非常严格的界定。总体而言,是指针对市场实体、经济活动和资产项目向低碳和零碳排放转型的金融支持,尤其是针对传统的碳密集和高环境影响项目、经济活动或市场主体。

  在周诚君看来,较之于绿色金融,转型金融更具有灵活性、针对性和适应性,可以更大范围、更大规模满足经济能源结构转型,特别是重点工业、交通、建筑等领域转型的资金需求。

  他介绍,绿色金融经过这几年的快速发展,在国内、国际已经形成了广泛共识,并对其概念、标准、边界、分类等都日渐形成了比较清晰的规范。我国现有12万亿的绿色信贷余额、8000多亿的存量绿色债券,以及其他相关的绿色金融产品,凡是贴上绿标的都要严格符合绿色金融的标准,否则就是“洗绿”。

  “标准明确清晰有其好处,可有效防止洗绿,防止相关的道德风险。但是,也带来问题。标准一旦确定就有刚性,就需要严格执行,其弹性、灵活性就相对较小,会限制其覆盖面。”周诚君解释,“支持实现‘30·60目标’需百万亿级别的巨额资金投入,如果按照目前绿色信贷12万亿、绿色债券8000亿的规模,怎么发展才能满足这么大的资金需求呢?光靠绿色金融推动超大规模的实体经济能源结构转型、实现‘30·60目标’是否足够?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须知,绿色金融不是政策性金融,是市场化的金融,必须强调商业可持续和遵守各项监管要求,比如资本充足率、资产负债比例要求等,也要讲究ROE、ROA。政策再支持和鼓励,绿色金融也不可能脱离市场规律获得过于超常规增长和发展。”

  转型金融则有所不同。周诚君指出,目前,国际上并没有明确的关于转型金融的概念界定,也没有非常一致的业务分类标准。如果说绿色金融覆盖的对象必须要严格强调绿色、有明确的环境效益、符合国际分类标准,那么转型金融的服务支持对象则未必一定是绿色的,可以是棕色、甚至可以是碳密集或者高环境影响的。转型金融更强调应对气候变化和低碳转型,强调经济活动、市场主体、投资项目和相关资产沿着清晰的路径向低碳和零碳过渡。虽然尚未形成统一标准,但转型金融仍然有基于共识的一些技术规范和约束框架:如需要有明确的用于支持气候转型和环境改善的目标、路径和治理方针;要有确定的技术方案,最终目标要实现净零排放;要有以科学为基础的评价指标和绩效考核;要保持透明度,有规范、持续的信息披露,确保外部约束,等等。

  较之于绿色金融,转型金融可应用于碳密集和高环境影响的行业、企业、项目和相关经济活动,具有更大的灵活性、更强的针对性、更好的适应性,不受绿色金融概念、标准、分类的限制,所以在支持实体经济实现能源结构转型的范围和规模上,可以有非常大的突破。中国是国际制造业中心,具有庞大的工业体系,有太多的碳密集、高环境影响行业和企业,需要通过各方面的金融支持进行技术改造、商业转型,逐步实现减排、低碳、零排放。

  即便从全世界范围看,转型金融也是一个新命题,在国际上提出仅仅1年时间。周诚君对比了国际上的转型金融类别及相关标准,他表示,总体看来,国际上关于转型金融的认识和研究刚刚起步,现有的方案还相对比较简单,这为中国尽快开展相关工作提供了很好的机会和空间。

  此外,他强调,每个国家实现转型的基础、条件、路径、目标都不尽一致,甚至还有很大的差别。中国需要充分尊重现实情况,实事求是,按照“30·60目标”所确定的要求,设定我们自己的路径,明确适用于我国的转型金融支持框架、标准、分类和管理规则等。

  在发言中,周诚君提出四点建议:

  一是呼吁在当前继续大力支持推动中国绿色金融创新发展的基础上,高度重视、大力发展转型金融,某种程度上应该像支持绿色金融那样支持和鼓励转型金融发展,最终形成绿色金融和转型金融并驾齐驱、相互支持、良性互动的局面。

  二是尽快组织学界、业界共同研究讨论适合中国国情和发展阶段的转型金融概念、标准和分类,以及相应的考核、管理体系,在这个基础上提出转型金融支持项目目录,在此过程中特别要注重其适用性,符合中国国情和“30·60目标”要求,既无需照搬现有国际方案,也不必追求国际趋同。

  三是花大力气进行广泛的国际交流、讨论和沟通,尽可能推动形成共识,尊重和理解各国转型条件、路径和方式的差异,寻求国际社会对中国特色转型金融方案的支持。

  最后,希望社会各界共同研究讨论,把相关问题分析得更加深入、清晰、透彻,为政策部门和金融业制定一个具有广泛适应性、针对性和可操作性的中国转型金融方案提供理论贡献、技术支持和能力建设指导,更好推动“30·60目标”的实现。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