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学术动态CURRENT AFFAIRS
学术动态 / 正文
美日中小企业管理援助制度比较与借鉴

  美国和日本被称为“中小企业之国”,两国中小企业得以顺利发展,离不开管理援助制度的重要支持。两国的经验做法对帮助我国小微企业应对危机具有借鉴意义。

  中小企业管理援助制度内容

  中小企业管理援助具体做法是:由政府以及社会机构培养出拥有丰富经验和专业知识的管理援助专家,在中小企业遇到突发危机或发展困难时,由专家深入企业内部了解其管理、技术、融资、销售、劳工等全方位具体情况,分析出企业运营中存在的问题及发展劣势,提出有针对性的应对方案和改进措施,并持续提供指导和协助,直至企业摆脱困境。

  美日中小企业管理援助制度的特点及比较

  (一)援助原则及方式。美日管理援助均严格遵循三个原则:一是无偿性原则; 二是保密性原则;三是实效性原则,致力于真正解决中小企业需求和问题。援助方式均多样化,其中网络援助优势突出。两国援助方式均包括面谈、网络、书面、电话等,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网络援助的便利性和高效性凸显,成为美日中小企业管理援助的主要方式,各类中小企业支援机构都开设了“管理援助”网站或专栏来公布支援内容、日期安排及联络方式等,并配置线上专家资源,提供“一对一”线上援助。

  (二)援助范围。美日两国援助涵盖中小企业从创意到破产的整个生命过程,包括经济、管理和法律等企业经营可能涉及的所有业务,并且覆盖制造、餐饮、住宿、交通等各行各业,但侧重有所不同:日本注重细节,美国则以问题为导向。日本援助包括经营支援、专家派遣、融资和债务管理、设施管理等许多具体内容,每项内容又层层细化,甚至含业务文书制作、会议室配备、公司命名等细小环节;美国在全方位援助基础上,对金融服务、研究开发、市场营销、救灾援助等问题突出领域配备较多专家资源。此外,日本根据经济特点动态调整援助重点,美国则把降低中小企业破产率作为首要任务。日本援助内容在不同时期重点不同,如在经济平稳期侧重中小企业发展劣势诊断,在金融危机时期侧重中小企业的救助。

  (三)援助机构设置及分工。美日中小企业管理援助机构设置类似:一方面,建立灵活且覆盖全国的管理援助机构网络。日本中小企业管理援助机构有全国性和地方性两种。全国性援助机构主要有中小企业厅和经济产业局。地方管理援助机构包括中小企业基础整备机构、地方中小企业支援中心、冲绳综合事务所、地方法律机构和向日葵紧急救援处等;美国的管理援助网络由官方和社会服务体系两部分构成,官方机构为遍布全美的小企业管理局直属机构,社会化服务体系包括约1000家小企业发展中心、400家退休人员服务联合会、60多家企业信息中心、80家妇女企业援助中心等;另一方面,机构之间既分工又合作,形成“一站式综合性服务模式”。每个援助机构都有明确的职责分工,如日本中小企业基础整备机构主要负责创业和破产援助,“向日葵紧急救援处”主要解决法律问题。所有机构按照“就近原则”自行解决问题,对于较难解决的问题,要进行内部协调,达成一致方案后反馈给企业,防止机构间推诿和中小企业的来回奔波。

  (四)援助专家。美日两国管理援助专家队伍构成不同:美国管理援助人员来源于社会各界,且很多是志愿行为。主要有三类:一是“退职经理人员服务团”和“在职经理人员服务团”,由退休和在职的各类专业人才、实业家等组成。二是行业联合协会中的专家人士。三是高校中的智力资源。本次疫情中,美国“盖茨基金会”还志愿为中小企业及其合作伙伴提供应对疫情的技术和专家支持。而日本由政府培养专业的中小企业管理援助官。日本政府出资考核、聘用具有各方面专长者为“中小企业诊断士”或“经营顾问”,并将“中小企业诊断士”的资格考试纳入国家考试系列。

  (五)绩效管理美日两国管理援助的绩效管理手段不同。日本对管理援助业务实行过程管理。详细记录每次援助信息,如援助官姓名、待解决问题、结果以及中小企业者的评价等,中小企业的各类网站设有专栏记录援助信息,政府每年通过问卷或网络在全国范围内调查中小企业援助满意度,并以此作为考核的依据。而美国实施多级监督和反馈机制。小企业管理局办公室和各地方管理处负责对下级的管理援助行为实施监督,并向上级反馈援助效果和意见,小企业管理局还下设人力资源处负责对全系统的援助工作进行评议,并实施奖惩。

  构建我国小微企业管理援助体系的思考

  (一)快速组织和实施疫情应急管理援助,有序恢复小微企业生产经营秩序。第一,在最短时间内成立疫情应急临时援助机构。疫情后复工复产是当务之急,可快速抽调金融、财政、税务等机构人员组成分区、分级的临时援助团队,通过热线、窗口、派遣等多种方式就近为小微企业提供政策和融资辅导等援助,使针对疫情的专项信贷、财税优惠、费用减免等“政策及时雨”尽快落到“小微企业田”。第二,广泛发动社会各界组成志愿援助队伍。受新冠疫情影响的小微企业数量庞大,仅靠政府部门援助难以全面覆盖,应在把好服务关的前提下,鼓励院校、科研院所、律师等中介机构及政府离退休人员广泛参与对小微企业的管理援助,发动社会力量共同帮助小微企业渡过难关。第三,情冲击较大的行业为试点,循序渐进扩大管理援助范围。先将受疫情影响大、民生关注度高的行业,如旅游、住宿、餐饮等小微企业作为重点服务对象,积累经验后逐步向全行业拓展。第四,以疫情中突出问题为重点,动态调整援助内容。针对小微企业面临问题较多、服务资源有限的矛盾,将小微企业目前集中存在的问题排序,以此分配资源。目前重点解决疫情中招工用工、产销、资金等突出问题,未来根据小微企业的发展状况动态调整援助重点。

  (二)推广常规化管理援助,全方位支持疫情后小微企业发展。第一,建立广泛覆盖、分工合作的援助机构网。要想把“扶持小微企业”的理念具体化为切实的行动。第二,培养专业化援助队伍。援助人员水平直接决定中小企业服务的质量,通过建立合理的援助专家培养和选拔机制,培养出一批专业性强、经验丰富的管理援助人才,实现援助人员的“精”“专”与“高效”。第三,挖掘新媒体优势,建立“一键式”线上援助服务。利用互联网传播快、受众广、便捷化的优势,参照日本中小企业局、未来扶持网或美国中小企业管理局网站,深挖现有中小企业网络服务平台的功能,设置援助栏目,简化操作,配备各类专家资源,提供线上创业指导、税务、融资、法律等涉及各项业务的“一键式”“点对点”援助。第四,重视灾难援助,制定小微企业应急救助计划。小微企业自身力量薄弱,受危机影响速度极快,援助的时效性尤其重要,因此要总结以往灾难中的应对经验,制定应急救助计划,在灾害发生时迅速启动,为小微企业渡过难关赢取时间。第五,实施援助绩效管理,形成长效机制。定期对援助行为进行考核,并实施奖惩。同时,实行过程管理,详细记录每次管理援助内容,尤其是管理援助人员和结果,做到有据可查,切实保障援助发挥作用。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