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学术动态CURRENT AFFAIRS
学术动态 / 正文
探索金融服务乡村振兴路径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强调,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重大历史任务,是新时代“三农”工作的总抓手。要健全投入保障制度,创新投融资机制,加快形成财政优先保障、金融重点倾斜、社会积极参与的多元投入格局,确保投入力度不断增强、总量持续增加。这为以金融改革创新助力乡村振兴指明了方向、提出了更高要求,也带来了发展机遇。

  障碍

  (一)农村金融信息化服务体系尚未完善。移动互联网络平台可以使信息分布的均衡程度提升,借贷双方信息搜寻更有效率,以低成本方式惠及更广泛的城乡居民,有利于深化普惠金融服务。但农村的网络与平台带来的数据信息优势难以形成,对新型经营主体而言,互联网金融服务的可得性仍然较差,难以跟上互联网金融发展的步伐。互联网、大数据等技术在精准识别客户、信用信息整合、信贷风险控制等方面的运用还不充分,制约了金融服务的广度和深度。

  (二)金融产品与服务模式创新动能不足。产品创新源于实践,一些基层银行在具体创新环节中,不能跳出思维定式、迅速反馈问题打通渠道,创新动能不足。

  (三)“农地改革”实践带来新挑战。一是农地的法律属性尚未明确。农村土地流转的现实困境在于其法律属性缺乏立法的明确规定,价值评估和处置变现都存在法律上的空白。农地流转,尤其是抵押担保之后可能会出现的法律问题需要全面评估,对农民、金融机构可能会产生哪些影响需要全面研判,这直接影响到金融机构服务乡村振兴战略的积极性和长远性。二是金融服务农地改革有待创新。鉴于农地市场的特殊性,针对农地改革的金融产品需要根据农村属性量身定做,针对农地改革的金融服务也应当更加差异化、个性化、特色化。

  (四)农业保险覆盖面与保障水平仍较低。由于农业是弱势产业,商业保险机制介入积极性不高,风险难以多向分散。这些不仅掣肘了农民对贷款的获得性,也影响了农民要求贷款的积极性。

  策略

  (一)提升“互联网+”金融服务,引领乡村振兴新优势。一是推进银行金融服务互联网化,特别是移动互联网化。在乡村借助互联网开展银行业务,将提升乡村金融服务的电子替代率,降低金融服务交易成本。在中国绝大部分乡村,手机银行均能够实现有效覆盖,只是网络金融服务的可得性还需要进一步提升。同时,乡村居民的互联网金融素养也还需要进一步提升。二是推进银行与互联网信息平台联姻,推进金融服务的数字化。例如中国工商银行、中国银行就分别与腾讯百度签订战略合作协议,推进互联网金融服务,运用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数据技术,构建广覆盖、多层次的便民金融服务网络,满足乡村居民支付结算和代收代缴金融服务需求,通过线上办贷和移动办贷服务,打造乡村互联网金融生态圈,使乡村居民也能够体验到便捷高效的移动金融服务。

  (二)打造产业金融生态圈,积聚乡村振兴新动能。随着乡村振兴战略的推进和深入,乡村经济的规模化、专业化、产业化合作化必将得以强化,以“公司+农户”“公司+合作社+农户”“合作社+农户”“社会化服务组织+合作社+农户”等模式存在的产业链产业生态圈将逐步成熟,为产业链金融的实现提供了可能。但若要基于产业链各交易主体间的应收应付产生的净现金流而提供金融服务,特别是提供信贷服务,则应进一步促进企业信息化、产业信息化、乡村信息化。在产业信息化基础上打造产业金融生态圈,发挥互联网金融在信息获取处理管理和差异化方面的优势,普及农村互联网技术,提高农村市场化水平,促进农民生活更加集中、生产更加专业化。

  (三)构建绿色金融服务体系,寻找乡村振兴新支撑。产业兴旺是乡村振兴的基础,但是产业兴旺需要以资源保护与节约利用农业清洁生产农业环境的有效治理为前提,要通过多样化的金融工具推进农业绿色发展,推动供给侧结构调整。借助高利率、控规模、严准入等手段限制高污染高耗能产业融资,借助优惠的信贷资金支持低耗能低污染行业,支持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碳减排污水处理和水域治理二氧化硫减排固废处理以及煤炭清洁化利用节水等。构建绿色金融产品和信贷服务政策体系,支持中低收入群体和弱势地域经济活动主体的发展,特别是支持包括小微企业种养大户家庭农场合作社龙头企业在内的农村新型经营主体,促进美丽乡村建设。在完善绿色金融市场体系基础上,推动农村绿色金融工具的创新和开发,引导绿色信贷为绿色农业发展、农业循环经济、农村污染防治项目提供金融服务,拓展社会资本进入农村和农业的绿色产业渠道。通过完善绿色金融政策体系,如发行绿色债券、设立绿色基金、构建绿色担保机制、发展绿色保险市场等加大绿色农业科技投入,重点支持设施农业、循环农业、节水农业、有机农业等生态友好型农业发展,重点支持低碳、高效、清洁、无公害农业发展,有效促进乡村振兴。

  (四)构建开发性金融机制,激发乡村振兴新力量。一是通过PPP模式引导更多的私人资本参与乡村振兴。私人资本下乡,对于促进农业的规模化经营作用较大,也有利于增加乡村居民就业,是乡村振兴推动的重要力量。私人资本下乡要从建立收益分享与增长机制、提高乡村居民的组织化程度和政治参与程度、完善社会保障体系、强化监管等方面着手。二是提高商业银行参与PPP项目的积极性。促进商业银行通过理财对接产业基金和投贷联动等形式充实项目资本金,以信贷投放和股权投资的方式参与PPP项目。三是推进保险期货联姻支持乡村振兴。乡村振兴战略设施中的较多建设项目,未来收益预期不稳定,农产品市场价格波动性较大,市场风险约束较大,通过与保险期货工具的结合,构建风险分担和风险转移机制来降低项目风险。

  (五)筑牢基础保障体系,夯实乡村振兴新基石。一是加快信用体系建设。整合县域涉农公共信用信息和“三农”信息等资源,扩大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农户信用档案建档面。打破信息壁垒,打造深入农村的金融服务网络平台,提升融资对接精准度。二是加强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深入普及金融知识,增强农村居民金融工具运用能力和风险防范意识,强化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维护金融消费市场健康有序运行。三是完善农村地区支付体系。优化ATM、POS机在农村地区的布局,推广网上银行、手机银行等现代化金融服务渠道。创新支付结算产品,吸引农户主动使用非现金结算工具。四是健全农村产权交易体系。构建集信息发布、产权交易、法律咨询、资产评估、抵押登记等为一体的农村产权交易体系,活跃农村产权交易市场。探索组建农村资产经营公司,打造农村各类资产资源价值评估、交易流转中介服务组织。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