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观点·实践CURRENT AFFAIRS
观点·实践 / 正文
要重视普惠金融生态的构建

  当前,普惠金融的参与方越来越多元,传统的金融机构变成了整个普惠金融链条中的一个要素,而越来越多新的主体正在影响和改变着普惠金融生态的构成,这也间接影响着金融消费者的健康状况。同时,在构建普惠金融生态过程中,过往过分强调了供给者的作用,导致过度供给或强制供给,惯用的“推力”方式已经不足以适应市场的发展需要。如何应用“拉力”去更有效地让消费者得到尊重和保护,以获得贴切的金融服务,是构建良性、健康的普惠金融生态的要旨。

  普惠金融生态之中都有哪些角色?从需求方角度来看,普惠金融的服务对象存在一个动态的变化。简言之,曾经的普惠金融的服务对象,有可能会成为常态的金融客户,同时,还会有新的普惠金融需求者进入供给者的视线,这种动态的变化需要供给方很好地把握。

  从供给方角度来看,数字普惠的效率和成本优势已经越来越被市场接受并认可,但数字金融服务主体的发展尚存在诸多挑战,传统金融服务主体的变革势在必然。这种变革存在两种趋势,其一,金融服务手段的组合运用成为必然,单一的金融服务已经远远不能令普惠金融服务对象满意,信贷、保险、担保等手段需要互为入口,普惠金融内涵的意义正在被延伸,绝不只是贷款的获得问题;其二,对于普惠金融需求对象的赋能并不是单一贷款,要有能够拉动其进入经营活动并获利的“内驱力”,因此,普惠金融一定要从单一的“借钱”转化到赋予需求者真正投入经营的能力和机会。

  基于上述情形,在普惠金融生态中产生了“第三支力量”,就是连接供需双方的“中间层“,或者说,一个多维度的“中间层”。这包括,针对供需双方的顾问咨询服务主体,也包括为供需双方达成交易的中间方,可能还包括更多的技术、培训等服务方。

  普惠金融是一种理念,具体的实施需要更多丰富的实践去充实普惠金融的理念。因此,普惠金融生态中不可被忽视的监管方、政策制定方就更需要了解普惠金融生态中的各种变化,因为,政策的制定与实施,监管的容忍度等因素对于普惠金融的生态影响很大,甚至会影响金融健康状况。所谓金融健康与否更多要看普惠金融服务对于受众是否健康、积极、正面,这也会直接影响普惠金融生态的健康状况。

  回顾近几年普惠金融的发展,在取得一定进展和成效的同时,重新审视普惠金融生态的构建是刻不容缓的问题。例如,针对弱势群体的金融服务,存在“忽左忽右”的情形,一方面,强制性地发放扶贫贷款,为了完成任务,忽略了发放贷款后的问题,这不仅可能抬高机构的不良率,更重要的是这些贷款可能未被真正用于脱贫、减贫的经营活动之中;另一方面,各种产业扶贫的方式层出不穷,相关产业是否健康良性运转是需要时间检验的,并不是通过产业主体把贷款发放完毕就算是完成任务了。

  普惠金融本身是一个“无限接近”的过程,根本不存在把普惠金融做到完美的情形,要正视这个过程中生态的构建。这种构建,政策和监管的“外力”固然必要,但还是要尊重市场规律,尊重需求主体。同时,要减少以任务目标为导向,以时点为结果的考量情形,这类方式均有揠苗助长之嫌。所谓生态,更多是各方资源、智慧的汇集,资本的驱动是要有前置条件的,这也会直接影响商业可持续的效果。做普惠金融不是公益,或者说,更应考虑的是商业原则,切忌抱着帮扶的心态去做普惠金融,这永远无法实现双方的平等。

  技术的创新,市场的变革,需要一个基础,就是公平对等原则,普惠金融生态的构建更需要各方主体的平等,这是未来长期需要解决的问题。只有平等的态度、平等的理念、平等的交易,才会使普惠金融生态更加健康、富有活力,持续发展。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