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观点·实践CURRENT AFFAIRS
观点·实践 / 正文
【庆祝改革开放40年】改革开放与中国市场经济模式

  实践证明,传统的计划经济模式和所谓纯粹的市场经济模式都是有缺陷的。经济运行不是只有“看不见的手”的作用,也不是只有“看得见的手”的作用,而是“看不见的手”和“看得见的手”共同作用的,市场和政府作用都是必不可少的。40年来,中国通过改革开放,走出了一条市场与政府作用相结合的道路,创造了经济发展的奇迹。这是一条创新之路,标志着中国市场经济模式的初步形成。

  改革开放推动从计划经济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变革

  改革开放后,我国确立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体制机制开始发生根本性的变化,逐步从计划经济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转变。1984年《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第一次明确中国实行的是计划经济,即有计划的商品经济,而不是那种完全由市场调节的市场经济,这是对传统中国计划经济思想的重大突破。1992年邓小平南方谈话针对长期以来计划经济姓“社”、市场经济姓“资”的观念指出,计划经济不等于社会主义,资本主义也有计划,市场经济不等于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也有市场。1992年中共十四大第一次把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确立为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模式。此后,市场的地位不断提高,从十五大“使市场在国家宏观调控下对资源配置起基础性作用”发展到十八届三中全会的“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

  改革开放进程中,通过一系列市场化和对外开放改革措施的实施,不断释放制度红利,解放和发展了社会生产力,有力地推动了经济发展。我国实施了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国有企业改革、建立经济特区、引进外资等一系列改革。以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为代表的农村改革极大地激发了农民生产积极性,提高了农业生产效率,为工业化建设释放出大量劳动力。乡镇企业也开始大量出现,截至1995年末,全国共有乡镇工业企业和生产单位651.8万个,比1985年增加190.9万个,从业人员7300.5万人,比1985年增加3512.3万人。随着人口流动限制的不断放松,农村剩余劳动力由过去向乡镇企业转移为主逐步转向加速向城市转移。我国城镇化率从1998年的33.4%上升至2017年的58.5%,年均增加1.3个百分点,快于1979-1997年水平(0.68个百分点)。民营经济蓬勃发展,国有企业在国民经济中的比重大幅下降,国有企业也逐步建立了现代企业制度,大量外资企业在东南沿海甚至内陆地区投资建厂。

  40年改革进程中,从产品的计划定价到市场决定价格,从生产要素的统一配置到通过要素市场的自由流动,计划经济体制与市场机制之间的转化是此消彼长的、渐进式的过渡,并呈现出逻辑上的一致性以及时间上的同时性。同时,金融体制改革、资本市场发展、产业政策调整、创新能力建设等制度体系都在不断完善,并且始终朝着市场化和对外开放的方向推进。

  中国市场经济模式是全球主要市场经济模式之一

  40年来,中国经济取得的巨大成功充分说明,中国的改革路径和发展模式是基本合理的,在理论上也应是有坚实基础的。从最初的计划经济体制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初步建立,我国在经济发展的过程中逐步摸索出了一条市场经济与宏观调控相平衡的融合发展道路,市场与政府间的关系一直是改革的核心问题。中国的成功实践包含深刻的经济学理论基础和创新的契机,既为全球提供了一个可供选择的经济发展模式,更为经济学创新提供了深刻的基础。

  中国经济发展模式的成功,是政府与市场关系从对立走向统一的重要探索。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要“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把市场机制与政府作用实现了有机结合。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坚持辩证法、两点论,继续在社会主义基本制度与市场经济的结合上下工夫,把两方面优势都发挥好,既要‘有效的市场’,也要‘有为的政府’,努力在实践中破解这道经济学上的难题”。习总书记的指示为经济学理论创新指明了方向。

  当今世界或历史上,并不存在完全的市场经济模式,只是在资本主义发展早期,在总供给远远小于总需求的特定背景下,十分接近完全市场经济模式。一些所谓典型市场经济的国家也与完全市场经济模式存在明显差异,美国、欧洲、日本等至今尚不承认中国是市场经济国家,本身就是不合理的。对于市场经济模式,我们不应说那一个就是必然的好,评价标准以是否适应一国经济情况、有利于推动经济平稳发展。因此应与时俱进地看待市场经济国家的内涵与标准。实质上,一个“有效市场和有为政府”相结合、而市场又发挥决定作用的体系,就是市场经济模式。从市场与政府结合的视角看,主要市场经济模式体现为市场成份相对大小的不同。比如中国的市场经济模式中政府作用略大一些,美国的市场经济模式中市场作用略大一些。从现实角度看,中国正趋于加强市场化改革,而美国则有强化政府作用的倾向,两国市场化程度呈现趋同的新特征。德国的社会市场经济模式、日本的政府指导型经济模式和瑞典的福利型市场经济模式也存在其相应的特色。

  中国的市场经济模式推动了经济的快速发展,40年保持平均近10%的经济增长,实现中国经济的快速腾飞,创造了人类经济发展史上的奇迹。改革开放极大地刺激了消费和有效供给,中国经济几十年持续快速增长不是偶然的,是必然的。中国经济的成功实践证明:中国是一个成功的“市场经济国家”,她的活力、竞争力和生命力就是明证!她的开放和包容已超过一些所谓样板“市场经济国家”。为世界提供了一个全新的“市场经济国家”模式和标准。早期政策的基本逻辑是“摸着石头过河”,即在经济发展过程中,理性、综合地进行尝试,如果效果好就推广,如果效果不好则换种方式再试,直至达到预期效果。后期实施的顶层设计则是发展到一定阶段后,通过确定目标引导预期,配合兼具供给侧和需求侧的宏观调控体系,实现经济向高质量发展。

  中国市场经济模式体现了对宏观经济理论的创新思维

  亚当·斯密的《国富论》让人们看到了“无形的手”的重要作用,经济思想突出市场经济和供给侧。凯恩斯主义则提出政府作用这只“有形的手”,经济思想也从供给侧转移到需求侧。随后的经济理论与实践发展表明,政府和市场“两只手”都是不可或缺的。如何处理二者之间的关系是需要进一步研究的重大课题。长期以来,宏观经济理论变革中存在一个误区,总是企图从市场经济或政府作用的单一视角,来包含对方理论中的合理性。鉴于经济运行是“看不见的手”和“看得见的手”共同作用的,那么市场与政府关系从对立走向统一,应该是未来宏观经济学发展的基本方向。借鉴西方经济学最新成果,结合中国的成功实践,建立一个综合考虑市场与政府作用的统一的动态模型并进行创新思维,是实现经济学理论创新的有效途径。

  为了更好地梳理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逻辑与脉络,本文引用关于宏观经济学理论创新思考中的一个模型——“经济学理论创新与黄金发展期”。该模型从市场经济和国家共同作用角度建立了相应的模型,综合考虑了市场与政府作用的动态变动,刻画了“有效市场和有为政府”共同作用下的经济运行模式,创新发展了宏观调控理论框架。中国宏观调控的逻辑,是当代西方经济理论和马克思经济理论的最新成果与中国实践相结合的产物。是合理地把握“供给管理”与“需求管理”的尺度与组合、集供给侧和需求侧管理有机结合的调控体系,二者贯穿始终,并且根据经济中总量与结构问题的突出程度侧重面不同。今天针对结构问题比较突出的情况进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

  关于宏观调控目标的新思维。宏观调控目标应综合考虑供给侧和需求侧,凯恩斯理论仅考虑需求侧,确定的四个目标:经济增长、充分就业、物价稳定、国际收支平衡,这是不合理的,其中两个如经济增长和充分就业,也可在某种程度上统一为经济增长。考虑供给侧后,应有结构优化或调整的目标,这样才合理。物价稳定目标也应调整,需要综合考虑金融稳定,金融稳定不再是简单的物价稳定,还包含从宏观审慎视角下的系统性风险防范,当前央行实施的“双支柱”政策就是具体体现。国际收支平衡的目标可保留,只是内涵应更加深入。因此,我们可将宏观调控或宏观经济政策目标调整为新的目标:即经济增长、结构优化、金融稳定、国际收支平衡。从上述目标可理解中国实践的合理性,比如“稳增长、调结构、防风险”实际上正好体现上述目标,高质量发展则是稳增长、调结构和防风险的协同。

  走向未来:全面深化改革 扩大对外开放

  改革开放初步建立了社会主义经济体制和中国市场经济模式,全面深化改革和扩大对外开放将进一步完善社会主义经济体制和中国市场经济模式。

  未来在深化改革的过程中,将在不断完善市场经济体制的同时,通过有为政府的积极调整,即在“有效市场和有为政府”之间找到最优平衡。正如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要“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从而实现市场机制与政府作用的有机结合。

  总体看,未来我国既要坚定推进市场化改革,完善市场机制,让市场发挥决定作用,市场化改革的重点包括:不断增强要素和产品价格的市场化,市场配置资源的作用更加突出;完善国有企业改革,培育市场主体和企业家精神等。同时,还要进一步完善宏观调控机制,在坚定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同时兼顾适度扩大总需求,让政府发挥较好作用。“两只手”有机结合促进中国经济的高质量发展。

  迎接中国经济新的黄金发展期

  未来我国可望迎来新的黄金发展期,十九大报告明确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在我国全面深化改革和扩大对外开放的新时代,通过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实现供给侧的转型升级,通过满足人们美好生活需要稳步推进需求侧的升级,实现较长阶段供给与需求侧的协同发展与升级。同时以“一带一路”为引领的全球市场开放将带来需求的快速增长,以人工智能、5G、量子技术等为代表的新一轮技术革命席卷全球,将推动产业和供给侧的转型升级。

  走向黄金发展期需要一个和平稳定的发展环境,需要坚持自由贸易和多边机制,反对贸易保护主义。近期以来,逆全球化态势明显,国际贸易保护主义加剧,尤其是美国贸易保护主义对全球及我国经济将产生一定影响。作为一个大国,一个通过自由贸易获取大量利益的国家,美国天天喊自己亏了,一个自称是市场经济样板的国家却走向了保护主义。特别是视多边机制和国际规则为儿戏,如果每个国家都用所谓的“301”对其他国家,世界将向何处去?可见要走向黄金发展期,各国一定要团结起来,维护自由贸易,稳步推进经济全球化。面对美国发起的贸易战,中国应坚持自由贸易和全球多边框架,保持定力,精准出击,做好自己的事,迎接新的黄金发展期。

  总之,中国改革开放的40年,既是中国探索独特发展道路的40年,也是中国市场经济模式基本形成的40年;既是开拓马克思经济学新境界的40年,也是经济理论创新的40年。未来将在坚持市场化改革的同时,进一步完善宏观调控机制,综合考虑供给侧与需求侧,把握好经济社会发展目标和宏观政策的黄金平衡点,实现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我们相信,一个包含中国经济实践经验在内的“理性综合经济学”将具有更广阔的适用空间。

  (作者系本报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银行首席研究员)

责任编辑:梁艳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