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金融机具CURRENT AFFAIRS
金融机具 / 正文
北京银保监局规范助贷推动行业发展

  编者按:

  不同于过去单纯性地监管提示,北京银保监局发布的监管要求给予助贷业务更为明确的界定和标准,为后续实践中的监管落地创造了条件。由于助贷行业之前一直存在野蛮生长的问题,此次监管要求中对权责及从业标准的重新界定可能会导致部分助贷机构的退出,但从长期看,有助于行业的健康发展。

  10月12日,北京银保监局发布《关于规范银行与金融科技公司合作类业务及互联网保险业务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这是在浙江银保监局在今年年初出台了加强互联网助贷和联合贷款风险防控的监管提示后,又一地方监管局出手规范助贷业务了。

  《通知》规范辖内银行与金融科技公司合作类业务及互联网保险业务,促进银行保险机构加强风险管控和合规管理,有效防范外部风险传染。与过去的监管提示相比,《通知》纳入了对新出现及受关注的助贷业务风险隐患的提示,并对正规金融机构与金融科技公司的合作行为有了更为明确的要求。

  突破单纯性监管提示

  前段时间,因违规网络爬虫以及参与以非法手段催收贷款等行径,多家大数据风控公司受到严厉整治。针对于此,《通知》作出了一系列监管提示,包括严禁与以金融科技之名从事非法金融活动的企业开展合作,严禁与虚构交易背景或贷款用途、套取信贷资金的企业开展合作,严禁与以非法手段催收贷款的企业开展合作,严禁与以“大数据”为名窃取、滥用、非法买卖或泄露客户信息的企业开展合作。

  不过,《通知》中更受关注的是另一项“禁止”。

  《通知》要求,银行业机构对金融科技公司实行名单制管理,并制定准入标准;在北京分部的金融机构,金融科技公司准入要报总行审批,严禁未经授权开展合作。对于助贷业务监管,各地监管部门一直以来采取的是“报批送审”制度,即不直接监管助贷机构,而是由合作的金融机构负责对助贷机构报送的相关数据进行书面审核、风险评估,最后决定是否采纳和录用;只是由于在合作中的话语权不同,各类银行机构因此会对合作方设置不同准入门槛。《通知》对“报批送审”这一制度进行了重申,并在此基础上明确了要统一与正规金融合作的助贷机构资质,这将在一定程度上避免助贷机构因资质不足或业务不规范而造成的违法违规行径。

  此外,针对常见的助贷业务异化为联合放款的问题,《通知》进一步明确清晰界定合作中的权责划分和信息披露。《通知》要求银行机构不得将贷款“三查”、风险控制等核心业务环节外包给合作机构,不得仅根据合作机构提供的数据或信用评分直接作出授信决策,不得因引入保证保险、回购承诺等风险缓释措施而放松风险管控;在此基础上,还要求银行充分披露合作业务信息及合作各方的责任边界,揭示合作业务风险,明示收费主体、项目和标准,以保证客户知情权和自主选择权。

  监管被期待更多可能

  不同于过去单纯性地监管提示,《通知》给予助贷业务更为明确的界定和标准,为后续实践中的监管落地创造了条件,这是此次监管出台的意义。

  几乎同时,湖南、山东、上海等多个省份宣称将取缔不合规网贷。这意味着,各类金融机构都将被纳入监管范畴,而对于助贷平台等非金融机构的监管,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或将继续采用“报批送审”的形式。

  不少业内人士认为,此次《通知》的出台将会给助贷机构和业务带来一定打击,但从长期来看,有助于行业的健康发展。在网贷受到严格监管后,很多网贷平台转型助贷以寻求平稳退出或以此寻求新的业务增长点。正规金融机构与助贷平台之间是很容易一拍即合的,一方面,个人消费金融正是银行竞相角逐的领域,在住房按揭类贷款受政策调控影响的背景下,需要场景数据支撑的非房贷类个人消费贷款就成为银行趋之若鹜的领域;另一方面,助贷平台拥有大量有交易场景的数据,可以对个人消费金融客群进行细分和风险评估,但这类机构自身又缺乏放贷资质和资金。但在合作初期,尤其是在流量、大数据、金融业务等利益驱动下,金融机构与非金融机构的权责界限很难划清。再加之管控不及时,合作就很容易异化为助贷平台的业务“越位”与金融机构的风控“缺位”,进而导致风险暴露。

  助贷行业之前一直存在野蛮生长的问题。因此,此次《通知》中对权责及从业标准的重新界定会导致部分助贷机构的退出,助贷业务也将被重新定义。

  当然,对于助贷机构和业务的监管还不止于此。目前的监管方式更多地还是基于正规金融机构,因此必然会存在监管协调难度大或不到位等问题。下一阶段,对于助贷机构的监管还应更侧重于助贷业务行为。在本月召开的“2019年普惠金融国际论坛”中,就有业内人士提到,尽管助贷机构并非金融机构,但因为其深度参与金融活动,因此同样可以对其业务范围实行准入性管理,并对银行业或类金融机构的涉及助贷业务的部分实行更为严格现场检查与非现场监管。此外,应主动探索助贷机构的收费模式。不允许助贷机构向客户收取费用的规定并不可取,这不仅直接导致助贷机构无法有效延续生存下去而从事非法业务,而且也有违民法总则的契约自由精神。未来,助贷更倾向于被视作中性工具,而助贷机构则可以从服务中获取合理收益,以更有效地避免助贷机构与银行机构之间的寻租问题。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