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领导活动CURRENT AFFAIRS
领导活动 / 正文

“风平浪静好行船”

2017年资本市场改革继续“稳”中有“进”

  2月26日上午,中国证监会党委书记、主席刘士余以及副主席李超、方星海、赵争平出席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布会,这是证监会“一正三副”主席团首次集体亮相。

  会上,刘士余用“稳、严、进”三个字概括了2016年证券期货监管的主要工作,并指出2017年要继续“稳”中有“进”,让改革“落地生根、开花结果”。随后,对中国资本市场诸多重大、敏感的议题做出了坦率回应。

  在这场将近2个小时的记者会上,刘士余主席提出了“珍珠项链论”,探讨了IPO的“新常态”,指出高质量上市公司会带来市场增量资金的规律,同时劝诫“资本大鳄”要谨慎投资,“天使和魔鬼只是一念之差,”,并坦言证监会党委为了维护市场“三公”,不害怕“掉羽毛”。

  提出“珍珠项链论”:珍珠、绳线、锁头各负其责 

  “稳中求进”是2017年我国各级党委政府开展经济工作的总基调。在资本市场改革发展领域,2月10日,刘士余在全国证券期货监管工作会议上提出了“六稳六进”。

  那么,如何平衡好“稳”和“进”的关系呢?进一步讲,如何处理好资本市场改革、发展、稳定三者的关系呢?

  刘士余表示,“风平浪静好行船”。中国资本市场多年的实践证明,没有稳定的市场环境,任何改革都无法推进,甚至已经迈出的改革步子可能要倒回来。这方面,我们是栽过跟头的,有深刻的教训。反过来,如果我们不坚持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的改革方向,不坚持问题导向的改革哲学,那么资本市场当中长期积累下来的“顽疾”就不可能减少,更谈不上根除,资本市场的发展就没有活力,稳定就没有牢固的基础。所以说,改革和稳定是相辅相成的。

  “路要一步一步走,关键是要走在正确的路上,方向要对。” 刘士余表示。

  至于如何走好这条改革之路呢?刘士余提出了“珍珠项链论”。刘士余表示,穿好一个珍珠项链有几个要素,首先要是有珍珠,又要有质量,珍珠就是上市公司;其次是线要牢固,线不能忽粗忽细,线就是改革的方向和基础制度;珍珠项链串起来之后要有锁头,使项链不会掉下来,这就是监管。

  “改革、稳定、发展必须是全方位、相互协调的。发展资本市场就跟串项链一样,要有好的珍珠,就是高质量上市公司;珍珠数量要够,就是上司公司数量要增加;线要牢固,基础要扎实,改革方向要正确;珍珠项链在夏天是怕汗的,遇汗以后要洗干净,怕酸、怕碱,要呵护,要呵护项链,就是要加强监管,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 刘士余表示, 检验我们改革是不是下了真功夫,方法对不对,效果好不好,唯一标准就是看资本市场是否稳定健康发展。

  纵论IPO:长远看减少或暂停IPO效果都不好 高质量上市公司会带来市场增量资金 

  IPO始终是中国资本市场的最为敏感的话题。不少时候,市场都会“谈IPO色变”,因此,暂停IPO也成为我国A股的一大特色。

  有统计显示,在A股市场26年的历史中,先后9次暂停IPO。其中,一次性关闭时间最短的为4个月,关闭时间最长的为15个月,9次关闭一级市场的总时长为5年零7个月。即在A股开门的26年中,一级市场大约只运行了20年时间。

  “过去,当资本市场下行压力较大的时候,我们曾经用过减少,甚至暂停IPO的办法里力图稳定市场,缓解下行压力,也取得过时点性效果。从长远来看,通过减少或暂停IPO的方法来稳定市场的效果并不好,因为其没有解决资本长期发展的稳健性机制问题,没有解决资本市场活水源头问题,没解决资本市场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问题。”刘士余表示。

  事实上,在市场达成上述共识的基础上,2016年IPO“快马加鞭”。数据显示,2016年,共有280家企业通过IPO审核,248家企业完成IPO,融资1634亿元。IPO家数创五年来新高。

  在谈到解决新股“堰塞湖”的问题时,刘士余表示:“IPO每周不在家数多一点、少一点,关键是把握住上市公司的质量。我们花了很大功夫严把IPO的质量关、再融资的质量关、并购重组的质量关,加大了发行人、保荐人的责任。”

  刘士余进一步表示:“一个脱离实体经济发展的资本市场是不长久的。要想长久,就必须有新的公司进来,新的公司进来以后就会增加市场流动性,就会带来增量资金。因为投资价值在增加,全社会的信心增强了。”

  上市公司治理:既要对接国际标准也要注重“党的领导” 

  在刘士余的“珍珠项链论”中,上市公司是“珍珠”,其很大程度上代表了中国企业的精英力量。只有上市公司质地优良,这串“珍珠”才更有价值。

  据记者了解,证监会目前正在推进修订《上市公司治理准则》。针对在《准则》修订中,证监会如何考虑在加强党的领导和上市公司治理这方面如何做到有机统一的问题,刘士余表示,在不同股权结构的上市公司中,党的组织承担的任务是不同的。在国有控股上市公司中,公司党委是领导核心和政治核心。在非国有控股上市公司中,应当按照《公司法》的要求,为党组织的活动提供必要条件,保障党员的权利,发挥好党组织和党员的作用。

  对于上市公司而言,发挥好党的作用,有何效果呢?刘士余表示, 从上市公司的情况来看,有一个共同的现象。不管是国有控股公司,还是民营控股公司、混合所有制公司,只要重视公司党的建设,注重发挥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就能在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凡是搞坏了的公司,往往不注重公司党的建设,不注重发挥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

  刘士余列举了自己在农行当董事长的经历,讲述了国家控股的上市公司中党委的核心作用和公司治理相铺相成的道理。“我在农业银行的时候,对于提交董事会的议案,我们的董事,包括境外董事、独立董事,都会问这个议案党委研究过没有?他们认为党委研究过的议案再提交董事会决策,信息和深度是足够的。所以,在实际运转当中,党委领导和公司治理的关系是顺畅的。”

  在刘士余看来,公司治理是一种文化,是一种理念,也是一种制度安排、运作机制。目前,全球还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治理模式和制度。“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认为,‘好的或有效的公司治理制度是具有国家特性的,它必须与本国的市场特征、制度环境以及社会传统相协调’。”

  “在《准则》修订过程中,我们要对接国际标准,更要融入中国元素,特别是中国最根本的政治制度,以期通过修订后的上市公司治理准则,推动各上市公司在公司章程中进一步明确党组织的架构、任务、规则。” 刘士余进一步表示。

  喊话“资本大鳄”:天使和魔鬼只是一念之差 维护市场“三公”不惧“掉羽毛” 

  “野蛮人”、“害人精”、“资本大鳄”,这些出自刘士余之口的标签词汇,已成为资本市场的“热词金句”。对此,刘士余推心置腹道:

  “我到证监会工作后,花了较长时间来了解资本市场的各种乱象,开了眼界,也很震惊。我看到这些乱象,就想找比较简单的、贴切的、大家都能懂的词来描述,把每一种乱象贴上一个标签,也就是‘野蛮人’、‘妖精’、‘害人精’、‘大鳄’。这些词不是我创造的。这些行为往往是披着合法的外衣,打着制度的擦边球,在资本市场上巧取豪夺,残忍地侵蚀着广大中小投资者的合法权益。证监会的职能是监管、监管还是监管,能坐视不管吗?”

  刘士余对那些“资本大鳄”的劝戒可谓“苦口婆心”。“在金融市场上,金钱的诱惑是巨大的,天使和魔鬼就那么一念之差,资本市场上的金融家和‘金融大鳄’只有半步之遥。有的行为本来是金融家的行为,弄着弄着就变成了‘大鳄’的行为。”

  同时,他还警告那些干着大鳄行为的人,不要忘记“在计算分析技术,特别是大数据、云计算广为运用的今天,资本市场上任何行为都是有数据记录的。包括最早‘算盘时代’的行为,现在都是有留痕记录的。也就是说,任何人、任何时候、任何机构做的违法违规、坑害中小投资者、破坏市场秩序的行为,都是有记录的。这些线索,无论历史的还是当下的,我们都会盯住不放,那些套路不管用了。”

  值得一提的是,针对这次“热词”出来后,市场对刘士余的评价。他表示,“不管哪一类评论,我认为都是出于对中国资本市场稳定健康发展的关心,出于对我本人、对证监会工作的关心。忠言逆耳利于行。虽然有可能在某一个特定的时点、特定的案件、特定的场合,证监会党委和我本人会因为某件事儿掉几根羽毛,但同保护广大中小投资者合法权益这一天大的事相比,掉几根羽毛算什么呢?只要把投资者合法权益保护好了,把‘三公’的市场秩序维护好了,掉的羽毛还会长出来的。”

  而对于“资本大鳄是谁,门口的野蛮人是谁?”的问题。刘士余机智回应道:“告诉你了,下一步还怎么干活呀?”

责任编辑:袁浩